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王熙凤惊闻贾琏在外头买了房子还偷娶了一房娘子,当即气得她领着人便直杀了过来。
众人进门的当儿,那尤二姐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猛然听见后头有人进来,她还想着是贾琏回来了,忙满脸带笑地转回头,却不料只见是几个陌生的女人。尤二姐当即吃了一惊,忙就站起身相迎,笑问道:“几位是谁,来我这里可有什么事儿么?”
众人一见了眼前的尤二姐登时就吃了一惊。
第一个平儿就是满脑袋的诧异:她原来想着这个尤二姐不顾廉耻,竟然能偷偷嫁给贾琏,再不问人家家里有无妻室,父母是否应允,如此便能随随便便嫁人。这样的女子不是生性轻浮便是不知自重,总之想来定然是个外表狐媚,举止孟浪的戏子一流。
可如今一见尤二姐,只见她生得美貌异常,远超凤姐儿自不必说,更叫人讶异的是,这位尤二姐举止温柔,端庄大方,一眼可知是识体守礼的大家闺秀,和王熙凤竟然不相上下!
余者诸人见了尤二姐也都是心里暗赞:好美貌温柔的一个美人儿,竟然是天下少有的,怪道自家少爷这回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背着家里的母老虎也要偷偷娶了回来金屋藏娇。
别的不说,就这么打眼儿一看竟然比王熙凤还强了数倍不止!
众人登时都被尤二姐容貌举止震慑,一时都默默无语。
王熙凤这里一眼见了尤二姐,心里更是又恨又妒,恨不得立时就扑过去撕碎了她才解气。
可阿凤又是什么人,她知道若是这么一闹,等贾琏回来了必定不过是生一场气罢了,且贾琏必定更要疼惜眼前这小贱人。
再则,府里头如今连王夫人都靠不住了。就是自己当真闹起来,到时候有人再拿自己生不出儿子来当由头,到时候再把这贱人光明正大接进府里去,那时候自己反倒没意思了。
她心里这么一想,当即就把满腹的妒忌强压了又压,脸上也挤出笑来,三两步忙走到尤二姐身旁,一把拉了她的手便笑问道:“妹妹,好妹妹,我一向听咱们相公夸你生得美貌,比我强了十倍不止。我以前还不服气,如今一见了才知道,原来妹妹比我生得好百倍也不止呢!”
尤二姐初次见王熙凤,看其作派,听其言语,当即便猜测出来人必定是贾琏府里的正经老婆。她心里正又羞又愧又怕,猛然见王熙凤如此一番做作,当下便认定她是个极好的人,忙也拉了王熙凤的手,含羞带愧说道:“早就想去府里拜见姐姐,可奈何我这样儿的又见不得人,谁成想奶奶今日怎么就来了,我当真是无地自容……”
一行说,尤二姐一行就要下跪,却早就被王熙凤一把抱住笑道:“好妹子,快别说那见外的话。如今你和我是一样样的呢。妹子不知,我生怕咱们家爷在外头沾花惹草,结交上那些个不该结交的人,因此才时时提醒。谁知咱们家那位傻子竟然会错了意,把妹妹这么好的一个人也藏在外头不叫我见!若是我早知道他娶的是妹妹,我早就八抬大轿抬了妹妹进府去了……如今可好,妹妹也别在这破地方住了,快随我回家去,咱们日后坐卧都在一处,我也好有个伴儿……”
一行说,王熙凤便一行招呼众人快过来帮着收拾东西。
众人此刻都被王熙凤这一番言谈举止惊得魂不附体,直到王熙凤又大叫了数遍,众人这才醒过神来,忙过来帮着收拾东西,意思这就要带了尤二姐去。
可怜二姐这时候为王熙凤所骗,认定了她是极好的一个人。再则她对贾琏又动了真情,腹内又有了贾琏的亲骨肉,早就一心想着能入住贾府,不在外头偷偷摸摸的过日子,这才算是修成了正果。因此王熙凤这么半是强迫半是邀约的,她也就半推半就地默许了,意思是当真要跟着王熙凤去荣国府去。
虽说她平日也听府里的小厮并贾琏说起过凤姐儿厉害,杀人不眨眼。可她一向只当时众人哄她的。以她看来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凶残的女子?再则那荣国府家规何等严厉,若是王熙凤当真如此残暴无人性,恐怕府里也容不下她!
更加上这两日贾琏偏偏又出门办事儿去了,并不在家。她母亲与妹妹偏偏又相跟着去亲戚家串门子去了,因此这才叫王熙凤钻了个空子,把这位傻二姐骗回了贾府。
眼见尤二姐欣然愿意和王熙凤一同回荣国府去住,平儿这里帮着收拾东西心里却是极为不忍:王熙凤是个什么脾性,她还不知道?
以为贾琏找了多少女人都被她一个一个都弄死了,如今怎么又肯容得下这位尤二姐?
若说这位尤二姐是名门望族之后,是贾府三媒六聘娶回家的娘子也就罢了;要么就是如同自己这样,不问身份地位,一心只帮衬着王熙凤的也就罢了;再甚者,就是被老爷太太特指给贾琏做妾的也算一回事儿……
这个尤二姐一样不占,既无势又无财还美貌,更是极得贾琮的欢心……这几条加起来,那就是个必死的大罪了。
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美貌温柔的女子又要折在王熙凤手里,平儿实在是老大的不忍心。她心里倒想着瞅个空儿提点尤二姐一番,可她此刻只顾着和王熙凤拉着手亲热呢,二人一刻也不分离,自己哪儿有一点子空儿呢?
恐怕这位尤二姐天生苦命,上辈子欠了王熙凤的,这一辈子就是来还命来的吧……
当下不止是平儿等人,就外头贾府里过来的那些个小厮也一齐动手,七手八脚手脚麻利地把贾琏买给尤二姐的东西全都收拾好了,小厮们见马车拉不下,忙又去街上现雇了十余辆马车,这才把东西都装完了。
当下王熙凤见贾琏与尤二姐满打满算也才过了月余,竟然就给她制备下这许多东西,可见贾琏对其宠溺异常,心里更是酸楚妒忌。再细看时却见其中有许多竟然是贾府里头的好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也被运来了这里。如今这里倒成了贾琏正经过日子的地方,自己倒活成了小老婆,王熙凤越发恼怒,杀心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