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克里斯前辈!”御幸盯着克里斯前辈,有些无奈。
他的想法,完全被克里斯前辈洞悉了,或者说被这对投捕洞悉了。
虽然御幸很清楚就算瞄准了,也打不到,这是根本性的挥棒速度不够的原因。
一百五十公里还是太快了,0.4秒的时间有多短,恐怕一般人不会有概念。
打个比方,人类眨眼最快也需要0.3秒,就知道这个球到底有多快了。
比眨眼多那么一丝的时间就要完成反应,辨别加挥棒,在高中阶段属于超纲题。
第一轮投完的结局就是,剩下的打者,没有任何一个的球棒碰到过球,哪怕小春在克里斯前辈和仙道看穿瞄准的球路之后,也是毫无办法。
旁边的观众,根本不知道说啥了!
第一轮打线,球棒碰到球的人,除了哲队只有伊佐敷做到,而且伊佐敷还是一定程度上,故意投给他打的。
伊佐敷虽然粗中有细,但是玩战术,就不行了,而且面对的还是克里斯前辈和仙道两个家伙。
如果说前世成宫鸣满球速147公里,是欧尼桑,伊佐敷这些打者能够勉强碰到,通过坏球纠缠几球的球速。
仙道就是像国友教练说的正常挥棒,球棒挥动速度太慢碰不到球的级别。
泽村属于傻眼状态,而降谷的小眼睛是闪闪发光的,崇拜之色已经溢于言表。
仙道的投球,让他看到了某些东西,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
第一轮结束,仓持和白州就只能等明天才能和仙道交手了。
不要以为这种单方面的屠杀没有任何意义,片冈教练可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青道的选手可不会那么容易就失去信心,习惯了顶级的速球,会给他们很大的提升。
就好像明川用一百六十公里的速球来让打者的眼睛习惯高速球一样。
顶级的速球本身就带着迷惑效果一般,不适应球速的人,如果面对一百六十公里别说出手了,当他的眼睛看到球的时候,球已经进本垒了。
和速球派投手对决,会提高动态视力的同时让眼睛看到比这个慢的球,就会看的非常清楚,不再会有那种突然的愣神。
同样的打者们也会意识到基本功,也就是挥棒速度的重要性。
挥棒速度更快他就会有更多的时间观察球。
世界上最顶级的打者,挥棒速度恐怕要比哲队快0.1秒以上。
所以一百五十公里在大联盟很难生存,0.1秒的差,就失去了让打者没有时间分辨球种以及好坏球的能力。
哲队面对一百四十公里不到的杨舜臣,不就是直接打爆?变化球有用吗?控球九宫格有用吗?几乎没用。
就是因为哲队多了0.1秒以上的观察时间,结果就是被对方压制和打爆对方的区别。
实际上哲队和成宫鸣这种介于140和150的投手才算是同级别的对决。
不要以为前世中,一次安打就是哲队输了,实际上,打者打率四层就是打者比投手厉害了。
一次长打正好是说明两人同级别,还是打者略微占优。
欧尼桑再次被三球三振,恐怕这是他打的最憋屈的对决了。
挥棒速度完全跟不上球速,如果卡着实际提前挥棒,面对这种对角级别的控球,他的技术又使不上来,没有任何办法。
这是片冈教练没有想到的,他没有在打击区看过仙道的球,对仙道的球数判断有了一些偏差。
不过哲队的气场是越来越大,和强投对决,才能让他发现自身的不足以及有直接的进步。
就像俗话说的,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反过来和高手对决哪怕是不可力敌的,每一次对决都会有着进步,而且进步速度飞快,就好像接触到了未知的世界,思想得到了升华。
哲队知道自己的下一个课题就是提高挥棒速度,以及和其他一样适应仙道的高速球,来提高声音本能的反应速度。
人的反应速度潜力,后天提升确实有限,甚至可以说几乎不能提高,但是没有经历过锻炼的人,都从未达到过自己的极限。
仙道可是中西教练找的国外的大师,(开训练馆的那种)给他量身定做的菜单,他的反应早已经达到了他的身体巅峰,并且保持着。
只不过由于注意力问题,实战中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哲队这种天然呆就不一样了,很容易就能高度集中的注意力,真的是有多少他能发挥出来多少。
目的是目的,对决是对决,仙道和克里斯前辈都没有任何放水的意思。
伊佐敷第二个打席打算再次用砍的方式打外角高的球,完全挥空,尴尬退场。
于是来到了哲队的第二个打席。
当众人期待着精彩对决的时候。
“咚!!!”
“好球!”
“打者出局!”
现实是残酷的,第二个打席,用一个内角的直球开局,随后依然是外角的直球,第三球再次投到内角的是今天第一颗变化球。
提前了出手时间,通过打击技巧勉强有点跟上直球的哲队,毫无反抗之力的对这颗快速指叉球挥空了。
“好球!”克里斯前辈在第二次三振哲队之后,一边给球一边夸奖道。
“克里斯前辈夸奖仙道了!”泽村在旁边有变猫眼的趋势。
对决的机会还有很多,所以减少对哲队的投球数还是必要的。
当然,这里面仙道本人有没有想早点打卡下班的想法,就不知道了。
解决了最麻烦的哲队,其他人就只能看着自己被解决掉。
期间仙道还故意降低一些球速,利用球威和刁钻的球路,让他们打成飞球滚地球之类的让片冈教练判出局。
小春今天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打席,料定了仙道两人不会对他投变化球,用自己的球感找准了直球,但是球棒瞬间炸裂,强悍的球威让球就那么在本垒前停了下来,克里斯前辈可以说往前一步就能轻松拿到的位置。
小春突然意识到,这几天的练习,他的木质球棒够不够用的问题……。
克里斯的配球思路非常清晰,从第二个打席开始,暂时只对御幸和哲队投变化球。
第一天也顺利的以无安打结束,而哲队和御幸两人都吞了三K。
其他人或多或少的碰到了球,这明显就是针对,而且还是前天决赛的现学现卖……。
这可把伊佐敷前辈气坏了,虽然他知道这是给他加强练习效果。
而哲队的煤气灶感觉关不上了。
第三个打席仙道对他试投了变速球。
仙道的变速球,现在看来非常好打,还是那句在没有和直球的将近四十公里的速差的话。
哲队的第三K就是变速球拿到的。
四十公里真的是噩梦搬得速差,哲队球棒都挥到头了,变速球还没进本垒。
150加和110公里的球整整差了0.2秒。
哲队在提前挥棒的情况,用0.2秒到0.3秒的挥棒速度,按球0.4秒后进入本垒的时机,去打0.6秒才到本垒的球,怎么可能打得到?
更不要说之前,还充分受到了内外角的干扰了。
也是哲队果断,如果换一个片冈教练在稻实战之前说的,对挥棒迟疑的人,恐怕他还没开始挥棒球已经进本垒的。
对于高中生来说,这种级别的速球,脑海中只要有变化球闪过,那么就只能目送,连挥棒都做不到。
就像三年级夏天击溃药师的天久光圣,最高速150,均速估计也得有145左右,差不多或低或高的来回偏移,加上变态级别的滑球,状态上来之后把药师折磨成啥样。
这个时候的仙道明显就是那个时候加强版的天久,直球均速至少快了五公里,指叉球要比他的滑球还变态,更不要说还有40公里速差的变速球。
第一天,仙道仅仅用了四十六球就完成了十九个打席的指标,游刃有余的养生球能气死一群人。
随后就去打击练习他就解放了。
片冈教练的安排就是这样,再没有人,哪怕是青道的OB都没来的情况下完成对决。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号的训练指标也完成了。
只剩下六号最后一天,之后就要赶往酒店等待七号的甲子园开幕。
四天,无安打!
而且看样子第五天依然会是无安打。
最强的哲队,也是最惨的,生生吞了10K。
不过哲队的进步也是最明显的,你说不上来每项提高了多少,比如反应挥棒速度之类的,也没有生生提高一个级别那么夸张,但整体实力提升是肉眼可见。
进步最少的反而是被针对第二狠的御幸,这家伙现在对于打击真的没有那么热衷,哪怕心理知道,但是身体真的不乐意啊!
要他为了打击能力拼命,估计得等前辈们引退了。
其他提升最少的,就是恶友组的另一位仓持了,这个贪心的家伙,还是啥都想要,左右切换的打击,跑垒,守备,没有提高也是没办法的事。
其他人算是半斤八两,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这些技术已经成型的选手,能提高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刚刚你们在说什么?春市!
我听到亮桑说你太嚣张了!”吃完午饭准备遛弯的仙道,看到小春和欧尼桑,仓持在一起说了些什么,于是好奇的问道。
“哦!之前我在找秒表!
然后大哥告诉我在仓持前辈那里!”
“嗯嗯!然后呢?”
“然后,仓持前辈在玩,让秒表刚好五秒停下的游戏!”
“时间差游戏嘛?这可是需要很好的时间感的!”
“嗯!可是仓持前辈按不到,大哥就抢了过去。”
“亮桑的话应该很容易吧?他的打击那么精准!”
“并没有!还说是秒表坏了呢!”
“哈哈!是亮桑的风格!之后呢?”
“之后我一时好奇……”
“不会吧!你也玩了?结果是你按出来了被亮桑发现了嘛?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错过了这么好玩的事情嘛!”
“仙道君!”
“好了!把秒表借我一下!”
“……!”小春被仙道的反差弄得无语了。
不过不耽误他将秒表交给仙道,这货偷偷巡视了一圈,防止被突袭了,特别欧尼桑,现在他心情肯定不好……
然后开始也开始了……
“嗯!5秒03嘛!”
“嗨!五秒!”
“好厉害!仙道君!”
“哪里厉害?你不也是两次就完成了吗?”
之后小春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早,真正厉害的还在后面,之后仙道连按了五次全部都是丝毫不差。
“给你!”而连续成功意味着仙道也对这个小游戏失去了兴趣。
“仙道君!你要出去吗?”
“嗯!之后我没事了嘛!
我约了原田桑见面,他一直想和我在试下去出去见一面弄得好像约会一样。
毕竟明天就要出发了!就要去看前辈们梦寐以求的甲子园是什么样的。
所以今天是他毕业前最后的机会也说不定!”
“哦!那么路上小心!”
“再见!”
离开的仙道不清楚的是,下午仓持可被欧尼桑欺负惨了。
欧尼桑毕竟刚刚伤愈需要恢复,加上之前的小矛盾,狠狠地操练了一番。
青道这一周的时间,不仅仅打击进步,欧尼桑伤愈归队,真正值得开心的是丹波桑的完全复活。
高昂的斗志,偶尔出现好打的球路也完全消失,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说是青道当之无愧的王牌。
靠两个一年级打天下的时光也要宣布结束。
而且泽村这货经过克里斯前辈的亲与调教,外角球也只是偶尔能投到。
四名投手,在甲子园的连战中,至少体能是不会出现问题,更不会有燃尽的可能性。
既然已经拿下了甲子园的门票,青道自然是冲着顶点去的。
而且整个队伍在经历甲子园期间,会获得怎么样的成长,特别是投手阵,将是今年他们夏天最后能走多远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