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青山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青山穿越
大风呼啸,黄沙漫天。
八百里黄泉道,鬼门前第一关。
过往阴魂皆入,一碗孟婆断肠。
……
步及黄泉路,踏上奈何桥;
又见忘川河,相聚望乡台。
颤刻三生石,一碗孟婆汤;
前世未厮守,今生亦无缘。
奈何桥上奈何魂,忆思前尘奈何生。
孟婆汤下红尘忘,唯盼来世不逢君。
……………………………………………………
黄泉路。
孟婆庄内。
看着面前桌上散发浓郁香气的一碗孟婆汤,李天生莞尔一笑。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来到这方世界。
孟婆庄、黄泉路、闻起来令人垂涎欲滴的孟婆汤,还有一个叫三七的丑丫头,这一切都提示他————
自己来到了,灵魂摆渡黄泉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故事很简单,也很俗套。
阿罗汉无名来找冥王阿茶寻琴,途径孟婆庄,向孟婆求取路引,被自己眼前的美艳孟婆阻拦,双方谈不拢,一场大战下来,孟婆被阿罗汉的血杀死,三七只能硬着头皮上任,成为冥界新的孟婆。
继续履行孟婆氏的职责。
守着孟婆庄,熬制孟婆汤。
只是,三七只记得熬制孟婆汤的大部分材料,唯独忘了一份最重要的材料——真情泪。
于是,三七熬制的孟婆汤奇臭无比。
随后,长大成人的男主长生与孟婆三七再次在孟婆庄相遇,两人陷入爱河,决定在七月十五这一天,举办大婚,结成连理。
携手共度一生。
谁料,在大婚这一天,花凝雪受师傅之命,变作长生的样子,骗取了冥界生死薄的阳卷,随后,三七生父率领大量门下弟子杀到,在孟婆庄大开杀戒。
为挽救大错,三七不顾自身性命,强行显露真身,将生父一口吞下,但自己也气息奄奄,最后,生死关头,明悟孟婆汤真谛。
但为时已晚。
她只能长眠黄泉路。
而痛彻心扉的长生同样大彻大悟,日夜等候在黄泉路上,亲手栽种彼岸花,盼着有朝一日能与三七再次相遇。
送她一片彼岸花海。
思绪翻涌,久远的记忆复苏,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被李天生重新记起。
这确实是一个对自己修行没有多大帮助的世界。
他的元神能够感知到这方小千世界的边界与上限,修为最高的存在冥王阿茶,也仅有太乙金仙后期的实力。
此外,他还感知到了那位阿罗汉无名,他的实力位于金仙之境,不过是初入金仙。
与自己眼前这尊孟婆的实力相差无几。
不过,这方世界的天地法则较为奇怪,修为的增长虽然可以提升生灵实力,但更多却是在寿命的延续上,哪怕是金仙境界的阿罗汉无名,在李天生的感知中,他的实力完全与自身境界不符。
真实实力仅与一尊初入天仙级数的生灵相当。
…………………………………………………………………………
“怪哉!倒是有趣!“
孟婆庄内,李天生仔细感知一番后,就不再继续关注。
三里一村落,十里不同俗。
每个小千世界都有自己独特的法则,这是每个世界有别于其他世界的标记。
就犹如一个个村落,有着自己的特殊风俗。
若是过去他修为不高,或许会耐不住好奇,一探究竟,但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小千世界的法则在李天生眼里一览无余,没有丝毫秘密可言。
哪怕是小千天道,也要为自己让步。
“阁下为何不动,难道是老娘熬的这碗孟婆汤不合你口味?还是你看不上老娘,故意不喝这碗汤?“
白衣墨发,翩然而立,孟婆风情万种地瞪了李天生一眼,身后一条巨大的尾巴来回摇摆。
在威慑,也在警告。
像是在说,你若是不喝这碗孟婆汤,老娘就让你好看。
我的尾巴可是不是摆设。
“不!这孟婆汤百闻不如一见,闻起来就十分美味,本尊又岂会嫌弃。”
端起桌上的孟婆汤,李天生喉结涌动,在咕咚声中一饮而尽,脸上浮现出一丝意犹未尽的表情。
“不错!尚可!”
“本尊?尚可?”
桌子对面,孟婆冷笑,“你倒是大言不惭!竟然敢在老娘面上称尊,还贬低老娘精心熬制的孟婆汤,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到了这八百里黄泉,进入这孟婆汤,是虎要给老娘卧着,是龙要给老娘盘着。”
“很久没有人敢在本尊面前如此放肆,你,很好!让本尊感受了久违的挑衅,这种来自弱者的挑衅,还真是令人……怀念!”
李天生探手,对着对面的大锅轻轻一点,一碗孟婆汤再次出现在他手上,被他再次一饮而尽。
而也在这时,蓄势待发的孟婆眼前一亮,显露真身,一条巨大的蛇怪出现在场中,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锐利的獠牙。
“总有生灵要撞得头破血流,才会屈服、学乖!“
不屑地瞥了一眼朝自己咬来,欲要把自己一口吞了的巨蛇,李天生袖袍轻动,一道青光飞出,落在大蛇身上。
咝……吼!
凄厉的嚎叫声从巨蛇嘴中发出,紧接着,孟婆被强行逼回人形,狠狠地摔在地上,面色苍白,形容狼狈,披头散发。
却依旧美得惊人。
“咳……!你究竟是谁?就是阿茶,也无法如你一般,轻易就令我重伤,甚至濒死,这世上除了阿罗汉之血,没有人能够杀死孟婆,可你却让我感到恐惧。“
孟婆一双美目惊骇地盯着,始终端坐在原地,不动挪动半分的李天生,惊恐的神色爬满眼角。
她无法说清这究竟是怎样一股力量。
但却能感受到这力量极其可怕,恐怖绝伦,令人绝望。
仿佛蝼蚁直面苍蝇。
哪怕仅是一丝法力就轻而易举地破开她全身鳞甲的防御,以往坚不可摧的真身,在这股力量面脆弱得犹如一张薄纸。
崔克拉朽,一往无前。
浑身上下更是疼痛难忍,仿佛被千万根钢针同时狂插,痛不欲生。
“你可以称呼我神尊,至于我的身份,这并不重要,你日后自会知道,本尊这次过来,会在你这里盘桓一段时日,有劳你的招待。
当然!你也可以阳奉阴违,偷偷向阿茶报信求助,如果你想要她早些身死的话,尽管放手去做,不过,结果绝对不是你想见到的。“
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瘫倒在地的孟婆,李天生袖袍一挥,一道法力重新落在她的身上,千疮百孔的身体骤然间不仅恢复如初,还越发完美。
一身肌肤欺霜赛雪,一头墨发闪烁点点星光。
孟婆感觉自己每一寸血肉都在分裂、重塑,变得晶莹如玉,散发一股诱人的芳香。
一股从未有过的强大力量充斥在自己的血肉骨骼当中。
她原本以为自己很强大,可如今才知晓,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从未体验过何为真正的强大。
现在她感觉到,也为此而痴迷。
她有一种直觉,如今的自己足以只手吊打一千个过去的自己。
也是这一刻,孟婆仿佛醍醐灌顶,蓦然明白,眼前这个来历成秘,俊美不像话的男人,确实没有欺骗自己。
他确实强得不像话!
是自己生平仅见的强大!
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所言不虚,这种挥手令自己脱胎换骨,实力突飞猛进的能力,就算是冥王阿茶,也远远不及。
“神尊放心,你要你不做危及冥界生死存亡之事,我孟婆一定尽心招待,竭尽全力满足尊下要求。
这孟婆庄,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孟婆开口,态度变得恭敬,带着几分深藏的畏惧,还有几分复杂的感激。
她活了上千年,面对实力远超自己的存在,自然知晓,如何行事才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
“如此最好不过!”
李天生颔首,他不过是随手破开了孟婆身上天地法则的禁锢,令她自身的实力与境界相符,借机显露一下自己的实力,告诉对方,自己的的确确有随手摁死她和冥王阿茶的能力。
让她别作死,给自己找麻烦。
至于她实力提升得如何,李天生毫不在意。
即便再强,他在眼里,也不过是只蝼蚁。
随后就被抛到脑后,不在关注。
李天生转头看向躲在柱子后面的孟婆之女三七,目光闪烁青光,看到对方身上浓郁的气运之力,不禁一笑。
虽说,这小千世界的气运之力,对他来说,微不足道。
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能果腹,尝一尝肉味也是好的。
总比终日待在大青山中,不见天日得好。
当然,李天生之所以如此关注这位小三七,也是因为她手上的彼岸花。
尽管还只是一粒花种,但他从中感受到一丝微弱的先天气息。
“这是一株先天灵根!”李天生心中暗道。
只是不知道因何缘故,这彼岸花的花种生机微弱,像是遭受过重创,想要生机再复,只怕不是那么轻易。
原著中,这颗花种屡次经历磨难,直到最后一刻,才徐徐绽放,却是受到男女主最后的气运和孟婆氏造福天地数万年的功德灌溉,这才在冥冥之中,得到一线生机。
重新复苏,绽放黄泉。
“你就是三七,孟婆之女!”
“阿娘!”
小三七吓得躲进孟婆怀里,直往她身后钻,眼前这好看男人的凶残,刚才她可是看得真真的!
抬手那么一挥,她眼里无敌的阿娘,就被打得遍体鳞伤。
比冥界最凶猛的恶鬼都要恐怖。
可下一刻,她又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露出巴掌大小的脑袋,悄悄打量着李天生。
“稚子无辜!尊上,若是有何不满,直管冲我来,要杀要打,悉听尊便,可三七还小,她是无辜的,还请尊上高抬贵手,放她一条生路。”
瞥了一眼焦急的孟婆,李天生无语至极,真不知道这位孟婆氏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若他真想杀生,又岂会放她一马。
估计,若不是她身为黄泉之主,又是孟婆之身,恐怕早就傻得被人坑死。
“怪不得你当初会被人蒙骗,真是愚不可及。”
无视内心秘密被道破的孟婆一脸震惊的表情,李天生对着三七微微一笑,“小丫头,你手上的花种,本尊很感兴趣,拿出来给本尊瞧瞧。”
“阿娘!”
“去吧!别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孟婆倒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个时候的她又变得十分精明,颇有眼色。
在阿娘的劝慰下,小三七大着胆子上前,张开小手,露出手上一颗快要干瘪的花种。
抬手打出一道流光,没入花种当中。
看到整个花种因为注入强大的生机重新变得饱满,那股若有若无的先天气息都变得稳固,浓郁几分。
李天生满意地颔首,挥手间,桌上多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琉璃玉瓶,对着小三七说道:“这花种如今属于本尊,小丫头,这瓶中的先天灵液可以让花种重燃生机,你可要好生替本尊照看,说不定,本尊一高兴,就会替你寻回丢失的一道精魂,为你重新洗炼真身,让你脱胎换骨,成为历代孟婆氏当中最强的一个。”
“是!”
小三七眼前一亮,脆生生地点头答应。
“小丫头,记住你说的话!“
“现在,带我去房间休息!“
“尊上,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