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武爭鋒
小說推薦儒武爭鋒
秦枫听到蒙攸月的话,他忽地就笑了起来。
心里不踏实?
秦枫要是告诉了她一切的真相,这位蒙家大小姐估计心里要更不踏实了。
但秦枫并不敢多说,完全是因为害怕提及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真相就会引来 一些大能的窥伺,反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的秦枫,实力连先天境都不到,在数十亿人口的修真地球上,一点都不起眼。
即便真的有上界大能窥伺整个修真地球,也很难发现秦枫的踪迹。
毕竟秦枫的实力虽然很妖孽,后天境可以吊打先天境,但先天境在可能境界都要超越天人五境的大能眼中,无非是蚂蚁和大只一点的蚂蚁而已。
但如果秦枫开口说了一些修真地球上的人绝对不会知道的秘密,等于是把自己变成了几十亿人当中的一个特殊异类,想不引起上界大能的关注都很困难。
秦枫不会对这种事情抱有侥幸心理,上界神灵不仅能逆转时间长河,还能够封禁整个太始星域,就是整个太阳系,让秦枫都只能用魂魄回到地球上,有任何更匪夷所思的手段,秦枫都不会觉得奇怪。
毕竟当初在地仙界时,面对昭明剑域的剑气分身,还不是天仙修炼者,只要提到名字或是与昭明剑域有关的事情,都有可能引来剑气分身的隔空刺杀,更何况是比天仙更强的上界大能。
这也是秦枫为什么回到修真地球之后,手段虽然有点出格,但并不会过分的原因。
蒙攸月心有余悸地接过秦枫递来的啤酒,喝了一大口,忽地秦枫就没来由地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问题。
“蒙攸月,今天,不,昨天之前,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吗?”
蒙攸月摇了摇头。
秦枫又沉声问道:“那你见到我,有没有觉得曾经在哪里见过?”
蒙攸月又摇了摇头。
要不是她知道秦枫并非是什么借机搭讪的登徒子,肯定会觉得这是手段拙劣的搭讪技巧了。
蒙攸月认真地想了一想,她看向秦枫郑重说道:“我之前并没有见过你,也对你没有特殊的印象。不是托词,是真的!”
秦枫这才点了点头,看起来云淡风轻,眼神之中却有过一丝黯然。
蒙攸月却是好似想起了什么,她沉声说道:“不过,你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仅仅只是感觉而已,让我觉得……我可能之前跟你认识。”
秦枫笑了笑说道:“相见恨晚?”
蒙攸月抬起手来,用力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笑骂道:“臭不要脸!”
忽然身边就有人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哎呀,蒙妹妹,真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啊!”
秦枫听得那声音油腻渗人,不禁抬头看去,果然就见到一个身穿貂皮大衣,里面却光着上身,一副放浪不羁模样的黄发青年。
他手里端着一只五颜六色鸡尾酒的高脚杯,身边跟着环绕着一大圈的莺莺燕燕,狂蜂乱蝶,皆是衣着暴露,浓妆艳抹,隔着面前那座酒瓶垒成的小山,秦枫都感觉被那胭脂粉冲鼻子,想打喷嚏。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这样比较起来,秦枫看蒙攸月身边那些个朋克风的朋友,尤其是一大群想放倒他,结果被他给放倒了的二五仔们就可爱多了。
秦枫不禁开口问道:“这人是谁啊?”
他话音刚落,那穿着貂皮大衣,围着雪白狐狸尾巴领子的黄毛青年就狞笑了起来:“哎呦,这是蒙妹妹新招的小白脸吗?模样不行,眼力也不行啊?”
他身边的狐朋狗党们纷纷起哄道:“无双少爷都不认识,这在江城是怎么混的?”
“连我们少爷都不认识?真是长见识了!”
“这小子怕不是才从乡下进城的吧?还有人不认识咱们少爷?”
秦枫皱了皱眉,倒不是他装逼,他是真不认识这一号非主流的黄毛。
蒙攸月在一旁解释说道:“西门无双,西门家的小儿子,最是……爱玩,反正什么坏事他都沾着一点。”
秦枫听到蒙攸月的话,不禁笑了起来:“纨绔子弟,败家子,是吧?”
蒙攸月微微一愣,因为秦枫不是低声说的,是直接正常说出来的。
当着西门无双的面说的,这是要挑事啊!
果然
,西门无双的脸色就变了,但他旋即大笑了起来:“蒙妹妹,我们西门家跟你们蒙家是世交啊,你身边这个小白脸,不懂规矩啊!”
蒙攸月直接淡定,毫不客气地说道:“世交,嗯,世世代代见面就打架的那种世交!”
西门无双的脸色“唰”地就挂不住了。
两家关系不和,现在只要稍稍了解一些江城情况的人都知道,普通人都知道,几乎不是什么秘密。
可西门家是西区的执法会主席,蒙家是东区的执法会主席,大家名义上都受江城的城主府制约,都是一张桌子上的同僚。
基本上的面子还是要照顾的。
可是像蒙攸月这样直接在半公开场合撕破脸的,还真不多见。
西门无双微微一愣,旋即冷笑了起来:“蒙妹妹,既然你这样不待见我们西门家,那我们西门家可就有点道理想跟你说道说道了!”
蒙攸月冷笑一声,抬起手来,“铮”地一声,直接就把斩刀给搁在了卡座的沙发上,她冷笑道:“来,说理奉陪,打架到底!”
西门无双身后,蓦然就站出两名气息浑厚的宗师境强者出来。
这两人虽然是便装,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宗师境界。
对方既然敢来挑衅蒙攸月,必然是有备而来。
与此同时,整个舞池里的音乐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蒙攸月和西门无双这边。
西门无双笑了笑说道:“蒙攸月,你接近宗师境了,你把我打伤了,我爹不会放过你。若是我这两个仆从下手没个轻重,把你给打伤了,你们蒙家也不会放过我,不如这样吧……”
西门无双眯着眼,看向蒙攸月身边的秦枫:“看你身边这个小白脸,也是个练家子,要不让他跟我身后两个奴才过过招?”
他戏谑道:“放心,我会让他们把境界压制到先天境界,而且只出一人参战。”
他攥着手里的酒杯,笑道:“输了的,也不要怎么样了,事情搞大了伤和气,平白无故让其他势力看我们两家笑话。”
“就到对方桌上陪对方喝一杯酒,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