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
作为曾经旧日支配者中强大的外神之一,眼球对自己速度这方面的属性极为自信,就速度层面而言,他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与自己可以匹敌的对手。
古宇宙时代的文明湮灭了太久了,当时的他们才是这个宇宙领衔级的霸主生灵。
至于后来衍生出的人类修真者,在旧日支配者的眼里不过只是可以提供养分的饲料罢了。
“hiahia……”
然而出乎眼球意料之外的是,王暖居然此时笑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将王令也是听得一怔。
他忽然意识到暖丫头和自己又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
或许更早以前他就发现了……这丫头的表情和情绪都要比自己来的丰富不少。
“小家伙,你竟敢嘲笑我。”眼球扫了王暖一眼,它怒视着王令,带着一种轻蔑。
同时又带有几分怜悯。
作为人类修真者,其实鲜少有人能闯到过这一关,在眼球看来,王令和王暖能平安度过前面的那片枯树林已是实属不易。
就人类修真者的角度而言,这对兄妹绝对算得上食物链顶端的人物。
但很可惜的是,他们即将要葬送在这里了。
因此,它的目光里带有怜悯和悲哀,就那么直勾勾地瞧着王令和王暖。
心中冷笑不已。
笑吧……尽管笑吧……
马上就轮到你们兄妹哭了。
在王令同意进行“速度属性”鉴定后。
“嗡!”的一声!
与先前在枯树林中的一幕一样,虚空中出现了一只六面的骰子。
这一关的属性是以眼球的“速度属性”为基准的。
也就是说王令的速度属性必须要超过眼球的速度属性才可以。
而现在空中出现的六面骰子,其实就是之前的王令得到的【金色魔块】效果。
这是双刃剑。
因为王令很有可能投掷到白板。
但事实上就算没有投到白板,眼球也不会有丝毫的害怕。
它静静地等待着结果。
直到【金色魔块】的骰面定格在3点后,它忽然笑起来:“小子,三倍属性加成。你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不过嘛,嘿嘿嘿……”
它笑得非常狡黠。
三倍。
它承认确实是王令运气好。
可是就算是三倍又如何?
它的属性可是+∞!
你一个地球的修真者,就算给你十倍!十八倍!三十倍!你还能秒了我?
眼球根本不信这个邪。
它冷笑着。
很快,虚空中的金光开始公示眼球的速度鉴定结果。
是一个“+∞”符号。
王令对此毫不意外。
他其实知道眼球敢与自己赌这个,一定是具有强大的自信的。
此时,眼球又笑起来:“小子,没想到吧……从一开始你就不可能超过我,你们兄妹两人应该可以给我提供不错的养分。”
它话音刚落,王令的速度属性公示结果出现。
王令的鉴定结果:﹢∞﹢∞﹢∞﹢∞……
因为会多三倍的属性。
王令在速度属性的基础上,额外又多了三个“﹢∞”符号。
虚空中,硕大的金符,当场闪瞎了眼球的狗眼。
眼球倒吸一口冷气:“啊这……”
这样的鉴定结果让眼球难以接受。
瞬间而已,它的瞳孔收缩,血丝喷张,赤红如血,散发着一种光令虚空扭曲。
它不敢相信一个地球来的低等生灵,居然在速度属性上可以远远超过它。
然而可惜的是。
它帅了不过三秒,虚空中一行金色的古字出现,熠熠生辉,带有某种灭顶般的压力,然后轰隆一声,一道惩罚匹练直接降落,像是一杆长矛,从天穹划过!
势不可挡的一击!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眼球引以为傲的速度失效了,它不断变换自己的方位,然而这杆长矛却早已锁定了它,带有某种追踪性的力量。
“哧!”
黑色的鲜血四溅,眼球被长矛所贯穿,眼浆当场爆开,就像一只被刺穿的西瓜。
而后它迅速开始湮灭,伴随着脚下的这片沼泽地,化成了一堆齑粉,消散在小世界中……
在眼球消失的位置,留下了一口黑色的空间洞,王令可以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了眼球怨念十足的声音:“索托斯……你早就想置我于死地……却让我受到这样的侮辱……你一定会得到报应和惩罚……”
伴随着眼球最后的遗言落下,虚空中金色的惩罚之光消失,小世界中再度恢复宁静,沼泽地没了、芦苇荡也没了。
而摆在王令眼前的,又是三扇全新的门。
眼球离开前所说的话此时一直萦绕在王令的脑海里。
这个外神宫殿,在王令看来确实不寻常。
对方既然想要杀死自己……
那么完全可以作弊,让他强行输掉对局。
可现在从结果来看,王令总感觉这背后或许有更深层而复杂的原因。
这些被封禁在外神宫殿中充当关主的旧日支配者们,来历都非比寻常。
眼球虽弱,可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一方外神。
但他们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堕落到这个地步的呢……
这让王令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王道祖的裹尸图。
他觉得这个做法与王道祖将那些看不惯的万古强者,强行封印在至尊裹尸图里的套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此时,王令心中呼唤张子窃。
现在这至尊裹尸图已经在王令手上,而王令也利用改变法则的手段将裹尸图易主。
也就是说,现在王令正是这至尊裹尸图的主人。
当初他见张子窃见到自己的王瞳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今王令才想起来,这张子窃没准知道一些有关古宇宙时代文明的事。
万古强者积累下的阅历和知识,那是十分可怕的。
张子窃自有自己广袤的见闻。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听到了王令的呼唤声,张子窃当即一叹。
王令:“……”
此时,王瞳与裹尸图产生了精神链接。
位于图中的张子窃才看到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景象让张子窃微微皱眉:“这是……我怎么看着,有点像是外神宫殿?”
“恩。”王令不置可否的颔首道。
张子窃闻言,当即汗毛倒竖:“你这胆子怎么这么大!这可是有来无回的地方啊!”
不过他话音刚落方才发现眼前的情况好像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就他的认知里,进入外神宫殿,必死无疑。
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