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寺庙大厅内,早就有人布置好了见面仪式的会场。
一旁并没有乐技在伴奏,而是一帮僧人在唱着梵音。
吴夫人就坐在蒲团之上,眯着眼睛瞧着厅外被太阳金光闪耀之处。
终于,在她的期待中,上来了两个人,露出了真面目!
一个是她熟悉的二儿子,自然一眼略过。
另一个与他并行的应该就是:刘备刘玄德了。
吴夫人仔细一瞧远方来人的面相,丝毫不似年过半百之人,长相不赖,以她的眼光看来是个大富大贵之人。
她本就是想要帮助儿子稳固盟友,同时也是为了稳固江东的基业。
虽然宠爱女儿,但在这种大事上,她自然是要按照江东的利益走,那些对女儿说的话,不过是说辞罢了。
可是又瞧见刘备这长相,吴夫人自然也是个颜值控,她大儿子乃是世间极少的美男子。
成熟后的刘备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更是入了吴夫人的眼。
“此乃吾佳婿也!”吴夫人对着一旁的乔大爷说了一句。
乔大爷能生出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儿,看人的眼光自然不会差劲,瞧着刘备这面相,就知道是大富大贵之人。
甭管怎么说,在大汉朝,稍微受过点经书教育的人,对于相面之法,都是信奉的很。
乔大爷随即当即附和道:“玄德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更兼仁德布于天下,亲家得此佳婿,真可庆也!”
听到这话,吴夫人越发的满意,看向刘备的目光也越发的柔和。
本以为会委屈了女儿,听闻刘玄德有仁义之名,便晓得他必定是一个知道疼人的人。
对待普通旁人都不错,对待家人能不好?
今天一看其面相,也不算是委屈了女儿。
刘备和孙权联袂进入大厅,先后向吴夫人与乔大爷行礼问好。
今日这里只有长辈与晚辈,不曾有什么享誉天下的扛把子。
关平与鲁肃紧接着进入门厅,先后行礼。
关平先是扫量了一眼大厅内的布置,一侧全都是和尚在诵读经文。
另一侧则是房间,看得像是有埋伏的样子,不过随即摇摇头,周瑜没有在今日的场合出现。
那就已经表明了孙权的态度。
今日只是简单的吃吃喝喝。
关平站在自家扛把子身后,更是小辈当中的小辈,更是没法子上桌。
吴夫人才把目光从刘备面上收回,紧接着见到一个绣袍小将,单手握剑站在刘备身后。
此子剑眉星目,当真是英俊少年!
吴夫人急忙问道:“玄德,你身后所站是何人呐?”
“哦,此乃我的背剑亲卫,陈到陈叔至。”刘备指了指站在自己右侧的陈到。
“哦,那另一位呢?”吴夫人指了指关平。
刘备这才侧头笑道:“好叫母亲知晓,此乃我二弟关云长之子关定国。”
“哦?”
吴夫人的眼睛越发的亮了起来。
自己好像隐约听女儿说过,此乃她的仇人,她自是知道女儿的心思的。
放眼整个江东,有哪一个男子会被她挂在嘴边?
现在瞧一瞧,无论是家世还是长相以及未来的前途,都不可限量。
若不是为了江东的利益,把女儿嫁给他也是不错的选择。
想必女儿也会心生欢喜。
只不过造化弄人,如今却成了他的主母。
吴夫人仔细想了想,兴许还能利用孙家的其余姑娘来与关平结亲,也好为儿子拉拢其麾下大将。
“如此少年英才,可曾婚配?”
“回祖母的话,已经婚配。”关平笑呵呵的应了一句。
谁让自家扛把子方才都已经开口称母亲了呢,身为自家人,主公的面子必须要估计道。
“好好好。”
吴夫人嘴上说着高兴,可心中却是叹了口气。
怕是不好帮儿子拉拢了,难不成孙家嫁过去要为妾?
这是她所不能允许的。
妻可与夫君地位相同,但妾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乔大爷却是来了兴趣,好一通夸了夸关平,什么虎父无犬子之类的。
反正现场变成夸夸群了。
于是赐座,让关平陪着饮酒吃肉。
现在的和尚可没有不吃肉的习俗,另一旁的念经的和尚见这边吃酒吃肉,倒是有些人喉咙耸动。
真是香气扑鼻,馋和尚!
孙权与刘备在一旁把酒言欢,畅谈共同攻曹的大好局势。
“打合肥,必须要打合肥!”孙权举着酒樽嚷嚷了一句。
“孙车骑不愧能年少就能稳定江东的大才啊!”刘备也举杯,颇为佩服的说道:
“听闻淮南十万百姓争相涌入江东,投靠吴侯,可见吴侯在淮南有多少百姓日夜盼望在吴侯的治下过活。”
听到刘备吹捧的话,孙权不仅有些飘飘然了,雷绪一个败军之将投奔才几万人,而我是你两倍有余。
“哪里的话,刘豫州早就深得大汉百姓人心,否则雷绪等人焉能远赴千里,前来投奔。”
对于两方大佬的会谈,鲁肃觉得还是很满意的。
至少双方能够见面谈一谈,就是对曹操的威慑,告诉他孙刘两家联盟牢不可破。
如果刘玄德所言,正好趁着曹操士气衰落,淮南百姓争相涌入江东的时机,拿下合肥。
这十万百姓在淮南其余地方就没有亲朋好友了吗?
主公差人把他们弄成齐民编户,让其耕种土地,只要他们能够好好劳作,获得丰收,定能吸引其余百姓继续前来江东。
如此一来,淮南民心所向,主公在前往争夺,定能名震言顺。
而攻打益州,此去千里万里,困难重重!
稍有不慎,便会全军折损在益州,而且还无法发挥出江东水军无敌的战力。
得不偿失!
“我一直都觉得吴侯的战略大局,世上少有。”
关平接过话题,接过了彩虹屁的接力棒:“合肥乃是连接长江流域与淮河流域的所在。
只要拿下淮河,江东水军便可在淮河长江畅行无阻,甚至可以直击许都,营救天子。
攻打曹操的腹地,到时候响应王师之人,不在少数。
而曹操他对于江东的水军,还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徒徒甩袖生气罢了!”
“哈哈哈。”
孙权听闻此言大悦,仿佛已经瞧见了气的曹操无奈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