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ll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一百五十章:出來吧別躲了讀書-ke0dr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什么?”
云朵朵和柳姨娘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
“你们不是就希望这样的结局吗?”
云落落诧异的看着两人。
蚩尤傳記
只见云朵朵和柳姨娘脸色瞬间惨白。
“不,不是,今天只是想让你们相看一下,没想到这么迅速啊,我还需要再考察他一下呢。”
云朵朵有些气急败坏的道:“这马大人居然是这样的人啊,第一次见人家小姑娘就拿下?”
云落落再也憋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哈哈哈,二姐,你这就上当了啊,太蠢了吧?”
半世流离浮华尽
云朵朵脸色一黑,原来是忽悠她的啊。她就说嘛,那个马大人看起来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
“你,云落落,你说谁蠢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两人笑着追闹一番。
佳妻天下 云杺
柳姨娘也只能不断的在旁边喊着:“小心点,别闹了,别闹了……”
云朵朵从赤甲军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回到城里,回到海里捞,柳姨娘和云落落早就高兴坏了,嘘寒问暖的,提起那段她失踪的日子也简直是吓坏了这对母女,云辉他们也跑来酒楼聚了几次,云夫人虽然没有露面,据说每日为云朵朵求神拜佛保平安。
云朵朵忽然就觉得,自己有了家的感觉。
从一开始对这个世界的冷漠和排斥慢慢到了接受。
尤其是确定了自己对武王祁翰也存了男女之情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人生圆满了。
别人对她好,她当然就要加倍的回报。
也许她云朵朵在这里的一生便可这样安稳度过。
为了早日让武王解决那些朝野的事情,云朵朵也下定决心好好帮助他。
所以首先必须要争取早日立下功劳,拿下赤甲军女将军的职位。
赤甲军在手,便可助武王一臂之力。
因此此时的云朵朵可谓是信心满满。
对待马府的事情,她更是上心,不单单是因为要立功,还有,这马竞是个难得的人才,也是经过多方考虑觉得适合云落落,才想要牵线的。
这一次让他们第一次会面,看起来还算成功,虽然双方都没有什么深入的沟通。
但是从云落落的嘴里得知,此人对她还算客气,云落落也在他面前表现的大家闺秀一般,规规矩矩的。
据云朵朵分析,马竞这种人,应该就是喜欢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类型的。
马竞的父亲曾经官至户部尚书。但马大人已然病逝,马竞能够年纪轻轻就成为户部侍郎,也不是没有他父亲的原因。
相比之前,马父也是对他颇为费心。
马家家世清白,认定简单,到了马竞这一带居然只有一个男丁。
但偏偏马竞还不急着成亲,对,之前他娶过一门亲,但是妻子不幸病逝,此后马竞再也不谈娶妻之事。
说起来此人是个痴心汉,云朵朵对此颇为欣赏,但是若是他一直耿耿于怀,那么自己这媒还怎么保啊?
想到这,云朵朵有些着急,但是这件事急不来,更重要的是,先保了他的命再说。
虽然她有足够的信心保护马府的安全。
可是,案子破不了,杀手抓不住,还是危险不断。
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真的让马竞与云落落定下亲事什么的。
云朵朵这次的安排只是先看看两人有没有火花。
現實不是妳的想象
看起来也还可以。
云朵朵心情不错的回到马府,却发现马府的下人有些慌慌张张,不知出了什么事,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担忧和紧张。
云朵朵心中一紧,不会吧,难道黑衣人在白天下手了?
她赶忙拦住一个下人询问情况,那下人却说不清楚。
云朵朵立刻找到自己安排的赤甲军的那些人,有个叫梅雨的,是自己亲自提拔上来的女子,见到云朵朵,立刻回禀道:“回禀大人,府上的内院好像出事了,但是这里的家丁不允许我们进去看。马大人回来之后也直接奔向后院,也不许我们进去看。”
听了梅雨的话,云朵朵微微皱眉:“可知是什么事?可是与暗杀有关?”
“不是,据说是马家老夫人身体有疾。”
云朵朵点了点头,了解了情况之后,她试探着也往后院那处走去,却也被家丁拦了下来。
云朵朵,正担心,却见马竞一脸冷漠的走了出来。看见云朵朵正站在不远处忽然一愣,然后疾步走过来。
“马大人,老夫人可有大碍?”
马竞摇摇头:“只是小病,没事的。让云姑娘费心了。”
虽然听他这么说,但云朵朵却发现他的神情依然很凝重,莫非老夫人病的很重?
云朵朵却知道不该多问,“马大人需要帮助尽管开口。”
马竞客气的回礼:“多谢云姑娘好意。”
一番客套以后,马竞提步离开,却刚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似乎是想起什么,走了过来对着云朵朵微微一笑道:“云姑娘,云姑娘是热心人,只是马某性格孤僻,不善言辞,更不懂交际。恐怕有负云姑娘重托。”
遺情未央
说完他微微躬身一礼,这才缓缓转身离去。
云朵朵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刚才这人是在表明态度,她拒绝了自己?不不不,她拒绝了自己的做媒?
不是,她也没明着说出来了,你看明白就看明白呗,不愿意就不愿意呗,拒绝的这样干脆,她还要不要面子啊。
想起云落落那听话的样子,想起柳姨娘那热切的眼神,云朵朵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好心办坏事了。
云落落啊,你又失恋了啊。
叹了一口气,云朵朵只能安慰自己,同时将这件事也先搁下以后再说吧。
到了夜里,武王祁翰那家伙熟门熟路的摸了进来。
云朵朵却不在房中。
总觉得心情不太好,需要透透气。
于是就在马府巡逻。
她总觉得,前几日来踩点的黑衣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天色渐黑,如同浓墨。空气清冷,因为快到年关了,远远传来不知谁家燃放鞭炮的声音。
这让漆黑的静夜里添加了一丝活气。
有了一丝年味。
但是马府里依旧冷清,下人们一入夜都不见了踪影。
当然这些日子马府入住了许多暗卫军队的人等这件事,大家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也被主人警告过,不能随意出门。
因而这么马府的冷静的就有些让人那难受。
忽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随着冷风传来,咿咿呀呀的传入云朵朵的耳中。
这大晚上的谁在唱曲啊,不是自己的那个假戏班子吧?
仔细一听才发现那声音来自后院。
云朵朵情不自禁的循着那声音而去。
权宠之将女毒谋
声音清脆,似是年轻女子的声音,曲调婉转,竟然很是动听。
只是却有些凄婉。
云朵朵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
“出来吧,别躲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