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陇西郡,临洮,索西城。
索西城是汉章帝建初二年,行车骑将军马防所修筑的军事戍边城池。
那时候,因为繁衍在当地的烧当羌及封养羌,频频起兵劫掠陇西及汉阳郡,是故,马防在击溃他们后,便修整城池,将陇西郡南部都尉迁来驻守戍边。
如今的城池,因为战败的烧当羌及封养羌要么被內迁,要么逃窜到陇西河首或湟水河谷等地,战略意义不复存在,再加上朝廷不再设南部都尉,已经年久失修。昔日城墙上令人望而生畏的大黄弩,早就成为传说,只剩下残垣断壁在诉说着旧日辉煌。
华雄冲破王国封锁道路归来后,就一直待着这里。
连除夕的时候,都没有回去给阎忠等长辈问个安贺个岁什么的。
归心似箭的麾下众人,却是都让杜县尉等人,都给带回去了。
没办法,欲戴其冠,必先受其重。
他身为主将,就应该比别人多付出一些。
比如,他必须要留在索西城,和王灵及元棘亓派来的兵马一起驻守,观望王国会不会率兵来攻打临洮。
不过呢,他不回去,并不代表别人不能来。
尹奉就是第一个。
他得到消息后,就急匆匆的带着两个侍从狂奔而来。
一方面,是叙叙久别不见的友朋之谊,另一方面,则是为他的外舅张都尉带来个口信。关于去年张都尉在武都太守的上表中,自请调任来临洮。
“张都尉若是愿意前来临洮,我自然是欢喜万分的。”
华雄听完,便拉着尹奉的手入座,满脸的笑容,“有他在这里,以后我出兵无论是袭击王国还是宋健,都可无后顾之忧。不过张都尉年事已高,精力难免不足,我希望次曾你也一同前来,帮衬一二。”
尹奉听完,心中便一丝感动在流转。
他急匆匆赶来,是想给华雄解释一番,说张都尉没有趁其不在抢夺权柄的心思。
结果,华雄一点都芥蒂。
反而还很欢迎,并且邀请他一起过来驻守。
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心里自嘲了一句,尹奉便将此事揭过,顺着华雄的话头说道,“若是朝廷准了外舅所请,我自然是要随来的。不过,我们先说好,日后若是再有战事,狩元莫忘了带上我就是。”
“好说。哈哈哈……”
顿时,两人便大笑。
笑了一会儿,尹奉便压低了声音,“狩元,要不,我留在这里守着,你先悄悄回去西县一趟?”
华雄闻言,眉目间有些意动。
其实在他心里,也着急想回去西县一趟。
除了见见许久未谋面的人之外,还想着和阎忠商讨下,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
既然朝廷的威望,被弃车保帅的这一战中消耗殆尽,自然就到了,在这片土地上播种他自己野心的时刻。
只不过,王国的派兵调度,让他不敢离去。
西凉叛军得知华雄已经归来后,韩遂和马腾也都各回各地,让兵卒们得以休息,厉兵秣马准备春耕过后便入寇关中右扶风。
而王国,也学乖了。
先是让麾下各个种羌部落归去修整,然后派遣来嫡系两千骑,悬于鄣县于临洮的交界处。
意图很明显,威慑临洮这股势力!
是的,不是在威慑华雄。
他用这孤悬的两千骑精锐,给暂时和华雄搅合在一起的临洮,昭示了一个态度。
如果临洮胆敢再放华雄过境,他王国就怒火发泄在临洮身上!
效果是很明显的。
临洮的牛家主,亲自跑来磨了华雄好几天。
话里话外,都是在说,看在临洮对华雄仁至义尽的份上,就消停消停吧,不要再折腾了!不然的话,无法置身事外的临洮,就只能破罐破摔。
至于是选择站队那一边,倒是没说。
不过华雄知道,站队己方的可能性不大。
毕竟王国的实力,比自己要强盛许多。如果不是因为攻打羌道没有什么价值,和叛军内部相互制肘,他早就发兵来不死不休了。
对此,华雄给了牛家主一个很满意的承诺:他不会再去招惹王国。
恩,主要实力不允许。
短时日内,他已经没有钱粮招募兵马再战了。
守在索西城,更多的是担心,王国那支两千骑将威慑变成行动了而已。
“次曾的好意,我心领了。”
思索了一阵,华雄伸手拍了拍尹奉的肩膀,叹了口气,“不是不信任次曾的能力,而是这里的羌胡部落,与你没有交集。”
尹奉颔首,心中了然。
这里驻扎的人马,是羌道元棘亓等部落族人,都是仰慕华雄而来的,他还真指挥不动。
想了想,就起身告辞,“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久待了。等我将外舅麾下的屯田兵操练好了,再来助狩元一臂之力。”
但是呢,两人才分别不到一刻钟,他又折道返回来。
“忘了给狩元说了。姜伯奕的表弟,杨阜杨义山已经被武都太守征辟为从事了,阎先生举荐的。狩元你若是得空了,记得去见一见。”
杨阜出仕了?
还是被阎先生举荐,去了武都郡的?
华雄看着尹奉的背影,将手放在了下巴上,脸上的笑容如繁花般盛开。
他当然知道杨阜这位全才。
只不过之前姜叙一直没有引见,他也不好刻意去结交罢了。
如今,倒是有趣了!
尚未谋面,就纠葛已深。
呵!
第二个赶来索西城的人,是华车。
他的到来,让华雄颇为欣喜。
尤其是,他叙说完自己已经初步取得宋健的信任。
“狩始,你将部落往宋健的地盘迁徙吧,就说是担心被我袭击。恩,你好生潜伏,和宋健虚与委蛇着,等我得空了,去汉中郡一趟,看能不能弄些蜀锦来,让宋健更加信任你。”
想在丝绸之路获得利益,宋健就拒绝不了蜀锦。
也会因此,加大对华车的话语权。
华车听完,就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阿兄,你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临洮这边你还没掌控呢,就已经绸缪着算计宋健的地盘了。”
“就你话多!”
不出意外,华雄当即就笑骂了句。
然后,露出很严肃的表情,殷殷叮嘱,“狩始,你在那边当暗子,务必要小心。如果有暴露的危险,就放弃回来,不要冒险行事。”
“好。”
华车重重颔首,神情同样很郑重,“阿兄放心,我晓得轻重。”
随即,又露出笑容来,眨着眼睛问道,“对了,阿兄,如果灭了宋健这个称王的叛逆,朝廷会给我封侯吧?”
“绝对会!”
华雄大笑,还很亲昵的锤了他一拳,“不仅会给你子孙后代都能继承的爵位,还会让天下人都认可,你是汉家子!”
“那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