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博弈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博弈天下
“第一个目标龟兹国!”
马超根据自己手下所打探来的消息,最终已经决定好了现在的敌人,在他看来自己先要将最弱的敌人打败。
正所谓逐个击破他的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来现在的自己想要完全的取得战争的胜利首先要当敌人逐个击破,最弱小的敌人将会成为他最先瞄准的目标。
龟兹国位于如今西域的最南方,也是这些国家之中实力最为弱小的自己想要取得战争的胜利,首先的目标就是将这个南方的国家先行打败。
也这个国家距离大月氏的距离也是非常的远,想要得到大月氏的支援基本上是非常的困难,自己只要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的话,想要打败这个国家可谓是非常的容易。
马超在和身旁的庞德商量以后,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打算,如今的他们要积极努力将这个最弱小的敌人进行打败。
龟兹国作为西域最南方的国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非常喜欢音乐的国家,而他们现在的首领就叫乐和。
而自从得知现在华国军队到来以后,这个国家可谓是非常的慌张,毕竟在他们看来,华国的军队的到来,会打扰他们这样休养生息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自然不希望再次回到当初被控制的那种情况。
“这次我们5000人的军队,一定要将如今的敌方军队完全的打败,这一次的会合,一定要展现我们军队的实力!”
乐和面色坚定的看着自己手下的这些士兵,此时他已经准备好了自己这边的军队,向着远处赶过去,在他看来这一次的战争他一定要展现自己国家的实力。
这些军队跟随着自己这边的首领,此时也飞快的离开了如今的国家,当然他们离开的消息已经被马超和他手下的探子已经完全打探清楚,飞快的将这样的消息告诉给马超。
马超带着军队躲在远处,当他得知敌军已经完全离开自己国家的时候,他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惊奇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心中可谓是已经做好了,如何将现在的敌人打败的想法,在他看来,现在敌人的离开,对于自己这边的军队来说,可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现在我们的军队可以兵分两路,一方面是做好埋伏,准备将如今的敌军给消灭掉,另外一方面则做好截断敌军退路的办法,如今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要让这群敌军再一次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马超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以后,心中已经做好了将如何对付敌军的想法,在他看来自己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如今的这次机会若是能够把握住的话,那么消灭如今的敌军也只是时间问题。
竟是到了夜深人静,而这只西域的军队已经悄悄的向着北面行驶,而这支军队行军的速度可以说是非常的缓慢,毕竟这支军队已经很久没有打仗了。
马超和自己这边的军队如同野狼一般,埋伏在黑暗之中,看着这只军队的到来,他们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悦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必然要将如今的敌军趁机消灭掉。
“不要打草惊蛇,如今趁着敌军放松警惕的时候,才是我军攻打敌军的大好时机,现在并不是我们对付敌军的好时机!”
马超看着自己这边的军队跃跃欲试的模样,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严肃的神色,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严肃的对着自己手下的军队下达了命令,在这种情况之下,可不是自己这边军队主动进攻的好时机。
而周围的将士们听到了马超所说的话,看着马超这严肃的目光,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不过看着马超这认真的模样,他们也不敢拒绝马超所说的话,毕竟马超所说的的确是很有道理。
乐和看着自己手下这边的士兵长途跋涉,已经感觉到非常疲惫了,于是暂时命令自己手下的士兵先行休息,毕竟如今的军队长途跋涉可谓是非常的疲倦。
而周围的军队们听到了自家将军所说的话,此时他们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也开始渐渐的进入休息睡眠,准备养足精力。
马超看着这群敌军已经完全的放松了,警惕自己动的神色,很显然如今的敌军放松警惕的时机,便是自己军队主动进攻的好机会,若是能够把握住这次机会的话,自己这边军队将会将对方完全消灭。
对方军队的篝火开始逐渐的熄灭,而马超看着对方的军队的勾火大逐渐熄灭的模样,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严肃的神色。
“上!”
随着马超这一声令下,如今他身后的军队如同野狼一般的向着远处的敌方军队冲了过去,在他们看来,如今正是自己军队进攻的大好时机,此时要趁着敌方军队没有完全防御的时候,将这群敌人消灭掉。
霎那间,华国的军队如同野狼一般地,向着远处的敌方军队冲去,而如今远处的敌方军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此时他们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就看见到无数的影子正冲向他们。
“什么!”
乐和听到了这样的响声,极为慌张的站了起来,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看着远处突然出现了军队,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惶恐的神色,很显然这突然出现的军队让他的心中也露出了恐慌的神色。
“杀!”
作为如今军队之中的领袖,马超一马当先的向着如今的敌方军队冲去,准备将这群敌军一一的吞噬掉,此时的马超一马当先给了自己这边军队无数的勇气,让如今自己这边的军队可谓是非常的勇猛,甚至让敌方的军队都为之丧胆。
“杀!杀!”
这群敌军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这突然出现的军队给完全的吓傻了,而如今的他们根本已经完全的来不及拿起手中的武器,毕竟现在敌军实在是来的太过凶猛,他们才刚刚进入休息对方的军队就来了,简直是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撤退!撤退!”
乐和看着敌方的军队这种来势汹汹的模样,此时也被吓得面色苍白,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呼唤着自己手下的军队赶快逃离,毕竟这种情况之下若是再留在这里的话,恐怕又会被眼前的敌军完全的消灭掉,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只能向着远处逃去才是最终的目的。
马超看着远处的军队向着这边不要命的逃跑,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很显然如今的这种情况让他的心中也可谓是非常的得意,再看着自己这边军队勇猛的模样,他的心中可谓是异常的兴奋。
“杀!”
马超带领着自己这边手下的军队,疯狂的向着如今的敌方军队冲去,就算是敌方军队已经开始选择性的撤退自己,也要从对方手上咬下一块肉,要让这群敌军们知道自己这边华国军队是多么的凶猛。
处绿洲旁边,此时的军队已经完全的逃离出来,可是如今的这群军队可谓是损失惨重,毕竟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的许许多的东西,比如说军队的粮食都完全的遗弃在了原来的地方。
而现在的这些军队显得额外的狼狈,可以说这次的情况打的这群军队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他们都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完全的战败了。
“这该死的华国军队,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对我们的军队进行攻击,这些华国的军队简直是太过可恶简直是太过阴险狡!”
周围的士兵们都在埋怨如今敌方军队的可恶,可以说这次的战争让他们心中对于这只华国的军队产生了极为愤怒的仇恨,在他看来这些华国的军队简直是可恶至极。
而正当他们的军队正在饮水的时候,突然远处又传来了一阵阵的响声,而这些正在喝水的士兵们此时听到了这样的响声以后,飞快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看着远处,这突然出现的军队,他们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庞德作为现在马超的助手可以说早就接受到了马超的命令如今带着军队暂时的守卫在如今的这处地方。
毕竟按照马超所说的话,敌方军队很有可能会逃到这里来,所以暂时让自己这边的军队先守卫在这处地方等待着如今敌军到来的时候再给与敌军那痛头一击,要让敌军知道一下自己这边军队的真实实力。
“什么!”
乐和不可思议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远处,这突然杀出来军队,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他没有想到现在的敌方军队竟然会突然在这里出现,此时看着自己这边已经脱下铠甲的士兵,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惶恐的神色,很显然如今敌军这杀的可谓是措手不及,简直是没有给他们军队任何的机会。
而现在这些脱去铠甲的士兵们也变得慌张起来,看着远处,这突然杀出来的军队,他们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也显得额外的慌张。
庞德可是没有给这群军队反映的时间,在他看来,如今趁着敌方军队这样防御戒备落后的时候,给敌军最后的痛头一击,让敌方军队尝试自己这边军队的实力有多强。
“全军将士给我冲杀,敌军要让这群敌军知道一下,我军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庞德脸上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喜悦的表情,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严肃的对着自己这边手下的军队下达了开始进攻的目的,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如今的这群敌军完全的消灭掉。
而这群敌方俊看着眼前的这种情形也被吓得面色苍,白很显然如今的这种情况之下已经是让他们的心中产生了恐慌,毕竟刚刚华国军队所造成的影响。
“杀!”
庞德不愿意给现在敌方军队任何的逃脱的机会,再看准了时机以后,如今的他面色之上带着一丝严肃地对着自己这边手下的军队说道,很显然如今他可不愿意再给敌军机会了。
乐和看着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充满气势的敌方军队,如今他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神色,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阴沉的看着远处的军队,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只能主动反击了。
“龟兹国的军队们,我们可是战无不胜的存在,怎能被这群敌方的军队给吓到了,如今要让这群敌方的军队清楚的明白,我们这边可不是害怕他们如今要让这群军队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乐和看着远处冲杀过来的敌军,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神色。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股冰冷的表情,此时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弯刀向着远处的地方军队冲过去准备趁着这个机会解决掉。
庞德虽然比不过马超那么勇猛,但是他的勇猛也是非常厉害的,他曾经在历史上可是和关羽大战,许多回合都不落下风,可以说也是一位极为凶狠的猛将,看着敌将冲来的模样他并没有有任何的未错。
“死吧!”
乐和拿出手中的弯刀,向着敌方主将冲去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敌方的主将解决掉,只要能够将敌方主将解决的话,那么这场战斗将会反败为胜,自己这边的军队也会占据着极大的优势,在他看来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办法。
哼!
庞德看着对方这不知死活的冲到了自己的面前,此时眼中也露出了一股阴冷的表情,手中的狼牙棒飞快地向着对方挥舞过去,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觉得对方这种花花招式根本不值一提。
噗嗤!
还没有等到这名武将反应过来,此时的狼牙棒飞快的锤向乐和的胸膛,甚至还没有等到对方反应过来,如今他的胸膛瞬间就被对方直接打凹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