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起初,我对索西亚的分析持将信将疑的态度。
但随着雷恩老板的调查结果来看,事实还真是如此。
达赛城的使者最开始联系的,是月光城的大贵族。
但这群大贵族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根本没资格与几位长老平起平坐。
于是,他们选择未完的拒绝诱惑。
不是不想要那些财富,实在是没把握收了财富以后,还有没有命花。
一句话,能爬到这个位置的,除了流淌着贵族血液以外,还得有一颗清醒的脑袋。
随后,使者便把注意达到了诸位长老的头上。
他们先是拜访了大长老,却被大长老拒之门外,连见面的机会也不给,甚至还把送进府邸的财富统统还了回去。
开玩笑,她可是月光城的大长老,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次高掌权者。
拥有那么大权力的她,是不可能缺钱的,自然也不会为了贪图那么点钱财而自毁前程。
再者说,她也很排斥外族人,要不是因为我和两位陛下的关系极近,她还不会放下针对我的念头呢。
连身为外族长老的我,都会被她排斥针对,更何况几个什么也不是的外族人。
拜访大长老失败,使者便将目标转向珍妮芙长老……遭遇的结果与大长老的一般无二。
不但吃了闭门羹,还被把送进去的财富也一并丢了出来。
不甘心的使者,随后又朝着园田舞长老的府邸进发……最后,除了没有试探我以外,其他长老的府邸,都被他们登了一遍门。
结果不出意外,齐刷刷的被拒绝。
还是那句话,能在这个位置立足的,没一个傻子。
最后他们不得已,只得联系我,并试图以洗脑的方式蛊惑我。
但他们最后的打算,也一并落空了。
至此,达赛城使者的求援之旅,终告失败……不对,还没完全失败,在第二天,我们去刷怪的时候,又被拦住了去路,这一次,他们找的不是我,而是卡嘉莉。
见我们都不上钩,没辙了,只能动员这位达赛城公主,让她出面,向我求情,援助达赛城,是这样吗?
在听到使者请求卡嘉莉能够借步一谈的时候,卡嘉莉望向了我,目光中带着询问的意思。
我没有拒绝,而是让冰火妹子随卡嘉莉同行。
虽然使者看起来一脸不乐意的表情,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
最后,他只得答应了我的条件,带着有冰火妹子保护的卡嘉莉,朝着闹市区走去。
我之所以让冰火妹子陪同,主要是因为这俩妹子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十级,并且成功掌握了褪变之力,除此之外,昆娜和玛琪还是双胞胎,不但配合默契,同时心意相通,属于极少见的双子魔法师,而双子职业的冒险家有个特性,那就是一旦战斗起来,总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特性。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冰火妹子,配合起来,连普通十三四级冒险家都未必是她们对手。
再加上俩妹子对卡嘉莉的忠诚,以及她们特有的对陌生人的警惕,此行,必定不会出事。
黄昏之时,回到家,果然如我所料,卡嘉莉正坐在后院,双手托腮,望着吃肉的小吱和啃骨头的塞仑发呆。
冰火妹子则在沙发上躺着,俩人都无所事事。
“今天那家伙跟卡嘉莉说了什么?”
我凑近,低声问道。
“都是些烦心事儿”玛琪不悦道:“要不是会长大人拦着,我一定把那家伙烧成灰!”
“有关什么方面的烦心事?”我又问道。
“都是与国战有关的破事儿!”
玛琪有些不耐烦,她对国战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只在乎自家会长大人。
见玛琪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只得把目光移到昆娜脸上。
昆娜打了个呵气,冷冰冰道:“问会长去。”
这丫头,可真够直接的。
也不想想,我为什么要向她们打听情况,还不是担心卡嘉莉会生气嘛。
来到后院,坐到卡嘉莉身旁,我低声问道:“怎么了?”
“发愁呢。”
“是什么事情,困扰着我们卡嘉莉?”
“还不是国战的事情”卡嘉莉蹙眉道:“竟然断了达赛城的畜牧业!”
“谁说的?”我好奇问道。
“使者”卡嘉莉道:“不但说,还带来了一份与之相关的信件。”
“你觉得,可信吗?”我问:“你父王母后被夺取权力,软禁起来的时候,他们没给你发出任何消息,这时候却一纸书信向你阐明达赛城的困苦,事实,真的会想信上所说的那般危机吗?”
“哼哼”冷哼两声,我继续道:“未必见得就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达赛城的畜牧业经济没有崩溃?”
“距离崩溃远着呢”我道:“如今达赛城畜牧业也只是受到冲击,但你应该也清楚,达赛城畜牧业可不仅仅只是漫山遍野的放牧,还有相当一部分实行集中管理制,就是将家畜集中养殖,这些集中养殖的人,会在国战期间,继续维持达赛城的畜牧业经济。”
“可是那些散养户呢?”
“拜托,卡嘉莉,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严肃道:“而且你也帮不了他们,就算你回达赛城,也照样帮不了他们,因为,你的父王母后,还在所有与你家族亲近的人,都被缉捕关押囚禁起来,你现在回达赛城,只会是个无兵无权的小公主,几乎可以确定你的下场——任人摆布。”
卡嘉莉眉头皱的很深,我继续道:“而且我还不能陪你回去,甚至我连动用自己的势力陪伴你都做不到,原因很简单,我的身份非常敏感,不但是月光城的长老,还是杜威大师的义子,还是使徒与人类建立平等生存关系的见证人。”
“那怎么办啊?”卡嘉莉愁的没辙没辙的,只能向我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