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老君的震惊是因为他没有想到这柄破锤子竟然真的很重,却并没有认为他拿不起这柄锤子来,因为他还有念力没有使。
相比于自身丹田里储存的元力来说,念力才是更强大的存在,那是凡间亿万信徒每天每夜甚至是每时每刻送出来的信奉之力!而且可以储存。
这样的力量储存起来可就了不得了,这等于是亿万个人时刻都在替他修炼,再把修炼出来的元力送给他供他使用,何止千倍于自身的元力?万倍也不止。
他当然不相信动用了念力以后仍然动摇不了这只锤头,于是暗中把剩余的所有念力都用了上去,再次一拿,这次他是彻底傻眼了,因为还是不行。
竟如蜻蜓撼石柱!
此时雷神索尔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有没有上来试试的?没有就认输了算了。”
天庭这边的主客原本都想看太上老君如何安排,老君没说话之前如果谁冒冒失失地上去了,即便是拿起了锤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万一老君想自己出这个风头呢?你抢了他的风头,那不是得罪了老君?
然而却看见老君一脸木然地不知道想着什么,玉帝就沉不住气了,问道:“老君,你看咱们这边有谁能上去试试?你尽管吩咐。”
言外之意,就是这场较量是你老君提出来的,你得继续往下走啊。
老君这才回过神来,表情凝重道:“等一下二郎真君吧,若是二郎真君都拿不起来,别人也就不用拿了。”
在征得老君同意之后,比干把老君的话翻译了过去,索尔不屑地走回了座位,拿起一只蟠桃来说道:“那就等你们一会儿,希望你们不是有意拖延。”
话音未落,二郎神牵着哮天犬器宇轩昂地走了进来,天庭一方众人的精神尽皆为之一振。只看二郎神这排场就不输于阿斯加德的奥丁,肩头停着逆天鹰,脚下跑着哮天犬,虽然一样只有一只,但是谁敢说逆天鹰不是两只乌鸦的对手?谁敢说哮天犬咬不过两头恶狼?
哮天犬很通人性,就好像猜到了众人的心思似的,一边在二郎神身后小跑,一边盯着那两头恶狼看个不停,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众人均知狗要咬人之前都会这样咕噜一阵,当然咬狼也是一样。
那两头狼也不白给,恶狠狠地盯着哮天犬,呲出来锋利的狼牙,似在等待时机扑上去咬死这条恶狗,又或是等待主人下令才好进袭。
二郎神的身后还跟着一名美女,眉若春山、眸若秋水,顾盼之间彰显端庄秀丽,行止之际更见娉婷多姿,正是有着天庭第一美女之称的月宫嫦娥。
二郎神和嫦娥走到玉帝面前,嫦娥万福请安,请示玉帝安排,二郎神却是傲然点了点头,就算是跟大舅见过礼了,问道:“这么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么?”
二郎神跟玉帝的关系始终不好,因为当初就是玉帝下旨把他母亲压在了桃山之下。哪有亲哥哥对亲妹妹这么狠的?不就是嫁了一个凡人么?那是我爹好吧?
即使后来劈山救母之后这对甥舅也还是格格不入,除了上一次玉帝找二郎神帮忙捉拿孙悟空之外两人之间基本没有来往。
玉帝这时候也顾不上外甥态度不好了,先让嫦娥给每一位贵客斟酒服务,然后简短地把事情说给外甥听,并强调这场比试是老君的主意,二郎神随即给老君行礼,玉帝他可以不尊敬,但是不能不尊敬老君,否则就有欺师灭祖之嫌。
老君微笑表示受礼,然后就把那锤头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并且叮嘱杨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杨戬斜睨了奥丁和索尔等人几眼,然后才走向那柄锤子,到了锤子面前停下,一遍仔细打量锤子的模样一边说道:“这世上还有这么重的兵器么?我怎么不信呢?”
索尔听不懂杨戬在说啥,不过看对方的神色就知道是不相信锤子会很重,就不屑道:“光说有什么用?你倒是拿啊!”
二郎神本来就不喜啰嗦,他才懒得听比干翻译,猜想索尔就是在催促,当即伸出一只右手握住了锤柄,喝了声:“起!”
然而那雷神之锤竟而纹丝未动,这下天庭的众人全都傻了眼,二郎神也不禁大吃一惊,这世上还有我拿不动的兵器么?
要知道二郎神在三十三天仙界里面绝对是第一神力,排在他后面的才是哪吒、雷震子和巨灵神。虽然哪吒等人并没有跟二郎神有过比试,但是曾经的孙悟空就是一个试金石,把他们的力量都试了出来。
孙悟空打巨灵神直接力量碾压、雷震子和巨灵神差不多,哪吒能跟孙悟空斗上一百回合,但终究也是气力不敌,只有二郎神能跟孙悟空打成平手甚至还略占上风。
所以太上老君那句话是对的——如果二郎神都拿不起这柄锤子,天庭就没人拿的起来了。
见此情景,原本那些跃跃欲试想要上来一逞英豪,打脸阿斯加德众神的神仙们全都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没上去,不然打的就是自己的脸了。
二郎神却没有立即认输,围着那只锤子走了两圈后停住脚步,陡然睁开了额头上那只竖着的天眼,毫光毕现,紧接着一道金光射在了锤子之上,这一看就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二郎神的天眼可不是寻常神仙的竖目可比,其中蕴含无穷能量,功能主要有二:一是与照妖镜相仿,能够辨明事物本源,看清迷障幻象,任你是得道神仙幻化任何人物都能一眼识破假相,又或身处妖魔鬼蜮布置的妖氛鬼气迷阵,能够一眼找出破解之法;
第二项功能就有些类似于后世现代人研制的激光了,就好比刚刚他射出的那道金光,能够开山裂石,洞穿世上最坚硬的物质,譬如灵石。
刚刚他用金光激射锤子,并非是想毁坏这把锤子,而是想要测试一下锤子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就好比后世现代人的物理算法一样,要知道重量得先知道密度。知道了密度和体积,自然也就知道了重量。
但是他这一测试下来心就有些凉了,这锤头的材料竟然是产自混沌宇宙!
二郎神没有去过混沌宇宙,但是他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是他用天眼都无法损伤的材料,就一定是混沌宇宙里土生土长的。
混沌宇宙里的材料亦有多种,他无法判断这把锤子是用哪一种材料制成的,因而没法计算它的重量,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全力一试了。
想到此处脱了身上的披风,在雷神之锤旁边扎了个马步,运气一周天,然后双手同时握住了锤柄,即便是外行也能看得出来,这一次他是打算奋尽全力了。
蓦然只听他大喝一声:“起!”同时双腿陡然蹬直,上身猛然向上抬起,这一次,人们有目共睹那柄锤子竟然被他提起了几寸!
然而他终于没能挺直腰杆,那把锤子也没有被他拎起甚至举起,反而是松开了双手,那锤子重重地落在了玉石地面,只震得整个天庭都在颤抖摇晃,所有桌子上的杯盘碗碟悉数跳起掉落,幸好那些餐具都是玉石所制,倒是没有跌碎,只是一时间清脆之声不绝于耳。
“我输了,这锤子我拿不起来!”二郎神颓然看向老君,主动认输了。
这就是二郎神的高傲之处,若是换做别人,此刻未免会与对方争辩——我已经把它提起来几寸了,哪怕只提起来一寸,也是离开地面了不是?
但是二郎神没有这么做,而是坦然认输。天庭这边的神仙顿觉脸上无光,反而是阿斯加德众神忍不住为二郎神鼓掌喝彩。
敌人的掌声彩声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是杨戬的作派赢得了阿斯加德众神的尊重;另一方面,阿斯加德众神心里有数,知道杨戬的力量也是够大了,仅次于索尔而已,比他们这边的其他强神都强。
杨戬却仿佛没有听见掌声和彩声,更无视阿斯加德一伙人,力气不如你们不等于打起来也不如你们,躬身向老君行礼道:“晚辈无能,有负师伯祖期望,晚辈告辞。”
二郎神何等高傲,此时当众丢脸,让他待下去还不如杀了他,就在此时,忽听“咕噜”一声闷吼,哮天犬忽地一下窜了出去,直扑奥丁脚下左边的那头恶狼。
哮天犬通人性,主人没能拿起那柄锤子来,它也跟着难受,就想四处寻找一个撒气的对象,正好看见那头恶狼咧着大嘴嘲笑,哪里还忍得住?当即扑上去就咬。
那头嘲笑二郎神的恶狼也是有名字的,叫做库力奇,它早就看哮天犬不顺眼了,这特么什么狼狗?也不支棱耳朵,也好意思在外面混?眼见哮天犬扑咬上来,立马迎上去开咬。
旁边另一只叫做基利的恶狼当然也不能坐视,它和库力奇一向是打仗亲兄弟,上阵好基友,怎能眼看兄弟和一只狗撕咬?当即也冲了上去。
于是两狼一狗瞬间撕咬到了一起,只咬得鲜血横飞,毛发飞舞,也不知道是狼血还是狗血、狼毛还是狗毛。把个蟠桃盛会搅得一塌糊涂。
一个威严的女声忽然响起:“这里是怎么了?怎么成了斗兽场了?”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两个气度无比高贵的妇人出现在会场的后月亮门间,左边一个正是王母娘娘,右边一个是王母娘娘的闺蜜,骊山老母。
杨戬看见姥姥不高兴了,立马打了声唿哨把哮天犬叫了回来,奥丁那边也不想节外生枝耽误时间,就也召回了两头忠狼,一场狼和狗的比拼告一段落,后来西方人为了纪念这场有趣的战斗,把英语中的“很久很久以前”就念成“狼狼恶狗”,实属一语双关,此为后话,一笔带过。
玉帝连忙起身,迎了王母到主席,把最尊位子让给母亲坐了,又安排骊山老母陪坐次席,他坐到了第三尊贵的位置上,把眼下的情况给王母讲了一遍。二郎神却在这个过程里带着哮天犬离开了会场,想来是回他的灌江口去了。
王母听完玉帝的讲述便即忧形于色,转头看向旁边的骊山老母,意思是你仙武双修,对此事可有办法?骊山老母也只微微摇头,二郎神拿不起来的锤子谁都拿不起来,这事没办法。
王母就叹了一口气,正要说话时,忽听“啊”的一声尖叫,却是嫦娥所发,连忙问道:“嫦娥,何故惊声喊叫?”
嫦娥原本正在奉玉帝之命给阿斯加德众神斟酒,此时指着贵宾席间一个缺了一条手臂的人说道:“他刚刚摸了我一下!”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那个缺了右臂的男子,玉帝和比干都记得此人叫做提尔,也是奥丁座下众强神之一。
对于提尔咸猪手嫦娥这件事,阿斯加德众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实提尔并不是很色,只不过他司职战争之神,专门负责挑起战争,所以说他摸嫦娥那是再正常不过了,不摸怎么引起对方的怒火进而开战呢?
王母娘娘却是气得脸都白了,不看任何人,只问玉帝:“咱们天庭里的女人都死绝了吗?用得着嫦娥到这里来伺候外人?”
玉帝不敢顶嘴,只能低头挨训,王母却不肯就此罢休,说道:“从前那个天蓬元帅调戏嫦娥,你是怎么处置的来着?老身倒要看看今天你如何裁决此事。”
玉帝心说老娘啊,这可不一样啊,猪刚鬣是自己人,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人家是外国人,咱们处置不了啊,万一激怒了对方,对方直接就把天庭占领了,到时候咱们娘俩都得变成阶下囚。
可是这话又不能说在当面,只急得玉帝抓耳挠腮,快赶上孙悟空了。
那边奥丁也在训斥提尔,却不是说他不该摸嫦娥,而是应该先把李智云的下落搞清楚再说别的,“做事要有轻重缓急!现在我们既然已经跟人家赌赛了,你乱打什么岔?”
索尔和提尔都是奥丁的儿子,虽然在他们的种族没有孝顺一说,孩子可以跟父母无限顶嘴,但是奥丁的身份却是阿斯加德最尊,所以提尔听了只有认错,“是我莽撞了。”
玉帝见状就想见好就收,反正嫦娥只是被摸了一下腰部,也没损失什么,对方首脑既然已经在教训独臂人了,这事儿就此揭过岂不皆大欢喜?
但是他又不敢跟母亲表明这个态度,母亲那意思谁都看得出来,是要按照猪刚鬣的标准惩治独臂人,正为难时,却听奥丁说道:“这第一场比试我们已经赢了,太上老君,你有什么话说?”
太上老君正要开口,忽听旁边一个声音说道:“谁说你们已经赢了?我同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