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局势已经对诅咒医院极为不利,白衣院长被张雅逼得不断后退,每一位凶神都被牵制,隔绝血城的诅咒监牢也处在崩溃的边缘。
坐在尸山血海当中,血衣院长终于出手了。
一具具尸体碰撞在一起,无数条黑色丝线从尸体当中钻出。
院长的第一个目标并非陈歌他们,而是白衣院长。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从尸体中钻出的细线已经缠绕上了白衣院长的身体。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同样的话陈歌之前也对小孙说过,但是白衣院长的下场却和小孙完全不同。
对于诅咒医院来说,没有用的“人”就是垃圾,用完了可以随时抛弃,血衣院长将能力被剥夺的白衣院长拖拽进血海,无数的黑色丝线将其彻底撕碎。
整个过程中白衣院长并未有太强烈的反抗,他似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两者终究要合二为一。
吞掉了白衣院长,血衣院长从人骨座椅上站起,血肉融化,他脚下的尸山血海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变化。
那种恐怖的气息,不是单一某位凶神可以比拟的。
“还差一些,我的家人们,现在轮到你们来保护我了。”血衣院长挥动手臂,“天堂”之中那些永远只会微笑的大人和小孩开始主动走向血海。
不笑是院长制作出来的家人,他们和院长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的血缘关系,这是一种被诅咒的血,他们终生无法摆脱,不管再痛苦也只能露出微笑。
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院长觉得天堂里应该充满笑容。
没有自己的表情,所有人面带微笑跳入血海,他们用生命化作一条条血丝。
这血丝代表着家和血亲的束缚,它们在血海中游动,然后刺入了陈歌父母的身体。
“世间万般痛苦,千般磨难,唯有家人能攻破他们的心房。”血衣院长看着自己家人们送死,他眼中毫无波动:“我实在无法明白,不笑的家人又有何用?”
随着血丝不断刺入陈歌父母的身体,院长身上的气息在不断增强,他以自己家人的命为代价,将满含诅咒的血液注入陈歌父母的身体。
对于家的执念成为了陈歌父母唯一的弱点,为了针对这一弱点,血衣院长从十年前开始,不断制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符合他要求的家人。
可以说不笑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一天。
看到这些,陈歌牙关紧咬,他身边的无数红衣也早已对血衣院长发起了进攻。
院长是陈歌的生死仇敌,也是让高医生家破人亡的元凶,两任怪谈协会会长全部杀红了眼睛。
庞大的尸山血海被红衣围攻,一块块血肉被撕碎,在所有人都疯魔之际,小孙悄悄靠近那片血海。
他穿着染血的白大褂,目光扫过一位位不笑,最终在尸体拼合成的房间角落看到了一个小孩。
那孩子穿着一件破旧的深蓝色雨衣,独自缩在阴影里,他脸上满是泪痕,嘴巴却保持着笑容。
“找到了!”
小孙踹开了拦路的残肢,正要过去,一个嘴角被刀子割裂到耳根的怪人从尸堆中钻出。
“孙医生,你可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这个不笑陈歌见过,当初在荔湾镇,他曾和陈歌坐着同一辆末班车进入了门后。
“放心,我老板记得你,还常常提起你们在荔湾镇联手干掉影子的事情。”小孙抱起身穿蓝色雨衣的小孩,朝身后招手:“院长现在已经顾不上你们了,尽量去救更多的人吧,院长不是你们的家人,为他死不值。”
尸山深处,一个个不笑改变了方向,当有一个人开始逃跑的时候,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想要逃离。
小孙没有停留,他抱着那小孩快步远离尸山,跑到了医院底层正在崩塌的某个房间。
拆去房门,屋内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孙医生?是你吗?”
“吃贱、吃黄泉,马上带所有人过来,这里要被毁掉了。”孙医生朝着漆黑的屋内喊道,不一会,十几位活人从小屋深处跑出。
他们之中有穿着病号服的病人,有穿着医院制服的“吃”姓人,他们虽然出现在门后的世界里,但他们确实全都是活人。
这批人被小孙救下,此时浩浩荡荡跟随在小孙的身后。
“你们帮过我,所以我一定信守承诺,这是老板教给我的道理。”
陈歌这边的孙医生在保护门后的好人,血衣院长却想要杀掉所有门后的家人,这一幕被无数弱小的执念和阴魂看到。
没有人愿意白白送死,也没有厉鬼愿意遭受诅咒魂飞魄散,血海当中的血丝数量逐渐减少,医院底层勉强维持建筑根基的红衣和厉鬼都开始逃离。
他们不相信陈歌,也不愿意帮助院长,趁着院长的注意力被吸引,他们悄悄退到了建筑边缘,就等着诅咒牢笼破碎的时候冲出去。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血衣院长察觉了有不笑逃离,他手指轻轻弯曲,一根根血丝如琴弦般崩断,他每断开一根血丝,就会有一个不笑栽倒在地,身体变为怪物,无数黑色诅咒从其内脏钻出。
大敌当前,院长依旧不愿意放过自己的家人。
绝大多数不笑停下了脚步,实力最强的几个不笑似乎提前和小孙计划好了,他早已换了身上的血,此时虽然也遭受了诅咒,但还能勉强撑住。
“这就是家人?拼了命也要逃出我亲手打造的家?”院长的血衣之上浮现出了七张人脸,那似乎是他的七个孩子。
这七张脸不断发出惨叫,他们时时刻刻都在诅咒着院长。
没人知道院长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就算是小孙也只是探听到了一些传闻,因为某些原因,院长亲手杀掉了自己所有的家人。
医院里那些半人半鬼的不笑,大多是院长用家人血液制作而出。
他真正家人就在他的身体当中,成为了诅咒的根源。
“被遗忘的记忆沉积在噩梦的深处,形成了无边无际的黑雾,人们总是以为痛苦可以被忘记,其实痛苦一直都藏在心里。”
血衣院长轻轻抚摸着身上家人的脸,倾听着他们最恶毒的诅咒,双眼慢慢盯上了陈歌:“我与黑雾同源,和你正好相反。我憎恶一切美好,今天我会重新唤醒那些被遗忘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