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巫颜这次的形象比之前凝实不小。
一见面就主动开口问道,“你上次鹤鸣山一行,结果如何?”
额……
庾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如果是明面上接受申斥的事情,那就没什么了,反正表面功夫做到了。刘焉得了面子,庾献也没什么损失,大家都交代的过去。
但巫颜特意叮嘱张鲁见见自己,肯定有其深意,说不定就是为了那和女魃对抗的那件大事。
可自己见了张鲁之后都做了啥?
和他吹了一会儿洛城往事,目睹他被人欺负,接着又眼睁睁看着他堕入郭嘉的算计。
这些能说?
巫颜见庾献迟疑,笑着主动说道,“放心,你这次做的很好。”
庾献一愣。
怎、怎么就很好。
巫颜自顾自说道,“如今是乱世,正是该有所为的时候,只是我想不到张鲁敢把张修放出来。”
“张修?”庾献愕然,这哪跟哪啊。
庾献唯恐有坑,小心的问道,“这张修是何人?”
巫颜听了笑道,“你不知道也属正常。这张修乃是一只赤豺成妖,他久受巴郡诸多部族祭祀,在许多蛮夷族群中很有影响。张修生性狡诈,慢慢从祭祀他的族群那里,学会了粗浅的巫鬼之术。后来又得巴山鬼王点化,学了不少巫术本领,成为一个妖巫。”
“这张修巫术有成,野心膨胀,竟然仰仗信奉他的族群,在巴郡和汉中接连造反,攻打郡县。可惜他性虽狡诈,又颇善战,却没有自立一方的气数。一败再败之后,依靠着巴山鬼王门下这点交情,投了鹤鸣山受张鲁庇佑。”
庾献听的有点懵了。
那张鲁这会儿把这个家伙放出来是几个意思?
还有,巫颜你在欣慰个什么劲?
巫颜见庾献还是不明白,直接说道,“张修已经领了别部司马的职衔,前往巴郡募兵,你麾下原本的鬼卒也都划归给了他。有了这步棋,蜀中的局势就稳了,就算任岐贾龙作乱,州牧也可高枕无忧。”
庾献听了此言,已经慢慢冷静下来。
原本死宅的张鲁会一反常态,派出张修这么个祸害,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帮巫颜讨好情人。
这应该是郭嘉的手笔。
只是郭嘉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就算他要搞无间道,可让道门坐大并不符合颍川书院的利益。
庾献这念头只是一转,就不再多想。
转而开口问道,“这次前辈来的正好,我有一事相求。”
“哦?”巫颜感兴趣的看了过来,“说来听听。”
庾献当即把董扶的计划给巫颜讲了讲,最后又道,“我虽然有些占卜的法子,但不太适合在人前显露,不知前辈可有办法教我。”
巫颜听完,自然而然的以为是庾献从他那个神明那里获得的手段。
脸上尽是了然之色。
随后说道,“你想用巫术手段遮掩一下?”
庾献答道,“不错。巫鬼的占卜之术来源于古早时期的人王伏羲,我鹤鸣道宫本身就有巫鬼手段,用出来也不会让人生疑。”
巫颜赞道,“你倒想的周全。你不是我巫鬼宗门弟子,不能学其神髓,但是瞒住那两人倒是问题不大。”
说着巫颜笑盈盈的看着庾献。
“我巫鬼宗门的占卜之术,有巫、祝两种方式,寻求神明的回应。巫,一般由女子担任,通过巫舞取悦神明。祝,一般由男子担任,通过赞颂取悦神明。一场合格的仪式,巫、祝都是必不可少的。只不过巫女更有名一些,很多时候只提巫,不提祝。”
嗯,如果用庾献的理解方式。
那么巫,就是动作引导。祝,就是读条施法……
“你打算学习巫还是祝啊?”
庾献也不用想的,“当然是学祝。”
一个大男人在人前摇摇摆摆的跳巫舞,那多骚啊。
巫颜说道,“好。占卜之术的禁忌,想必你知道的很清楚了,我就不再多讲。千万记住,以巫术占卜只可以算别人,不要算自己。”
庾献奇道,“算别人就不会触犯禁忌吗?”
巫颜摇头,“不,那是因为别人倒霉和你没关系。”
庾献,“……”
“人王伏羲创造八卦的原意,是为了辅助祭祀之用。当我们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通过占卜,寻找可以乞求的神明。后来神明没那么多了,我们知道的很多神,都渐渐失去回应。于是伏羲八卦渐渐被废弃了。”
庾献听到这里不淡定了。
周文王可是根据伏羲八卦推算出的文王六十四卦!也就是之后的周易六十四卦!
庾献有些艰难的说道,“也就是说,周文王推演易经时,用的八卦图完全是废品?”
听了庾献此问,巫颜先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随后张开嘴巴,无声的笑的肆无忌惮。
庾献看着放肆大笑的巫颜,整个人都惊了。
这特么,竟然还知道了这么一个惊天秘密!
巫颜笑的前仰后合,鬓发凌乱。
好一会儿,才看着庾献说道,“除了你,再没人知道了。”
庾献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儒家的五经之首,竟然是个骗局!
可是,想想也对啊!
古人族遇到麻烦怎么搞?
以当时落后的能力,发挥主观能动性,战天斗地是不可能了,当然是要回家拜神啊。
可世上有那么多神明,每次遇到问题,拜哪个管用呢?
总不能每个都祭祀吧?
于是,伏羲就搞出了一个选神体系。
弄了个八卦,看天意挑选一个合适的祭祀。
一开始可能还有些用,后来不灵了,慢慢就被废弃了。
但这是巫师的秘密,周文王却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