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人生體驗師
小說推薦無限人生體驗師
姚滨家的地址,曲筱绡自然是知道的,约摸过了四十分钟后,她便来到了姚家。
知道曲筱绡来了,姚父本来并不想见她,但是既然对方都找到了家里来,他也不好避而不见,最后还是让人把她带了进来。
等她走进姚家的别墅后,姚父这才不冷不热地招呼道:“哦,原来是筱绡来了啊。”
“姚叔好。”
曲筱绡有些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
她当然知道自己如今成了不受欢迎的对象,要是放在以前,姚父见了她都是相当客气的,从来没有用这样疏远和冷淡的态度对待过她。
“你是来找姚滨的吧?”姚父看了她一眼,淡淡开口:“这就不凑巧了,姚滨刚出去了。”
“骗谁呢,明明是你把姚滨禁足了,还让他拉黑了我。”
曲筱绡心里忿忿不平,她敢肯定,姚滨现在百分之百就在家中,只是姚父不肯让他们见面罢了。
但对方既然已经表明了态度,她也不好胡搅蛮缠,非要让他把姚滨叫出来,只得退而求次,询问起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也就是,到底谁在后面要对付曲家?
然而听到她的这个问题,姚父不由露出了一个怪异的表情。
敢情你曲家就连自己招惹了什么人都不知道吗?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上来,自是给不了曲筱绡想的答案。
“什么?姚叔你也不知道?”
曲筱绡顿时瞪大了眼睛。
在来之前,她可是满怀期望,想从姚家打听到对付自家的那只幕后“黑手”,但这下她的念头可谓是落空了。
不死心之下,她忍不住认真观察了一下姚父的表情,但对方的神情不似说谎,这不禁让她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难道连姚叔都不知道,是谁要整我们曲家吗?”
曲筱绡心里很是慌乱,这岂不是间接说明了,在背后针对她家的人,势力大到了连姚家也招惹不起的地步,要不然怎么可能连一点风声也听不到?
这也难怪他会让姚滨和自己断绝往来了,明显是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啊。
“筱绡,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们姚家家小业小,实在经不起这样的风波,你也回去和你爸说一声,让他早做打算吧。”
说完,姚父就直接起身送客了。
浑浑噩噩地从姚家出来,一股寒风吹过,曲筱绡只觉身上有股说不出的冷,就连坐进车里之后,依旧止不住一阵发抖。
她这是害怕的。
难道曲家这次真的完了吗?
如果挺不过这一关的话,他们家会不会因此破产?
另外要是家里没有钱了,自己该怎么办?
考虑到这一连串问题,曲筱绡内心当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
她完全没办法想象,自己以后要是没有钱了,会是什么样子!
甚至她更是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合租在欢乐颂2202的樊胜美三女,难不成,她以后也要沦落到去过那样的生活么?
想到这些,曲筱绡更是立刻坚定了念头,绝不能把母亲给她的那些财产交出去!
……
和曲家那边一片愁云惨雾恰好相反,如今欢乐颂的22楼却满是欢声笑语,气氛十分热闹。
主要是赵医生的事情,在忧心了这么多天之后,终于顺利得到解决,几个女生都是高兴不已,便提出要好好为他庆祝一番。
特别是关雎尔,她可是一直担惊受怕了好多天,直到今天上午,当她在微博上面看到了官方发布的调查结果,才总算是放下心来。
这顿庆祝晚宴是在安迪家举行的,除了林离和2202的三女,就连包奕凡和王柏川也参加了。
本来邱莹莹还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把应勤也叫过来,只是考虑到虽然他们这些天的关系突飞猛进,但毕竟还不是那种关系,最后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吃饭的过程中,几乎所有人都是笑意盈盈,替赵启平感到高兴,但其中却有个人始终怀着心事,总是时不时用异样的目光,朝林离看过去。
这个人就是安迪。
赵医生的事如今正式告一段落,她当然替林离感到开心,但是紧接着曲家出事的消息也传入了她的耳中,这难免让她忍不住怀疑,二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
作为一名顶尖的金融人才,加上又是女性,她本能的就感觉到,这件事情或许与赵医生之间有着某种联系。
然而她并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一定就是赵医生的手笔,何况这也不合常理,对方应该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才对。
等到这顿庆祝晚宴结束之后,趁着其他人在收拾碗筷,而安迪则是站在阳台边,微微有些出神的时候,包奕凡来到她身边,小声问道:“安迪,刚刚吃饭时我注意到你,似乎一直在留意赵医生,是还有什么事情没解决么?”
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包奕凡其实一直都在关注,这当然是因为安迪。
此前赵启平出事,他也想过要主动帮忙,只是当时林离让安迪代为转告,不用麻烦他,于是这才作罢。
听到他的文化,安迪摇了摇头:“没有,和赵医生无关,我是在想曲筱绡的事情。”
“曲筱绡?你想她干嘛?”
包奕凡有些疑惑不解。
由于魔都并不是他的地盘,而包氏和曲氏又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他目前尚不知道曲家的事情。
安迪犹豫了片刻,便把今天曲筱绡家出事的事告诉了他。
包奕凡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错愕之余,也是恍然过来:“你的意思是,你怀疑曲筱绡家的事,是赵医生干的?”
安迪点了点头,接着她看了正在客厅帮忙擦着桌子的林离一眼,低声道:“按理来说,赵医生应该没有这样的能力才对,但是他这边刚刚才宣布调查完结果,那边曲筱绡家就马上出事,这也实在是太巧了。”
“嗯,是有些巧。”
包奕凡一副若有所思之色,但他除了有些好奇之外,倒是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很快便笑了笑道:“不过你们不是都不喜欢那个曲筱绡么?她家里出事,你应该高兴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