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嚯,好家伙……”
少年惊叹一声,长枪向前一探,正戳中了那支短戟的小枝之内。
“给我去……”他大喝着,双臂用劲,便试图将那短戟重新抛回去。
然而,他很快发现,对方力量极大,远胜于他,纵然他此刻双臂中运起了十成的力量,却也只能稍稍减缓那短戟飞来的速度,更别提要将其改变方向,朝典韦扔回去。
“吱……”
枪头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轻响,紧跟着,那如白玉一般的枪杆,瞬间被短戟飞来的巨大力道,直接带弯。
少年死死握住长枪不放,使得这枪杆转眼就被短戟拉扯得变成了一个圆弧,枪头往回弯了过来,几乎就要来到了少年的面前。
“呵……”少年脸颊憋得通红,咬紧牙关,强忍着双手虎口传来的撕裂般的剧痛,也不肯放开。
好在那短戟虽然裹挟巨力,可毕竟是飞在半空中,上面所带的力量,很快就消耗殆尽。
“给我回去!”
伴随着一声略带沙哑的嘶吼,只见少年手中的枪杆,忽然发出了“蹬”一声响,少年的力量,加上这枪杆的弹力,二者结合,当即将那短戟往回抛掷过去。
“好枪。”典韦和程良同时发出一阵惊叹。
面对这呼啸而来的短戟,典韦不慌不忙,身子向后两步,那短戟正好飞到了面前,他伸手一抓,从侧面便抓住了短戟的戟柄,随后身体转动一圈,便轻易化去了短戟飞来的力道。
“好家伙,你武艺平平,兵器倒是不错,比元让和妙才的长枪都好,我就替他们取你回去。”
典韦放弃大猛,挥舞双铁戟,攻向少年。
“呼……呼……”少年气喘如牛,方才那一击,已经让他耗费不少力气。
“好个典韦,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勇猛,倒是我轻敌了。”
他心中正思忖着,典韦的身形,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噔……”典韦一戟劈砍到了少年的枪杆上,少年也被这一击直接震得向后连退了七步。
典韦欺身而上,双戟先后劈出,锁定了少年面门。
少年顿觉被一股强大的气势所包裹,这股气势,虽是无形,可却让他浑身汗毛直立,恍若是面对一头洪荒巨兽一般。
“这……这就是百战猛将的杀气么?”
少年全身微微颤抖,竟至于一时间无法提起反抗的念头。
“那位兄弟……”刚刚被三名曹军将领绑缚起来的程良,看到这一幕,急得直跳脚。
就在典韦即将冲到少年面前时,大猛却在这时追了过来。
“大壮,别跑,再跟我打……”
典韦无奈,只能回身迎战,那少年本欲上前相助,不过扭头却看到了正被三名曹军将领推搡着往城内走去的程良,当即拍马追去。
“受死!”
他一枪刺出,穿透其中一名敌将的喉咙,鲜血狂洒,溅到了程良和其他两人的身上。
“啊,他追来了……”
另外两人惊惧交加,急忙抬手反抗。可程良虽然双手被缚,双腿却依然活动自如,他抬起一脚,便将一人踹翻在地。
“老蒙……”仅剩的一人,本能地要上前扶住那人,可仅仅这一瞬间,少年的长枪便如影随形,刺穿了他的胸膛。
“唔……”伴随着这人的身躯轰然倒地,少年长枪一挑,便割断了程良身上的绳索。
刚刚被程良踹翻的那名敌将,这下彻底慌了神,连滚带爬地往城内逃去。
“狗贼,想跑?”程良愤恨无比,他随手捡起地上一杆长枪,用力一掷,那长枪呼啸一声,正中那敌将后背,将此人牢牢钉在了地面上。
“呸……什么东西,也敢来帮我。”
程良虽只剩下一只手还能活动,却也丝毫不慌,他捡起了自己的追魂戟,他用一只手,作出了一副抱拳的模样,对着少年行礼。
“这位兄弟仗义出手,在下程良谢过了。待我杀退敌军之后,再请阁下喝酒。”
少年似乎也很是欢喜,哪怕他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可说话的语气之中,也多有欣喜之意:“程将军客气了,家父自幼教导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下虽然不是行伍之身,可对付国贼,在下岂敢落于人后?”
“说得好,哈哈。”程良赞叹一声,不过很快他脸色一变:“诶?阁下的声音有些耳熟啊,咱俩以前是不是见过?”
少年急忙摆手:“不不不,在下虽然久慕将军威名,可是……可是从未有幸得见,世间相貌也多有相似者,何况声音?”
程良听他这句话,明显是刻意将声音装作有几分沙哑,心下愈发诧异,可便是这时,传来了大猛的一声呼喊声,顿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只见大猛的玄天银光斩已经掉落在了地上,而他那庞大的身躯,被典韦先是一肘击中胸膛,随后一腿踢飞出去。
程良顿时急了,顾不得自己只有一条手臂,提起追魂戟便冲了过去。
“将军等等,我也一同去……”少年紧紧跟上。
不远处,典韦的副将看着试图去救援大猛的二人,眼珠一转,嘴唇一咬:“胜利在望,切不可叫他们坏了大事。咱们一拥而上,好歹替典将军先拿下了那个大猛,随后再合力取程良和那少年的性命,我等便可胜券在握了。”
“啊?要对付那个大猛?这……”
众将看了看周围不少被砍成两段的尸体,又看了看大猛的那把大砍刀,不由地吞了吞口水,心生胆怯。
副将怒道:“眼下这等局势,你等还要贪生怕死不成?”
说完,他自己一挥兵器,就朝着大猛攻了过去。其余将领,面面相觑,随后叹息一声,强行鼓起几分勇气,各自领着一队兵马,也都一齐杀向了大猛。
典韦忙喊道:“不许伤他性命,必须活捉生擒,否则军法从事!”
而这一段时间里,程良和那少年,已然追了过来,一枪一戟,攻向典韦。
“来得好,我一起杀了你们两个再说。”
典韦被迫和自己的挚友战斗,早已是憋了一肚子火气,这时正好统统发泄到他二人身上。
他虽是以一敌二,可是程良折了一条手臂,武艺自是大大不如之前,那少年枪法固然精湛,但力量比起典韦,又相差太多。
因此,纵然是两人联手,却也根本奈何不得典韦,反而很快就被典韦占了上风,将他二人打得险象环生。
“可恶……我难得单独统领大军一次,难道就要以大败收场么?我不甘心……我一定要赢啊……”
程良几乎将嘴唇都咬出血来,双眼之中,也布满了血丝,手上的招式,也变得只攻不守。最奇特的是,也不知是他已经习惯了单手战斗,还是一时激愤之下,忘却了左臂的疼痛,此时程良步伐灵活,招式毫无乱象,根本不像一个被废了一条手臂的人。
“系统提示:程良受伤,触发‘血煞’特技,因受伤而降低的武力暂时恢复,同时当前受伤程度,使其提升3点武力,并且降低典韦1点武力。程良综合武力提升为105点,典韦综合武力变为108点。”
典韦只觉得这程良忽然之间,变得凶狠非常,与之前那病怏怏,因为重心不稳而导致走路都有些不稳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这家伙怎么回事?怎得比没受伤之时还要勇猛?”
他这一时分心之下,被少年抓住了机会,一枪拍开了他的其中一支短戟,枪头向上一挑。
典韦瞬间反应过来,赶忙将头往一旁侧过去,可即便如此,下巴上还是被枪头划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
“好刁钻的枪法……”典韦心中暗暗惊讶。
不过他很快已经醒过神来,将短戟一提,轻松便架住了少年准备再次攻来的长枪,用力向一旁撇开。
“去……”
少年的力量,毕竟与典韦相差悬殊,被他这样一拽,长枪直接脱离了自己的手心,被远远地甩飞出去。
典韦正要趁胜追击时,程良的追魂戟却已刺到了面前,逼得他急忙收回双铁戟前往抵挡。
而趁着这个空档,少年策马狂奔,穿梭于万军之中,想要去取回自己的长枪。
两名曹军武将看到他丢了兵器,心头大为惊喜,忙不迭地朝他这边杀来。
“兀那贼厮,速速受死。”
两把兵器,一左一右,同时攻了过来,少年身形一顿,双手一扯缰绳,将那乌黑战马,高高勒起。
“唏律律……”战马嘶鸣着,前蹄高抬,纵身向前跃出数步之远,不但躲过了两人的攻击,还顺势跳到了长枪所在的地方。
战马落下之后,少年身子下俯,取回兵器,紧跟着一招回马枪,便结果了其中一名敌将。
另一人见状,自知不敌,慌忙逃窜,可少年岂会让他如愿?
黑马撒开四蹄,很快便追上了他,少年一抬手,便让他步了自己刚刚那名同袍的后尘。
“几个跳梁小丑,也想来争功,不自量力。”
少年嗤笑一声,拍马再次上前迎战典韦。
“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不但是你,你们这几万人马,统统要死!”
程良面容狰狞无比,声音也变得令人十分不适。
典韦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的模样,心中大感不快:“娘的,我堂堂丈夫,岂能被你这等家伙欺凌?拼了。”
他见到程良的追魂戟从天而降,狠狠劈来,当即身子一闪,待那追魂戟落到自己面前时,双戟同时探出,一把将追魂戟拍了下去。
巨大的反震力量,让程良浑身都为之一颤,而就是这短短的时间里,早有准备的典韦,飞起一脚,将他踢得向后仰倒。
“休伤程将军……”少年已然再次杀来,长枪一抖,从背后直刺典韦后心。
典韦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单手持戟,反手向后一拍,便化解了他这一击,而与此同时,他的另一支短戟,也已刺到了程良的面前。
可偏在这时,一柄长刀,忽然从一侧直挺挺朝他飞来,典韦急忙一个空翻,堪堪避开。
抬眼望去,赫然便是大猛。只见他的身后,躺着刚刚前去围攻他的那三名曹军武将,以及他们率领的数十名士兵的尸首。
“你敢伤程家大哥,我要打你,狠狠打你,给他出气。”
大猛一边嘶吼着,一边连人带虎,好似流星一般迅速冲了过来。
典韦用手中短戟,随手挑起了地上的一件兵器,朝大猛掷去,不过大猛只是用大砍刀随意一拍,便将那兵器拍飞出去。
就在典韦还想故技重施的时候,程良已经翻身站起,而那少年也再次攻杀过来。
“系统提示:王悍当前斩杀一百六十三人,因此特技‘恫吓’提升的武力值变为3点,降低典韦的武力值,也变为3点。大猛当前综合武力变为104点,典韦综合武力变为106点。”
少年的长枪最先杀到,典韦一戟将他荡开,程良的追魂戟又紧随而来,劈向他的腰间,典韦双戟同出,格挡住了这一击,随后刚刚运起力道,将追魂戟撇开,大猛的那把大砍刀,又已经悬到了头顶之上。
典韦大惊失色,急忙身子一蹲,就地一滚,那大砍刀正落到了他身边的一块石头上,那石头当即炸裂开来。
“去你的吧。”程良眼疾手快,以戟做棍,狠狠砸中了典韦的小腹之上。
“咔……”一声脆响,典韦只觉胸口之中,顿时剧痛不已,显然是断了几根肋骨。
“看枪。”少年的长枪直刺胸膛,典韦直接扔掉一支短戟,伸出大手,抓住了枪杆,用力一扯,那少年便直接从马背上被他拽了下来。
“嗨……”典韦忍住胸口剧痛,一拳将少年打飞了出去。
可这个时候,大猛的大砍刀又再次落下,典韦匆匆抬腿一踢,从侧面踢开了大砍刀,让那砍刀正好与程良刺过来的追魂戟撞击一处,紧跟着,他一个翻身重新站起,可这一瞬间,胸膛内传来一股剧痛,让他差点疼得当场晕厥过去。
“不能晕……我不能晕……”
典韦一咬舌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可还没等他完全定下神来,一只枪头,便从他的左大腿中直接刺穿出来。
“哇呀……我的腿……”典韦当即单膝跪倒在地,疼得大声呼喊。
“干得好!”程良对着那少年赞扬一句,追魂戟闪烁着寒光,对准典韦的脖子横劈过去。
典韦急忙想要躲避,可是胸口肋骨断裂,大腿又被刺穿,他已是浑身受制,根本动弹不得。
眼看他的首级,就要被程良一戟砍下,大猛陡然暴喝一声:“不能杀他……不能杀大壮……”
玄天银光斩一刀劈来,将追魂戟撞飞出去,程良不由大怒:“大猛,你做什么?”
大猛护在典韦面前:“大壮……大壮是大猛的好朋友,他……他做错了事,可以打他,可以不给他饭吃,但是……但是就不能杀他。”
程良怒喝道:“你在胡说什么?他是曹贼的手下,是我大哥的死敌,你怎能袒护他?这是犯了军纪,要斩首的,还不让开!”
大猛却使劲摇着头:“不行,你说的那些,大猛听不懂,可是大猛知道,大猛的朋友,不管怎么惩罚都行,就是不能杀。大壮要杀你,我就打他,你如果要杀大壮,那大猛就要打你啦。”
“你……”程良怒不可遏,可他却自知本就武艺不如大猛,何况自己现在伤势如此严重?
“可恨,你……你这脑子当真糊涂到家,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唉……”
这时,典韦忽然奋力将左腿从那枪头之中抽了出来,他忍着剧痛,向前一扑,直接扑倒了程良。
“程将军……”少年大步上前,想要救下程良,可刚刚跑到了程良面前时,典韦忽然反手将另一支短戟也扔了过来。
少年没有防备,被那短戟击中了右肩,整个人倒飞出去。
“大壮,你……你怎么能……”大猛又起了几分怒意,刚要骂典韦几句,却见典韦几下翻滚,滚入了自家正在战斗的大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