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邓惟恭自然有他的打算,他这三千骑兵在郭宋那边根本不算什么,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但在朱泚或者李纳那边就不一样了,尤其朱泚,出手阔绰,自己的三千骑兵必然会受到他的重视。
邓惟恭虽然是俱文珍一手提拔,但并不代表他就愿意替宦官卖命,之前还有个太后和皇帝的皮,有个朝廷的影子,现在帝后没了,皮就被剥掉了,百官也跑了,等于朝廷垮台,实际上就剩下北衙宦官一帮孤家寡人,他们别说去江南了,去了荆南,荆南节度使刘辟会放过他们吗?
邓惟恭心里很清楚,现在离去正当其时,只是船上还有很多钱财,没有自己份了,邓惟恭心中很遗憾,但也没有办法,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船舱内气氛压抑,三名大宦官阴沉着脸,谁也没有吭声,三人都知道这次他们遇到大麻烦了,搞不好小命也保不住了。
“要不舍钱求命吧!”
霍仙鸣半晌道:“和郭宋商量一下,钱给他,让我们去乡下做个富家翁。”
“不行!”俱文珍断然否定。
窦文场有点急了,“俱老弟,小命保不住了,钱再多也没有用啊!”
俱文珍摆手,“两位请听我说,我不是舍不得钱,郭宋要抓我们也不是为了钱财,他要名声,用我们的脑袋向天下邀揽名声,他们肯定不会和我们妥协。”
俱文珍的一番话让霍仙鸣和窦文场都沉默了,他们不得不承认俱文珍说得对,郭宋不会饶过他们。
朱泚更心黑,抢了他们的钱,更是要杀他们灭口。
这时,俱文珍道:“唯一的办法就是逃,把最值钱的珍宝带在身上,半路趁夜间偷偷下船,船只继续走,我们则藏匿起来,就这样永远消失,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我同意!”
窦文场立刻表态道:“俱老弟这个办法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霍仙鸣也点了点头,他也表示了赞成……..
虽然三人的想法很美好,但计划往往没有变化快,船队在南浦县江面上被拦住了,八千晋军骑兵在大将张凌云的率领下已经先一步赶到,他们在江面上拉了两根铁链,船队无法再继续东行。
江风悲怆,杀机弥漫,所有人都知道末日来临了,待船只靠上南岸,他们纷纷下船,各自逃命去了。
南浦县城在北面,南面十分荒凉,不远处便是一望无际的山林,远处更是巍巍大山矗立,一般只有猎人、采药人和樵夫才会进入山林,如果没有充足的物资和粮食,没有向导引路,进入山林也会凶多吉少。
张凌云也乘坐渡船到了南岸,这时,南岸已经过来五百余名士兵,张凌云带着士兵来到一艘艘大船前,船上只剩下船夫了,这些船夫都战战兢兢,唯恐自己会受到清算。
张凌云登上了俱文珍等人乘坐的大船,里面一片狼藉,各种随身物品都没有带走,他们丢下茶盏器皿,没有一样不是精美绝伦,随便拿一个都可以去各地大城卖上百十贯钱,可惜船夫们不识货,以为只是普通的茶盏茶壶而已。
“下面是什么?”
张凌云发现通往底层的入口被厚厚的木板盖住,上面还有一把大铁锁锁住。
船老大躬身道:“启禀将军,下面是货仓,好像有几十个大木箱。”
“把盖板打开!”
船老大摇摇头,“钥匙不在我们这里,好像在一个姓姜的宦官手中,他好像是副总管,他抱一个小箱子,所有货船的钥匙都在箱子里。”
这时,下面有大喊:“将军!”
张凌云走到船边,只见几名士兵拖着一个宦官模样的年轻男子过来,张凌云问道:“怎么回事?”
士兵指着宦官道:“这个宦官从树林里跑出来,被我们抓住了,他好像知道点情况。”
张凌云从船上下来,见宦官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是个小宦官,他便问道:“你都知道什么,老老实实讲出来,我饶你一命!”
小宦官哭着道:“我是服侍窦公公的小奴,我们三个人跟着他逃进山林,休息时,窦公公怀中掉出一颗大珠子,他问我们想不想要这颗珠子,有个同伴说想要,窦公公就翻脸了,拔剑刺死两个,我跑得快,才逃脱一命。”
“窦文场是往哪里方向逃走了?”
小宦官一指山坳方向,“向那边跑了。”
张凌云见南浦县令带着大群年轻男子过来,足有百余人,便上前问道:“安县令,他们都是吗?”
县令点点头,“他们都是猎户,对山林和高山都非常熟悉,可以为将军搜捕阉党充当向导。”
张凌云大喜,立刻命令船夫去对岸运送士兵过来,一个时辰后,南岸的士兵已达五千人,张凌云将他们分成一百队,每队配一名向导,开始进入山林搜捕。
第一个抓到的大宦官是窦文场,有小宦官指引方向,追捕士兵很快便抓到了这个位高权重的大宦官,他年纪较大,六十多岁了,又携带了大量珍宝,根本就逃不远,进入树林不到三里就跑不动了,被追捕士兵当场抓获。
一队士兵在密林中奔跑,在进入山林十几里时,忽然隐隐听见有人说话,为首旅帅很快便发现,是几名宦官在挖坑,他轻轻一摆手,手下士兵从四面八方包围上去,他们忽然杀了出来,几名宦官吓得魂飞魄散,当即瘫倒在地上。
旅帅见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宦官盘腿靠大树而坐,脸色漆黑,有士兵上前试试他的鼻息,回头对旅帅摇摇头。
旅帅喝问道:“快说,他是什么人?”
一名宦官战战兢兢道:“他…他就是霍仙鸣,他自知难逃,便服毒自尽了,把钱财给我们,让我们替他掩埋尸体。”
旅帅大喜,他们找到霍仙鸣了,他见旁边还有一个大包裹,伸手提起,包裹很沉重,里面都是各种金珠珍宝。
“把他们带走,尸体也一并带回去!”
……..
夜幕很快降临,搜捕队都纷纷回来了,他们抓到了一百多名宦官,还有数十名卫士,大部分卫士都比宦官厉害得多,他们能直接上山,翻山越岭走了,至于能不能活着逃出来,众猎人都认为可能性不大。
这时,李冰也赶到了南岸,他听取张凌云的汇报。
他望着远处夜幕背景下黝黑的山峦,问道:“北衙宦官还有多少没有抓住?”
“回禀将军,北衙宦官一共六十七人,目前抓到了六十二人,还有五人下落不明,其中包括俱文珍。”
李冰眉头一皱,他又问旁边的一个老猎人,“请问老丈,逃进山林,生还的可能性有多大?”
老猎人摇摇头道:“就算我们这些熟门熟路的猎人,每年都有人回不到,里面不仅有毒虫猛兽,还有很多猴子,它们比猛兽还可怕,它们虽然不直接杀人,但会抢你的东西,一旦干粮和水壶被抢走,一般撑不过两天,我们都有专门对付猴子的牛角号,他们没有的话就危险了,里面很容易迷路,大部分人都是迷路后饿死的。”
这时,一名郎将匆匆跑来道:“启禀将军,有个宦官说他知道俱文珍下落,想立功赎罪!”
李冰连忙道:“把他带上来!”
片刻,士兵将一名北衙宦官押上来,他跪下道:“我知道俱文珍在哪里?恳求将军饶我一命,我把他交代出来。”
李冰淡淡道:“如果真的抓住俱文珍,我可以饶你一命!”
宦官连忙道:“俱文珍根本就没有逃走,他就藏在大船上!”
李冰精神一振,“他藏在哪里?”
“就在他乘坐大船的货仓里。”
张凌云有些恼火道:“那个入口我看过,从外面锁上,他怎么进去?”
“他进去后才锁的,当时船夫都被赶下船了,没有人看见。”
“是你锁的?”李冰忽然醒悟道。
宦官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把钥匙,李冰向张凌云点点头,张凌云一把夺过钥匙,大喊道:“跟我来!”
他带着百余名士兵向主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