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还好祝明朗也不路痴。
顺着那片怪树森林行走,很快就看到了自己踏入的那片沼泽。
沿着沼泽边望了一圈,祝明朗发现了那些野生的草珠子。
就是数量不够多,只能够自己使用,无法缓解天煞龙面临的问题。
将这些如同珠子一样的草球一颗一颗的窜好,挂在了脖子上,祝明朗正思索着下一个步骤时,却听见了脚步声正朝着自己靠近。
一双略显粗胖的脚踩在地面上,那些叶子立刻腐化成带有异香的气体,祝明朗望去,却见吕院巡满脸骇然的朝着自己奔来!
“死了,死了,大教谕死了!”吕院巡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到祝明朗更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韩绾呢?”祝明朗却问道。
他是和韩绾一起先离岛的,此刻却不见韩绾。
“她出卖了教谕,一定是她出卖了大教谕,我们来这座绝海魔岛的路线根本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一定是韩绾出卖了大教谕,他们韩家的人贪得无厌,贪得无厌!!”吕院巡愤怒无比的叫道。
“那镇海玲呢?”祝明朗接着问道。
“被她拿走了,我感觉到不对劲,于是逃了进来,紧接着就有一个蒙着脸的杀手跟鬼影一样尾随着我,我甩开了他……”吕院巡带着一些哭腔说道。
祝明朗深呼吸了一口气。
没有想到韩绾会出卖众人,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
“先别说那些了,我们得多找一些草珠子。我的天煞龙已经无法正常呼吸了。”祝明朗对吕院巡说道。
“不会吧??”吕院巡满脸愕然。
“和那绝海鹰皇厮杀,我的天煞龙王也受了伤,再加上那异香压制,现在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唉,我们还是尽快躲藏起来,没有了天煞龙王,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什么都做不了。”祝明朗也是一脸沮丧的样子道。
“这可如何是好啊!”吕院巡本是哭丧着脸,但听完祝明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和他吐露的话语根本不一致。
完全不像是绝望时的样子,反而是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
果然,吕院巡在此刻伸出了手掌,呼唤出了一条毒冠红龙。
这红龙有一双灯笼之眼,瞳孔内部看上去像是有什么液体在流动一样,极其瘆人!
“那我也只能够靠自己了啊。”吕院巡接着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也没有在意他突然间召唤出这条毒冠红龙来。
“别怪我心狠手辣,怪只怪你要参合进来多管闲事!”吕院巡突然放出了狠话来,手一指,竟是命令那头毒冠红龙扑向祝明朗。
“你神志不清了??”祝明朗故作大惊失色。
“解决了你,人们只会认为大教谕是意外死在了这绝海中!”吕院巡阴狠的说道。
“莫非是你背叛了大教谕??”祝明朗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你也够愚蠢的,怎么修炼到王级的?”吕院巡冷声道。
话音落下,毒冠红龙也已经扑到了祝明朗面前。
只是毒冠红龙刚打算杀死祝明朗,一道星河锁链之尾突然间垂了下来,并精准的缠绕住了毒冠红龙的脖颈!
“喀!!!!!”
重重一勒,毒冠红龙脖子直接就被拧断了,它吐出了长长的舌头,一双可怕的眼睛更像是要从眼眶中翻出来!
瞬间秒杀!
连绝海鹰皇都差点被天煞龙王的尾巴给直接绞死,这毒冠红龙更不可能有挣扎的余地。
龙兽死亡,那灵魂断裂的反噬立刻传递到了吕院巡的身上,吕院巡那张脸变成了猪肝之色,他望着祝明朗和藏匿在树上的天煞龙……
“所以你到不了我这个境界啊,吕院巡。”祝明朗笑了起来。
“你……你的龙不是已经……”吕院巡浑身开始发抖。
“你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却全信了。大教谕死了,我看到了。他的那条老海龙拼劲最后的力气,将他拖到了异气笼罩的岛内,躲避那个凶手,但大教谕依旧难逃一死。”
停顿了一下,祝明朗在为林昭大教谕感到几分惋惜,毕竟像韩绾、何院监、吕院巡这样的都算是他的门生了。
结果这些门生,一个个心怀鬼胎。
“起初我还很困惑,林昭大教谕好歹是王级强者,怎么会这么轻易被杀死,即便是被暗算了,这霓海能够用这么短时间就杀死一位龙王级大教谕的人应该也不多,直到看到你跑过来,我就在想,大教谕龙王的食物是你准备的,我们前来这岛屿的坐骑也是你的,你沿途给外人留下记号,让他们在岛外等待的可能性会大很多。”祝明朗接着说道。
大教谕惨死。
多半还是有内鬼。
龙王级强者只可能对自己最熟悉的人放下戒备之心。
食物上做手脚,让大教谕的龙王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紧接着趁着大教谕去应对绝海鹰皇的时候,再偷袭暗算,这才让林昭大教谕身负重伤。
当然,那个杀死大教谕的人应该确实实力不俗,可用这种方法可以更确保万无一失!
韩绾怕是凶多吉少了,这个吕院巡还妄想用那可笑的说辞欺骗自己……
说白了,祝明朗一开始也只是猜测,无法去断定事实。
故意说自己的龙王也不行了,再看吕院巡会有什么举措,便基本上可以了解个清楚了。
随便下个套,吕院巡就钻进来了。
终究是林昭大教谕太信赖自己的门生了,这才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哪像自己,打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任何一个人,提议自己去拿镇海玲而不是去引开绝海鹰皇,其实也是心存戒心,毕竟一两次接触,是很难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本性的,祝明朗不会随随便便将自己背后交给别人。
“阁下饶命,阁下饶命啊!!”吕院巡突然跪了下来,吓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外面那家伙是谁?”祝明朗质问道。
“严贞,霓海九大族严族族首之一。”吕院巡说道。
“镇海玲是怎么回事?”祝明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