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丰汇毛纺有限公司谋求上市,发行股票,已全权委托鑫盛证券办理!
消息灵通的记者们,迅速的挖出了这个消息。
背靠欧美金主,准备发行股票。
这对上海证券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的刺激。
更多人的眼光开始投向了这个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丰汇毛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起案件惊动了整个上海滩:
1939年7月29日下午,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总办,英国人菲利普,在下班的路上遭到了三个杀手的刺杀。
杀手一共开了八枪。
万幸的是,当时菲利普躲在轿车里,杀手急促中未能命中,再加上巡捕及时赶到,所以菲利普并未受到伤害。
但次刺杀事件极其恶劣。
这是在中日开战之后,第一次有英国人在公共租界内遭到刺杀。
而且这个人的身份还非同寻常:
公共租界工部局总办。
工部局立刻展开全面调查。
军统、日方、情报总部、76号全部否认了此次刺杀事件和自己有关。
为此,工部局警务处开出了高达五万元的悬赏!
……
中飞俱乐部。
这是一家不大的赌场,据说有英国人的资本在其中。
晚上7点一过,是赌场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
做为赌场的负责人,朱约翰把控着整个赌场的一举一动。
朱约翰是个中国人。
他本命叫朱贵根,常年混迹上海,学会了几句洋文,后来机缘巧合,被一个外国人赏识,成了对方的根本,于是他给自己改了一个非常洋气的名字:
朱约翰!
他按照惯例在赌场里巡视了一圈,正准备回到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忽然看到赌场里进来了三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
他们赌的是俄罗斯轮盘赌。
朱约翰立刻留起了神。
他也接到了来自警务处的通报。
按照菲利普本人和巡捕们事后的回忆,杀手一共是三个人,随时都不大。
三个人?
年轻的?
朱约翰叫过了看场的:“派个精细的,冒充赌客,坐到他们身边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不要让他们发现。”
……
“孟。”
辛克莱尔把一杯酒端给了孟绍原:“你的操作确实可行吗?”
“我的办法,总是管用的。”孟绍原喝了口酒,看了一下时间:“快8点了,我想,你等的电话也应该要到了。”
话音刚落,电话便响了起来。
辛克莱尔急忙接起了电话,听了一会:“好,立刻派人去中飞俱乐部,逮捕他们,不许让一个人跑了!”
转过身来,他的脸上带着笑意:“我喜欢和你交朋友的重要愿意之一,是你总能够想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办法来帮助我们摆脱困难。”
“朋友,永远都是我最重视的。”
孟绍原不紧不慢地说道:“朋友有难,我乐意伸出双手去帮助他们。我想,明天一过,工部局所面临的压力自然就会消除了。”
“干杯,亲爱的朋友,为了我们的友谊。”
“为了友谊,警务处长先生,也是为了共同的利益!”
……
1939年7月29日夜,在中飞俱乐部,靠着赌场工作人员的密报,巡捕房秘密逮捕了三个赌客。
据传,这三个赌客就是对菲利普先生谋划了刺杀的三个杀手!
……
7月29日,伪上海特别市市政府。
伪市长傅筱庵照常9点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皮包刚刚放好,他的秘书走了进来:“傅市长,工部局打来电话,请您抽空立刻去一趟工部局,他们有要事和您协商。”
“哦,是吗?”
傅筱庵不紧不慢:“是谁打来的?”
“工部局总裁莫耶斯。”
“终于舍得亲自打电话来了?”傅筱庵冷笑一声:“这些人平时飞扬跋扈的,我几次让他们叫出警务权,就是不愿意,现在一个菲利普遇刺就让他们害怕了?对了,查出这事是谁做的吗?”
“没有,不像是情报总部或者是76号做的。”
“难道是军统?”
傅筱庵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即便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不会的,军统好好的去刺杀工部局的人做什么?奇怪了。”
“那工部局那里?”
“去,当然要去。”
傅筱庵倒也没有迟疑:“给我准备车,把吴麦汀叫上,他的洋文好。对了,一定要加强安保力量,军统的那些人,全是一帮疯子!”
……
孟绍原拿了一串香蕉,坐在了会议室的角落里。
以前自己特别喜欢吃的芝麻香蕉,在这个时代怎么都买不到。
“你怎么就迷上吃香蕉了?”坐在一边的吴静怡皱了一下眉头。
“减少吸烟。”孟绍原点上了一支烟。
吴静怡摇了摇头。
工部局总裁莫耶斯、警务处长全部走进了会议室。
他们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孟绍原和吴静怡两个人。
……
这是孟绍原第一次见到傅筱庵这个大名鼎鼎的汉奸。
这家伙,戴着圆框眼镜,长得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中国人,十足十的一个日本人的长相。
有名的马屁精,墙头草。
和他一起来的,是他的伪外交秘书吴麦汀。
“你说,我现在给他一枪,怎么样?”
孟绍原低声说道。
吴静怡冷笑一声:“那样,我们会失去工部局的支持。”
……
“傅先生,你好。”
莫耶斯礼貌的和他握了一下手。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傅市长这个称呼。”
傅筱庵不管到哪里,都喜欢摆正自己这个“市长”的称呼。
“傅先生,今天来,我们是有重要事情相商的。”
莫耶斯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称呼:“不知道傅市长听说过我们的总办菲利普先生遭到刺杀这件事情没有?”
“是的,我听说了,很震惊,很遗憾,很愤怒。”
傅筱庵一连说了三个“很”字:“我同时也希望能够尽快把凶手捉拿归案。”
“我们已经抓到凶手了。”
辛克莱尔淡淡说道。
“哦,是吗?”
傅筱庵一怔。
警务处的效率什么时候那么高了?
可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傅筱庵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客气的敷衍了一下:“那么,我想我应该恭喜你们了,菲利普先生知道了也会很高兴的。”
“是的,他会很高兴的。”
辛克莱尔不紧不慢的问了句:
“傅先生,请问你在这起可怕的刺杀案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