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時刻
小說推薦王者時刻
徐鹤翔下场也是有备而来的。他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知名大神选手就觉得高人一个档次。在5队选手因为他下场BP变得从容起来时,徐鹤翔反倒没有这么轻松。尤其在看到6队选择的第一个英雄就反制到了他原本准备的思路后,越发谨慎起来。
对6队,他关注的早,私下里更有一些研究。因为这一队他特别注意的主要是何遇,而何遇这种指挥型选手,要研究他的想法和套路就得仔细了解一下他们这支队伍选手的构成。徐鹤翔因此很认真很职业地搜集研究了所能拿到的6队这些人的所有资料,他甚至比眼下这许多6队在青训赛中的对手还要了解6队。
比如6队的上单周沫,从线上赛打到现在,所用英雄几乎都是坦克英雄,这是一个只会打坦边的上单选手,这在数据统计中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出,但就是这一目了然的事,却就有很多人没有去做。这大抵就是非职业与职业的区别了,非职业的对手千千万,他们难以养成这样的习惯和意识。但是职业就不同了,KPL中固定的队伍和选手,让这样有针对的研究变得必须且富有成效。
徐鹤翔有这样的意识和习惯,但是他很清楚,6队中的何遇,非职业培养,却在这方面做的比很多职业队培养的新人还要出色。
这就要涉及这种事的第二层面了。职业培养的新人固然不缺这种研究对手的习惯和意识,但是,看数据统计、看战报,从中能看出什么,这就是又一项能力了。周沫只会坦边,这种一目了然的东西太简单,随便都看得出,但是选手的习惯、风格、技术特点,从这些信息中看出多少,就要看每个人的分析力了。
这一层面,何遇绝对优秀,这从6队针对性吊打之前的所有对手就看得出。
所以跟6队打真不能按部就班,自己最娴熟的打法,搁6队面前就不知有多少套路等着你去钻。大家常听的一句话是以不变应万变,可搁6队这,成了以万变应不变。这就造就了6队自己反倒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他们始终在针对对手做调整。
这种打法如果放到KPL,徐鹤翔觉得是不会成立的,但在这青训赛里却让6队如鱼得水。这是不同于大家常见并喜爱的那种一打多的技术碾压,这是战术碾压,凭自己高人一等的战术意识,分析能力,以及团队默契。
这些能力,青训赛中的新人是普遍不足的,但这期偏偏就出了这么一个在这方面能力十足的家伙。这其实跟一个王者跑去青铜局炸鱼也没多大区别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徐鹤翔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领教一下。毕竟王者的实力在青铜局里总是能打出16分的,真正的斤两还是得在王者局才看得清楚。
选好两个英雄,徐鹤翔等待着对面的回应。这手刘邦,上单、辅助摇摆;孙策则是上单、打野摇摆。两个英雄,已有三种位置组合,完全可以根据对面接下来选择调整定位。
6队很快给出了他们的应对。
杨玉环、猪八戒。
“孙膑?”看到这两个英雄后,孙膑这个辅助已然跳进徐鹤翔的脑海。这三个英雄一起,回复力惊人,能扛能打能游走,是一套在职业场也上得了台面的组合。
可现在才BP第一阶段,6队的英雄选择机会已经用完,这个显而易见的搭档孙膑是在找BAN吗?
徐鹤翔心中思量着,5队的诸位却都像是放弃了思考能力似的,只是看着他。
“拿百里守约吧。”徐鹤翔说。
刘邦、孙策、百里守约。
至此BP第一阶段结束,徐鹤翔已经亮出了他的三枚棋子。跟着BP第二阶段,先BAN先选到5队,徐鹤翔没太犹豫,第一BAN选择了孙膑。
6队既然已经亮明了有这种组合的可能性,又留出了BP抑制的余地,那就是一道模棱两可的双向选择。拿孙膑和不拿孙膑,肯定都在6队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可对徐鹤翔来说,禁孙膑已经是摆在明面上该有的操作,当然不会放过。这种不假思索也可以说是一种职业态度。
随后5队,第一BAN选择,干将莫邪。
徐鹤翔笑了笑。
这一BAN目的明确,就是害怕5队这边有了百里守约这个手长英雄后,再拿个干将,两个手长怪一起,后排真是保无可保,指不定啥时候就突然被两个手长技能一起打中直接暴毙了。不过想打出这样的配合,默契和视野缺一不可,哪怕是职业队来执行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徐鹤翔很理解6队这样的小心。这种套路,本就不可能有超高的命中率,但是一场比赛里出现个一次两次,那就可能是一个大节奏点了。核心C位直接被秒,那通常就意味着一场团战失利,6队限制一下这种可能,很合理。
不过这么努力地为后排着想,徐鹤翔自然要加深一步对后排的针对了。
“太乙。”他说着,5队的第二BAN选择了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这一BAN却是引起了6队这边何遇的些许警觉。如果对面想选择两个手长怪让后排突然暴毙的话,太乙真人其实起不到太大保护作用,毕竟这样的暴毙,太乙真人根本没办法掌握开大招的时机。所以这个辅助应该不在对方特别在意的环节内。可现在却选择BAN掉了太乙真人,是因为拿不到干将,准备换个思路?那这第二BAN……
沈梦溪,这是何遇原本的选择,是干将之外的另一个可以不受前排阻挡直接威胁后排的手长法师。可看到对方选择BAN掉太乙真人后,何遇隐隐觉得自己似乎被带偏了。
刘邦、孙策……
看着对方这两手英雄选择,想了想后,何遇终于调整了6队的第二BAN。
武则天。
6队亮出他们第二BAN的英雄后,5队比赛室这边,再次连裁判在内,所有人眼中露出惊讶。
兰陵王之后,第二次!
5队这边徐鹤翔安排思路时提及的一个英雄,被6队用BP化解掉了。
而这一次,徐鹤翔心中的惊叹要更多一些。毕竟兰陵王是6队第一手选择,有误打误撞的嫌疑。但是这手武则天的禁选,那就真是随着BP的深入逐步察觉到了5队这边的阵容思路,完成了一次非常有效的BP克制。如果没有这个意外,那么眼下5队第二轮的英雄选择,武则天正是要被6队首选的,就算6队这边把干将莫邪放出来,武则天也是5队法师的第一选择,可是现在……
沈梦溪?
这个英雄在徐鹤翔脑海中闪了一下。这是干将莫邪之后,配合百里守约直接蒸发后排的次选。但是这个选择,一定是在6队的计算中,他们想到了干将莫邪,就不可能想不到沈梦溪。
徐鹤翔顿时警觉,觉得不能出现这样一个完全在6队意料中的选择。
那么……
“弈星。”徐鹤翔说。
“啊?”队里中单惊讶,“这英雄我不是很会。”
弈星不是一个热门英雄,无论日常游戏还是KPL中,出场率都不算高。别说只是一个青训选手,就算是职业选手,一个出场率不高的冷门英雄通常也不会在自己日常的训练计划中。大抵都是战队明确要用到这英雄时,才会有针对性地进行练习。而这,是徐鹤翔这样临时下场无法解决的问题。若是早一点就开始备战迎战6队,早一点就开始让5队练习一些套路的话,此时会想到的弈星,大概也早一步就让队员练起来了。
“完全没用过还是?”徐鹤翔问道。
“用倒是用过,但用得不多。”5队中单说着。
“那就可以了,用意识弥补吧,让你打战士你不是更不会了?”徐鹤翔说道。他也有些无奈,他心里最优选,此时其实可以百里守约摆中路,然后再补一个战士输出。可眼下5队的选手却不具备这样灵活的换位性,这终究还是需要针对性练习的。
“貂蝉呢?也可以进场打输出啊!”5队中单看来却是对弈星很没自信,都逼得他开始思考,提供设想了。
“没蓝……也没经济了。”徐鹤翔说。
“哦对……”5队中单恍然,徐鹤翔早讲过他们这一局的思路和部署,而他们队的主要经济点也一贯是在双边的,他也是一时情急,基本点都忘了。
“放心吧,你弈星可以的。清楚自己需要做什么就行了。打意识,不要什么操作。”作为队长的杨淇,这时开口鼓励了一下。
“好吧。”5队中单发现也确实没有办法了,只能接受。
于是弈星亮出,锁定。
“这个少见啊!”
“这什么套路?”
弈星亮出,6队这边果然一片惊讶,大家纷纷看向何遇。
“突进,强留人?”何遇揣摩5队意图,孙策开船强突的情况下,刘邦飞行保护,弈星的核心当然是他的大招天元,用虚空棋盘将目标封锁其中。
“输出差了点吧?”苏格说道。
“弈星这短手,关也关不到后排呀。”高歌说着,弈星的大招笼罩范围颇大,时间也长。但是释放距离很短,需要2秒成型。优缺点都是相当明显。
“孙策打野,杨淇那再补一手吕布什么的?”周沫猜测。
弈星把人关住,吕布再往这里跳一个大,这想想确实挺毁天灭地的。
“有这种可能。”何遇点了点头,心中已将种种可能发生时,他们的阵容如何应对盘算了一遍。
“那射手就拿公孙离吧?”何遇看向苏格。
公孙离灵活,无论面对百里守约的远狙,还是孙策的进场强开,亦或是弈星的天元关人,都可以灵活的位移来应对。
“可以。”苏格点头。
“再然后……拿老夫子吧。”何遇提议。他说得是个上单位,可看向的人却是打野的莫羡。
”可以。”莫羡当然毫无意见。
“那这是莫羡打上单,我猪八戒打野,你兰陵王辅助?”周沫惊讶,刚说没两天的套路,这就要用上了?
“是的。”何遇点头。
“有点紧张。”周沫没有抗拒,也没掩饰心态。
“和师姐的杨玉环多联动。”何遇说。
“那必须的。”周沫点头。
“那就这样定了。”何遇说着。于是6队的最终两个英雄先出,阵容成型:老夫子、猪八戒、杨玉环、公孙离、兰陵王。
放一般人眼里,当然兰陵王更像打野,猪八戒更可能是个辅助。但是5队却足够了解6队的这几位。
“这上单能打老夫子?”徐鹤翔问杨淇,想做一点确认。
“他会当然还是会的……但我觉得,这局他可能是猪八戒打野。”杨淇到底还是更熟悉周沫。老夫子这英雄想充分发挥,攻击性要强,操作吃很多细节。周沫来打这英雄,怕是很难充分发挥,除非6队只把当一个开团捆人的工具,那未免有些太浪费这英雄了。同是上单的杨淇完全无法接受老夫子只是一个开团工具人。
“所以又是兰陵王辅助。”徐鹤翔点头。他对6队的印象有多深由此可见,用过一次兰陵王辅助他都记在心上。
“影响不大。”杨淇说道。
“那就拿吧。”徐鹤翔说。
于是5队也终于亮出了他们的最后一手英雄选择:露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