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燃魂
小說推薦鋼鐵燃魂
撇开那恐怖的伤亡数字,索姆索纳斯之战始终按照既定的方向发展。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场利于联邦军消耗和瓦解诺曼军队力量的消耗战,然而就跟泽在兵棋推演时所说的一样,如果这场战役不是由塞德林茨元帅来指挥,那么联邦军的胜面很大,但反过来,由于塞德林茨在西线处于统帅地位,他可以调动各方资源来支援这场战斗——他完全可以跳出战役本身,调动西线的其他部队在其他地区展开强硬的军事行动,从而改变索姆索纳斯的战况。
战役进行到第17天,诺曼人从北线突击逼近洛林首府梅森,这是联邦军队重兵驻守的又一个战略据点,是洛林传统的工业区和人口密集区,还是洛林与后方联系的重要枢纽。一旦梅森出了问题,诺曼军队能够轻而易举的杀到寒冰之海的边缘,切断洛林与后方的陆上联系。
尽管在上一场战争中,这种情况也出现过,联邦军民利用空运和海运来维系后方与洛林的联系,但是从战争大局出发,这会使得联邦军队愈发被动,而对于洛林人来说,他们又将进入到血腥残酷的游击战时代。
梅森不容有失,这是联邦军将领们一致的判断。可是,为了准备和实施索姆索纳斯战疫,他们尽可能的调动了洛林境内的作战力量。虽然梅森名义上还有近十个师的联邦军队以及几十个营的预备部队,但要知道,这些正规军都从前线撤下来休整补充的,很多部队只有两三成战斗力,而那些预备营也以新征募的新兵为主。唯一的好消息是亚特乌斯将军亲自坐阵梅森,他经验老道,心态稳重,权限范围内可以调动洛林境内的所有作战力量。
在这位联邦老将的指挥下,联盟军队在梅森以北与来袭的诺曼军队展开激烈交火。由于联邦军的顽强抵抗,诺曼人最终没能从这一路突破防御,但这显然不只是诺曼人仅有的招数。在索姆索纳斯战役进行到第22天时,诺曼人悍然袭击了洛林南部最重要的军事据点,斯利恩。更让人感到忧虑的是,诺曼人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便突破了斯利恩外围的三道防线。他们虽然暂时受阻于联邦军队的核心防线,但随之而来的炮舰却对斯利恩展开了猛烈的炮击。
诺曼人的地面部队为快速机动的空中炮击舰艇拼出了绝佳的射击阵位,仅仅两个多小时的炮火,便将联邦军队在斯利恩构建的大量航空设施轰成了碎片。等到联邦空军以不计代价的决心投入反击,诺曼人的飞行炮艇已经开始撤离。追击而来的联邦军战机与掩护己方飞行炮艇的诺曼战机在斯利恩以西爆发激烈空战,联邦空军没能占得便宜。
入夜之后,诺曼军队的地面部队向失去了重装备支援的斯利恩发起了凶猛攻势,当晚便突入联邦军的核心阵地。若不是联邦军增援部队及时赶到将诺曼军队击退,斯利恩便已在索姆索纳斯之前宣告沦陷。
斯利恩的紧张战况,迫使联邦军将注意力从索姆索纳斯转移到了洛林南部。相较而言,斯利恩的战略意义显然更胜一筹。为了守住斯利恩,亚特乌斯将军不得不从有限的部队里面挪腾调配。如此一来,投入索姆索纳斯战场的联邦军队不仅没能继续得到补充兵力,反而被调走了一些重装备。
诺曼人似乎对联邦军队的调动了若指掌。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诺曼军队的作战飞机和轻型舰艇频繁突入洛林腹地,对沿铁路和公路机动的联邦军部队及其辎重展开突袭。这种空中的游猎作战,比起他们擅长的地面游击更加的犀利。原本稳守不出据点的联邦军队不仅被敌人调动的疲于奔命,还在离开阵地后折损了宝贵的实力。
从索姆索纳斯战役打到第三十二天,联邦军队原本的气势已经削弱了许多,诺曼人经过休整补充,发起了一轮新的攻势。索姆索纳斯战场上出现了自战役发起以来最为猛烈的炮火风暴,诺曼人的地面部队紧跟着炮火向联邦军发动攻击,而诺曼人的舰艇搭载着精锐的陆战部队在联邦军防线后方的各处据点实施空降。这种紧凑的立体式攻击已经多次考验联邦军的战线,联邦军队虽然准备了各种后手,可是在这种山呼海啸般的攻击下,在此消彼长的形势面前,终于没能撑住敌人的这一波重拳,索姆索纳斯和洛林自由运河工业区相继落入诺曼人之手。很快,纵深的多处重要据点也被诺曼人占据。
在这种情况下,三人委员会不得不面对索姆索纳斯战役已经失败的现实,向亚图斯将军发去了告急电报。尽管在此时的洛林地区,联邦军的数量相较于远道而来的诺曼军队还是占有明显的优势,并且得到了民众的鼎力支持,亚特乌斯将军还是陷入到了无兵可派的境地。他不得不指令索姆索纳斯战场的联邦军队有序后退撤出战斗,向梅森地区集结。
在南方的斯利恩,随着索姆索纳斯战役的结束,诺曼军队也像是注入了莫大的精神力量,以势不可当的气魄将联邦军队的核心防御区击穿。前后不过两天的时间,亚特乌斯将军便无奈地向两处重要的战役指挥部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数以万计的联邦军队和庞大的预备部队和辎重部队纷纷向洛林首府梅森退去。
进攻作战,联邦军队有时乏善可陈,撤退作战,他们经验格外丰富。要想击败固守防区的联邦军队诺曼人有很多办法,但是想要在联邦军队后撤的过程中将他们重创甚至歼灭。诺曼人未必得心应手。在各路将领和各自部队的共同努力下,参加了索姆索纳斯战役的十数万联邦军民较为顺利的撤退到的梅森地区。
梅森处于洛林东南部的平原地带,是联邦西南部最末端的铁路枢纽,适合发展经济。经过战后数年的快速扩张,它的城区面积增大了一半有余,即便如此,梅森在军事上依然算不上是一个适合防守的据点。
一座城市,如果仅仅是地理位置不甚理想,只要守军官兵有必死的决心,依然可以将它变成一座坚固的要塞。事实上,如今的梅森比起上一场战争中奥城并不相差太多。这里的河流山丘以及南部的沟壑地带,为守军官兵增加了更多的战术空间。
作为一名有着深厚阅历的老将,亚特乌斯将军没有在常规选项中做出抉择,而是表面上大张旗鼓地在梅森巩固防御,摆出一副要跟敌人决一死战的架势,实际上利用短短数日的修整期,将各路人马进行整顿,然后以精锐的突击师为主要战力,向斯利恩方向展开了一场雷霆万钧的反击行动。
这一反击具有战术性质,目的是将斯利恩方向向梅森推进的诺曼军队阻挡在较远的位置上,为即将到来的梅森战役创造尽可能有利的战场形势。反击打响之后,却是出乎了诺曼人的意料。在斯利恩与梅森之间的哈尔格森林,联邦军队取得了一场雨夜大胜,歼灭了数千诺曼军队,而己方伤亡微乎其微。
联邦军队趁着反击的迅猛势头重新逼近了斯利恩地区,而双方都很清楚,在斯利恩原有的军事设施被摧毁、新的工事还未建立并巩固之时,它的军事价值并不高。因此,诺曼军队未作抵抗便将斯利恩拱手让出。考虑到战线的拉长,补给线有被诺曼人截断的危险,投入反击的联邦军队只是象征性的收复了斯利恩,精锐的作战力量又悄然退回了梅森外围。
两天后,诺曼人意识到对手没有上钩,遂以一个团的兵力重新拿下了斯利恩。
在索姆索纳斯方向,联邦军队派遣少量侦察部队进行了战斗侦察,发现诺曼军队正在这里集结部队,准备沿着运河向梅森方向进攻。于是,联邦军选择了壮士断腕,将沿线的一系列交通设施炸毁,并阻塞了运河。
听着前方传来的隆隆雷声,魏斯心情格外沉重。每一个轰鸣声就像是一根鼓槌敲在他的心脏上,有种难以言喻的痛感。洛林在战后迎来了它的黄金发展期,以索姆索纳斯和洛林自由运河工业区为代表的新兴工业犹如雨后春笋,让这片古老而又落后的土地迎来了新的曙光。若不是这场可憎的战争,洛林必然会在可期的岁月里成为联邦西部乃至整个联邦最为富有发展活力的地区,民众的生活水平也会不断的提升,这儿完全可能成为他个人走向更大政治舞台的起步点。可惜,这一切美好的憧憬在隆隆的炮声中化为了碎片。
眼下最痛苦的还不止于此,数十万洛林居民归于亚特乌斯将军的指挥之下于梅森周边驻防,他们还有实力发动新的反击,然而诺曼人此时在整个战场上占有主动权。随着他们将越来越多的部队调派到西线,交由他们的天才指挥官塞德林茨元帅指挥,如果后方趋于稳定,他们必定要将上一场战争未尽的事业进行到底。
在梅森跟强敌交手,魏斯对于获胜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在跟亚特乌斯将军所进行的谈话中,他已经明显地察觉到这位老将已经务实的做好了带领洛林军队向后方转移的准备,这也是一位指挥官理应做好的准备。事到如今,联邦军总参谋部始终没有下达死守命令,事实上,也不太可能要求他们寸土不让,拼死御敌。
在与诺曼人的战争中,联邦军民早已领悟到,保全力量乃是第一要务,一城一地的得失并不重要,而对于魏斯来说,他面临着极为艰难的抉择:是跟随军队撤走,还是跟民众一起留在洛林。
克伦伯-海森家族已经作为特殊的群体被转移到了后方去,泽也可以安排着跟他们一并撤离,他便没有了后顾之忧。不过,他的身份已经不同于往昔,作为联邦西南部边陲省份的行政长官,战争时期负责洛林预备部队动员和部署的重要人物,如果落入敌人之手,影响力必然不同于上一场战争。
对于这一点,魏斯考虑了很久。和平年代,洛林民众信任他,支持他,战争时期,危难之中,他又如何能够抛弃民众,只顾自己的安全撤往大后方?如果他留下来,意味着洛林民众在敌人的铁蹄下,在敌人的威压面前,依然可以找到自己的主心骨,依然可以挺直腰杆,哪怕游击作战会让他们付出很大的牺牲。
不屈不挠,这便是洛林人自古已来的不屈精神。
于是,当亚特乌斯将军又一次征询他的意见时,他昂首挺胸地回答道:“撤退有时是战略需要理智之举,我不会因为总参谋部或是洛林指挥部做出撤退的决定而感到绝望,我会留下来做我擅长的事情,做我应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