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徐宏觉得很可惜,今晚有很多机会的,但他都没有把握住。几千万看似很多,但他不是拿不出来。
像胡杨那样,一转手就是上亿,再有钱的人也会心动呀!
不过,接下来他有空,准备跟胡杨混一段时间,机会还是有的。这几年来,拍戏没那么容易了,好多导演都喜欢小鲜肉,他们这种性价比高,演技好的戏骨反而没多少人青睐。
这也是他急着搞点其他副业的原因,趁着现在手头有点钱,去投资一点东西。
马总是贵人多是忙,不可能陪胡杨他们很长时间,所以大家也就是聊半个钟头左右,就告别了。
随后,古仔、韩姐等人也纷纷告辞。
徐宏则是留了下来,跟胡杨他们入住一家旅馆,搞得旅馆的老板、服务员等都过来要签名等等。
“蹭了徐大哥的光,旅馆的服务质量都高了一个层次。”胡杨调侃道。
“你就别埋汰啦!明天有什么计划?”徐宏问道。
“掏老宅子,去不去呀?”
就在前不久,他从古玩协会的群看到消息,这边一片老房子要重建,届时会有附近的同行都赶过来,去掏老宅子。
古玩行的术语有很多,掏老宅子也是其中之一,顾名思义,就是到老户人家去找宝贝。
此外,还有什么“搬砖头”,“铲地皮”等等,都有特别的意思。
“去!去呀!”徐宏连忙说道。
……
一直到深夜,方会长才赶过来,看向胡杨的目光有点古怪,这小子怎么走到哪里,总能发现一些失传的宝物,太邪门了。
“会长,您就先休息吧!古画带回去也行,不着急一时。”看他一脸风尘,胡杨有点不忍心,劝他先休息。
然而,这个时候方会长没心情休息,和胡杨聊了几句,就开始他的鉴定大业。
胡杨朝徐宏耸了耸肩,表示这种人就是这样。徐宏是挺敬佩的,敬爱自己事业的人都值得尊重。
等天亮,胡杨他们起床了,居然发现方会长还在研究,而且还一边打电话,似乎有不少人在连线,共同研究。
“会长,你这状态……”
没等胡杨说完一句话,方会长就开口:“小胡,这幅画我得带到首都去,那边的专家已经做好准备。放心,既然我带过去,就会安然无恙带回来。”
所以说,研究了一晚上,还是没有结论啦?
事实上,这幅画的意义太过重大,必须严谨再严谨,已经惊动了不少人。很多老前辈,希望方会长能带到首都,大家一起研究。
而方会长也明白,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鉴定工作的,只能和胡杨商量。
胡杨点头:“可以呀!那您老带过去吧!一起吃早餐?然后休息一下?”
方会长摇头:“你们去吃吧!一会有人过来,和我一起护送这幅上京。”
从这话,大家能听出文物界对这幅画的重视。
既然如此,胡杨他们也就不强求,没多久,柰子、叶梅和齐宏业找来,大家一起吃个早餐。
胡杨不知道,今天一大早,柰子的家人来过,带着那件捶打铜器又回去了。
叶梅她们很珍惜今天,因为这是胡哥留在苏州的最后一天了。尤其是叶梅,她希望今天能有个好运气,跟着胡哥混多点汤汁吃。
对她来说,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仅仅是两三天的时间,就让她积累了超过二十万。她敢保证,自己老娘的存款都没有她多。多跟胡哥混一天,以后自己就能少奋斗一两年。
至于齐宏业,完全就是跟着胡哥长见识而已。他家里不是很困难,以后就靠着祖传的手艺,也能吃好喝好,所以没有叶梅那样急功近利。
柰子更是如此。
“那地方挺偏远的,再过去一点,就差不多离开苏州了。”齐宏业说道。
胡杨点头:“再过去就是宜兴,我们准备掏了老宅子就到宜兴去,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反正也不远。”
叶梅几乎毫不思考,立即举手说道:“我去!”
柰子因为学院暂时不上课,所以也想跟胡哥多走一些地方,只是之前不开意思开口,现在胡哥主动提出来,岂有不去之理?
“嗯!我也去,麻烦胡哥了。”
只有齐宏业犹豫了一会,为难道:“胡哥,不好意思!明天我家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忙,所以……”
胡杨笑着安慰道:“不用不好意思,以后也有的是机会聚会,没关系!家里的事情先忙,以后有空到羊城,联络我,或者华仔就行。”
叶梅振奋不已,又能跟胡哥多混几天。
“那你们两个女生,回去收拾两套衣服吧!我们在宜兴,估计要逗留三五天,那边也有朋友。”胡杨跟叶梅她们说道。
于是,两女又返回收拾两三套洗换的衣服。
老宅子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种,位于农村,是一片老宅,基本上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房子。
据说,这里曾经是军户住的地方,不远曾经是清朝的军营驻地。
以前,周边都是破落户。对的,古代的军户几乎都是破落户。
尽管是破落户的后代,但谁家没有三瓜两枣?昨晚胡杨看了协会群的聊天,有人就在这里掏过好东西。
这个地方,早就被提出重建,可村民似乎一直谈不妥。
事实上,早在十多年前,这里曾经有人看上,打算建厂的。可村民一直反对,全村迁出去,他们不能接受。
胡杨他们来到村子的时候,进进出出的人有不少,甚至能看到挖机等。这架势,是准备整个村子都拆了呀!
“那几位是同行。”胡杨说道。
大家望过去,就看到几个衣着很普通的人走在前面。大家搞不懂,这些玩古董的很多都有钱,偏偏一个个穿成这样,故意的吧?
让人家觉得他们不富裕,然后不会狮子大开口吗?
“那我们走快一点,不然好东西都被他们收走了。”徐宏说道。
“不急,最后还是要看谁的眼光更高明,去得早不一定能把最好的拿走。”胡杨淡定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