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说完,就往地下一扎,土遁离开了。
且说苏越,返回青岛后还是感觉不安,将赵巧稚、苏梦蝶叫起来,道:“我在路上遇人暗算,恐怕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大家做好准备。”
说着,拿出一张阵图,道:“这是三才阵,适合三人布下小型阵法,我居人位,苏梦蝶你居天位,巧稚你居地位,我们演练几次,以防万一。”
“铁牛,你去给金陵去一封紧急法讯,将我们这次与李檀接触的情形告诉他们,然后主持城内阵法,防止有人潜行进去。”
几人点头应是,然后各行其是。
苏越身上强力的法宝没有多少,但是阵图这些东西,陈天炼制之后,没用的都丢给他了,反正他自己也用不到,还有一些是他从库房中淘出来的。
对于如何祭炼自己的本命法宝,他一直还在思考,那惊雷剑只能算一个平时擅用的东西,比如陈天的霜雪剑。
特别是看到《五雷经》之后,他对如何炼制自己的本命法宝有了一点思路。
他不打算单纯炼制一个如他师傅一样的神霄雷令,而是想以《五雷经》中的一种阵图,万雷图为原本是炼制出一种能转化灵气为雷霆,平时积累雷霆之气,道用时一次性放出的法宝。
而且这东西还要能寄托他的观想图,将神霄雷法与天心五雷法结合到一起的一种法宝。
这法宝,平时应该是吞吐元气,积累雷霆之气修道、护身,到了斗法时以神霄雷令为引,指哪打哪,可以将其中蕴含的雷霆全部释放,用以对敌。
那么,它就必须是既是一张阵图,又是一件法袍,能防御,能攻击,集天心五雷法和神霄雷法之长,外以驱魔,内以炼身。
当然,这还只是一个一个想法,因为最根本的东西,能承载无数雷霆阵法符文的材质不好找,不能像陈天一样,用天雷铁吧,给自己造一套盔甲?
想来想去,也只能自己找。
翻遍古书,他找到,古籍中记载的夔牛是最适合的,因为这是一种天生雷兽,黄帝曾用其皮做鼓,其角做锤,鼓响之时,魑魅魍魉俱被震死或是雷霆劈死,正适合他炼制阵图和神霄雷令。
可惜,如此神兽,早已经消失无数万年了,从逐鹿之战后就没听说了,到哪找去。
一边东想西想,一边开始按照阵图布设阵法。
将整个青岛城笼罩在阵法之下,可惜此地的灵脉太过弱小,不能多借助灵脉的元气,只能由他们三人分担压力。
三天之后,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陡然黑暗下来,一团团黑云从北方飞来,覆盖在青岛周围,只有城池上空稀薄一些,还有缕缕阳光洒落下来。
而从那黑云中,窜出无数魑魅魍魉、鬼怪妖魔,在大地上驰骋、怪叫、呼喊、啸聚,真是一副妖魔乱世的场景。
这种场景吓坏了青岛城中的民众,他们原本就只是一些流民、走投无路的佃户,严重缺乏安全感,如今这样一副场景一来,顿时引起了骚动。
幸亏城中早得到了苏越的示警,张世杰也是老于行伍,这样的场景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了,也早已经布置好,不用他吩咐,各处就开始了弹压。
骚乱被迅速平定,接着,他让人在城中传话,此处是明廷镇守,城中有仙人弟子守护,任何妖魔鬼怪都不能侵入。
看到城中各处兵丁守护,又有城中将士传话,关键的是,这些士卒们,大多都有一点修为,在城中纵跃如飞,心都安定了下来。
而此时,苏越却压力巨大,因为这可不止一位元神真君,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妖魔鬼怪,还没出手,但但是气势,就压得三才阵摇摇欲坠。
不得已,苏越撕开了陈天给的那张符篆,准备将他师傅叫过来,比比元神修士的本事。
符篆一撕开,一股冥冥中的东西落了下来,然后,一个虚幻的影子开始迅速聚集,化为一个模糊的人形。
接着,苏越就感觉到一股意念传来:“给我一口纯阳雷霆之气。”
接着,他又对赵巧稚传过去一段意念:“给我一口纯阴之气。”
苏越和赵巧稚连忙各吐了一口精纯的元气到那人形之上。
接着,就见那人形影子一扭,那两团元气就被扭到了一起,宛如阴阳太极鱼一般,接着,周围稀薄的元气被尽数牵引过来,组成了一个略带透明的人影。
那人影低头看了看,又看了看天空中的黑云和妖魔,身一纵,就站到了青岛城上空,手一指,凭空拉着苏越三人的三才阵,到了天空。
再一抖,三人又落了下去,只是在这上升又落下的过程中,他们的法力与阵图的感应经过了千百次微调,当他们被扔到地面上时,已经与阵法无比契合。
接着,陈天传音道:“每人守住三分之一的方位,只要在这个范围内,阵法威力都会加持到你们身上,你们可以自由活动,只不要出这个范围就好。”
接着,他拿着阵图,往四周以扬,直接覆盖了青岛城方圆十里,这十里范围内的阴气、死气、鬼气、尸气统统被阵图强行摄来,捏成一团。
其中精纯的元气,化入了人影之中,组成了一个漆黑如墨,阴气逼人的躯体。
而那些煞气、杂气则化为一袭长袍,披在人影身上,依稀还能看见上面有无数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这时,苏越道:“师傅,我前两天路遇两位修士偷袭,杀了一位,跑了一位,跑的那位留下了几面阵旗,您可能用得上。”
说完,拿出那十五面阵旗。
在这期间,那位鬼道真君都没有反应过来,当他意识到另有真君插手时,一位高达数十丈的白骨神魔踏着黑云跑了过来,一头朝陈天撞去。
这时,陈天已经一手抓过了苏越手上的那些阵旗,看也不看,随手一抖,就将这十五面阵旗化为重重叠叠的布浪,将那白骨神魔往其中一裹。
再展开时,那白骨神魔已经缩小了无数倍,只有一丈余高,而那十五面旗帜也化为了一面,成为一面绣着无数复杂符文的战旗,与陈天得到的那面玄阴幡有点相似,又有点类似安西军的那面战旗。
那白骨神魔扛着那战旗,立在陈天之后,看着周围那不断涌上来的黑云,冷笑不语,不论多少黑云、妖魔涌进来,统统被那白骨神魔一口吞了,然后精纯的阴气一部分渡给陈天,一部分直接自己消化,剩下的直接灌入那战旗中,让那上面的符文愈加恐怖。
那黑云见一时奈何不得陈天,停下往前涌的气势,露出被遮蔽的鬼怪。
只见那阴云之中,有一个庞大的鬼座,那是由无数人类、妖兽、灵物组成的狰狞宝座,上面踞坐一位阴沉、俊秀的修士。
而在他之下,一级级台阶上,跪伏着一位位鬼怪,饿死鬼、吊死鬼、长舌鬼、水鬼、色鬼等,应有尽有。
而在台阶之下,坐着一共14位鬼道修士,尽是金丹境界,一时直直看着这里,其中就有那位殭尸。
这时,那殭尸出言喝问道:“前方何人?敢阻挡泰府真君?不知道这胶州之地已被蒙兀人封给真君做道场了吗?这地下所有人等都会化为鬼国奴仆,真君赐予他们长生不死之果。”
“呸,手下败将,给胡人当狗都当得这么理直气壮,我也算是开眼了,还封给他?不是要他做炮灰来对付我等,蒙兀人会给你们一块骨头吃吗?不要脸的东西。”
对这种毫不要脸的存在,苏越当场就开喷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增多,他再也没有当初那种不好意思的心态了,特别是到了这里,见识到了这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的一幕幕场景后,这里面,肯定也有这些鬼道修士的手笔。
那殭尸气得三尸神暴跳,指着苏越,恨道:“小子,你等着,若你有一日落到我手里,我让你跪下叫我爷爷。”
“只有废物才急着找爷爷,你上次也这么说的,结果呢,像龟孙子一样打洞跑了吧,还害得救你的那位鸟妖身死当场,怎么,现在找到了一个爷爷,就回来得瑟了?”
“小子,我可没有这种不成器的孙子,不如你过来,我收你当我儿子,日后也能做做这鬼国的太子,让你一人之下,万鬼之上?”
“呵呵,一看到您手下还有这种满身臭气的家伙我就敬谢不敏。”
“不识好歹,我让你尝尝苦头再说。”说完,一尊虚幻的白骨神魔印入苏越的眼中,往其神魂中极速潜入。
当这白骨神魔能镇压苏越神魂时,他便就是这鬼道真君的傀儡了,当然,如果苏越能镇压这魔头,对自己的神魂修为也大有好处。
陈天在远处看着,并未有所动作,这种考验,他相信苏越能完成,又不是这位泰府真君亲自出手,只是他的一缕神魂或祭炼过的一种法术而已。
再说,苏越现在兼修《神霄天雷玉书》和《五雷经》,这两种都是世间大派最顶级的功法,又最为克制鬼修,如果这都过不了,也太废物了。
而苏越这边,那白骨神魔一潜入其神魂中,就落入了他观想图之中,只见一片雷霆天地化为牢笼,紧紧包裹住这白骨神魔,又有一位操控雷霆的天尊坐镇其上,两相结合,死死压住那白骨神魔。
并且,不时有一道道雷霆组成雷网,将白骨神魔的元气撕下来,精纯的,化为苏越的神念修行的本源,一般的,直接以守心玄雷击成青烟。
那位泰府真君似有察觉,怒喝一声:“小辈敢尔!”
接着,又有两道虚幻的白骨神魔虚影从他眼中跃出,朝苏越杀去,陈天伸手一挥,这两道又被送入了赵巧稚和苏梦蝶的神魂中,让他们两个也经受一次考验。
这下,那泰府真君似乎受了莫大侮辱,一拍座下王座,无数虚幻的白骨神魔跃出来,向青岛城杀去。
陈天却笑道:“道友难道不知道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吗?一个法术翻来覆去的用,有什么用处呢?”
一边说着,一边从身披的道袍中掐出一朵火苗,然后往其中吹了一口阴气,这一口,就占了组成他这具阴鬼之躯的元气的三分之一。
但是效果也极为显著,原本一朵火苗化为熊熊燃烧的幽蓝色火焰,陈天再往前一送,那火焰就晃晃悠悠往那些白骨神魔前飞去。
那位泰府真君看到这火焰丝毫不以为意,既没有气势,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威力。
哪知这火焰靠近那些白骨神魔之后,嘭的一下,重新炸为七朵小火苗,向七个方向飞去,片刻之间就附着在七个白骨神魔身上燃烧了起来。
原来,陈天在阴气组成的躯体看来,这无数虚幻的白骨神魔,只有七具是真实不虚的,其他的不过衍生出来的残次品而已,根本不具备什么杀伤力。
当那真火落到那七具白骨神魔身上时,那位泰府真君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无数法术发过来,想直接湮灭这些火焰。
可惜,已经晚了,那火焰一落到那虚幻的白骨神身上,顿时烧了进去,不像苏越的法术,根本打不到。
那位泰府真君似乎明白了什么,法诀一转,这次发出来的法术,不再带有丝毫的鬼气、煞气,只有单纯的阴气,企图借此浇灭幽冥灵火。
这种思路是对的,只是陈天又不是死人,怎么可能容忍,那些法术还没有靠近,就被身后那有躯体的白骨神魔收到他扛着的那面大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