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北风呼啸,遍地枯黄。
霍去病和岳飞领兵十二万北上,走了十余天,穿越了原本的齐国北部,正式进入了草原。然后他们的路线发生了改变,先往东走,从最东面往北去,便可长驱直入到元国王庭的东面。
草原太辽阔,一望无际,而且元人粗鲁,只知道草原所及,便是元国国土,让他们划州府县制,那是难为他们。各部落之间的领地也没有明显的划分,有的会重叠,有的会间隔很大的区域。
不过元人也不傻,会挑选优渥的地段,所以越好的地段越被大部落占领,而元国的王庭所在,就是草原中最好的地段。而元国之间部落的争斗,百分之八十都是为了争夺地盘。
据说,王庭四周的地势较高,挡住了恶劣的北风,地势偏低留住了水源,所以牧草肥沃,最早的元国皇族在这里建设王庭,几百年来,已经在这里修筑了固定的都城,居住了七十多万元人。
现在铁木真正和元国在王庭西面交战,打得很凶,霍去病和岳飞从东面进攻,效果最佳。为了保持低调和行踪,郭嘉呆在元国这么久,专门派人找到了一条路线,也就是现在霍去病他们行军的路线,路上只会遭遇一些小部落,到时候大军直接碾压过去,就能保证行踪不泄露。
进入草原后,大军行军了五日,碰到了第一个部落,人口一万左右,是小部落。
霍去病和岳飞趁着夜色冲杀,很快解决了战斗,然后继续北上。
这条路是郭嘉亲自挑选,可靠隐蔽,并无任何大部落,再加上霍去病派出了斥候,伪装成元人,一旦有变可通过鹰隼立即联系。
就这样,半个月后,霍去病和岳飞的兵马终于靠近了王庭,距离只有一百余里,大军隐藏在一处盆地中,四周高起的地势正好遮掩了行踪。
与此同时,铁木真的败绩越来越明显,只剩下十几万兵力,折损了一大半。
焦急的铁木真询问郭嘉:“先生,大夏的兵马吗?我们的斥候调查了方圆五百余里,都未发现大夏兵马的踪影,莫非对方不会进攻?”
郭嘉笑道:“首领莫急,斥候发来的鹰报确信,大批夏军从天苍关出关,必然是北上的,我们的斥候发现不了对方行踪,说明对方并没有在我们附近,而是应该在王庭的东面。”
铁木真点点头,叹道:“这次孤注一掷,驱狼吞虎,如果达不成目标,那我就是元国的罪人了!”
郭嘉安慰道:“首领放心,大夏兵马千里奔袭,只是为了歼灭可汗,擒贼先擒王,这是亘古不变的规矩。一旦他们得手,他们就会火速返回大夏。他们在这里没有援军,留在这里就是找死,绝对不敢逗留!”
“正好!等他们撤退时,我便带人追杀他们,若是能全歼,那我便是元国的救星,力挽狂澜,到时候便无人敢反对我为可汗了!”铁木真冷笑道。
郭嘉赞道:“首领说的没错!现在我们继续边打边退,败绩越明显,可汗才会放松警惕,剩下的事,交给夏军了。”
铁木真点点头,抬起头看向王庭发现,目光热切。
霍去病和岳飞在盆地中养精蓄锐,夜晚收到了郭嘉送来的鹰报。信上,郭嘉介绍了他会建议铁木真以弱示敌,让元国可汗掉以轻心,两天后是元国可汗父亲的祭日,王庭内外都会悼念,正是最佳的进攻时候。
在信的末尾,郭嘉介绍了王庭内外的兵力,只有四万兵力驻守,其他兵力都被可汗派去对付铁木真了,被铁木真牵制住了。并且还画出了王庭的详细地图。
元国是游牧民族,虽然王庭是他们的皇都,在这里生活的百姓都定居下来,但他们没有汉人的能工巧手,而且环境也不支持他们修建巍峨高大的城池。
所以王庭外围并未修建高大城墙,甚至最外围的元人部落依然住着帐篷,只有到了内部,才有用泥土、石头修建的住宅,不过风格很简单,元人还是住不惯房子,比较喜欢帐篷。
而最中间便是可汗生活的皇庭。
皇庭使用石头修建而成,规模倒是不小,占地几十亩,代表了可汗的地位。而且修建的规模也比外面的住所要精致。为了彰显地位,皇庭拉起了一条围墙,高度在四米,不过宽度有限,不像大夏城墙的宽度都在好几米宽,这只是一座围墙而已,上面没法站人。不过在围墙外,每隔一段距离就修建哨台,有士兵站在上面看守,避免有人翻墙进入皇庭内部。
整个皇庭呈圆形,一共六道门户,门户也很简单,就是普通木门,用火药就能炸开,也没有什么护城河。
总而言之,元国可汗的皇庭非常简单,想要攻破并非难事。
归根结底原因,元人的生活习性让他们不喜欢住固定的住所。其次条件不允许,不管是从材料还是手艺。再者,元国的王庭自从建立以来,从未有敌军杀过来,元人有谜一样的自信,认为草原是他们的天下,谁敢跑到狼口自找死路?
霍去病和岳飞叫来所有将领,熟记王庭的地形图,同时开始分配路线,如何杀进去并进攻皇庭。
这次攻来可不是白来,霍去病和岳飞有大野心,他们要诛杀或者生擒元国可汗,让他们知道大夏的强大!
……
时间很快过去了两天。
这一天是元国可汗父亲的祭日。
元国可汗的本名叫屈出律,出身元国五大部落中的乃蛮族,不过他的父亲只是当初乃蛮族首领的小儿子。
当年屈出律的父亲虽然是小儿子,但能力出众,喜欢读汉人的书,学了几招合纵连横的本领,就一步一步超越其他兄弟,掌管了乃蛮族。
当时的乃蛮族还不是五大部落中最强大的,屈出律的父亲依靠自己的才华,不断壮大了乃蛮族。
而屈出律只是他父亲宠幸女仆所生,但对他格外器重,后来屈出律长大,也依靠着能力战胜了其他兄长,最后得到了父亲的认可,成为了乃蛮族的首领,并成为了可汗。
所以屈出律非常尊敬自己的父亲,认为如果不是父亲对自己的器重和关爱,自己绝对不会成为元国可汗,说不定早就死了。
故而每到父亲的祭日,他都会祭奠。
此时此刻,很多部落首领都进入皇庭,参加祭奠仪式,其中就包括其他三大部落,克烈族、蔑儿乞族、塔塔儿族的首领。
祭奠的仪式还未开始,三大部落的首领正和屈出律进行交谈。
克烈族的首领是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名叫忽儿札胡思,只听他说道:“尊敬地可汗陛下,听说铁木真的兵马节节败退,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便可歼灭对方。蒙古部落在他的引领下,已经走向了毁灭。我克烈部落愿意再派兵两万,歼灭铁木真!”
屈出律五十多岁,吃的大肚便便,他看了一眼忽儿札胡思,这个老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屈出律岂会不知道!无非是战胜铁木真后,好更好地分割铁木真的领地和子民,这可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啊。
“你有心了,本可汗同意你的出兵。”屈出律不动声色,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蔑儿乞族和塔塔儿族的首领一看这一幕,也眼红,立即向屈出律恳请派兵,尽快解决战争。
屈出律一一点头答应。
“灭掉铁木真后,我们草原应该思考以后的生存之道了!大夏修建了城池,并驻扎了重兵,我们抢不到物质。这几年来,天气恶劣,我们冻死了太多人,无数部落消亡,如果想不到一个适合的生存之道,我们将会越来越弱,指不定哪一天,夏国的兵马就会杀过来,杀到我们的王庭!”屈出律说道。
忽儿札胡思却笑道:“可汗,夏国距离王庭如此遥远,他们只要敢来,就是孤军犯险,必将有来无回!”
“没错!辽阔的草原必定是他们的坟墓!”
“他们不敢!从古到今,从来都是我们打他们!”
另外两个首领骄傲的议论道。
屈出律也很骄傲,笑道:“虽然不可能,但也要把危机说出来。夏国修城筑墙,只敢龟缩防御,便说明他们没有勇气,根本不敢深入草原。不过修起的城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非常危险啊!夏国人有句话,居安思危,所以本可汗也充满了忧虑。”
三位首领点点头,互相望了一眼,彼此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元国东面是辽阔的海洋,西面是白皑皑的雪山,北方越走越冷,根本没有人烟,现在南部又被大夏控制,元国就真的被关在了草原上,无法动弹了。
“等解决了铁木真,此事在好好商议。先父的祭奠马上开始了,三位请!”屈出律看了看时辰,便说道。
三人点点头,便随他走出房间,去祭堂祭奠。
按照仪式,祭奠结束后,屈出律设下了晚宴,招待前来的各部落首领。
与此同时的王庭之东,黑夜已经降临,霍去病和岳飞的兵马已经准备就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