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还是进去了!”
“我辈无能啊,人族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有成皇之资的妖孽天骄,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一众半皇大妖给拖入空间战场而无能为力!”
“剑皇大人呢?”
“灵皇大人与雷皇大人的分身都有现世,为何独独不见剑皇大人的分身露面?”
“如果剑皇大人的分身也在的话,总不至于会让这些妖崽子的奸计得逞!”
京华市与联邦中心城。
李妙才、姬思成,李良才、天蝉子,四位人族明面上的至强半皇,此刻全都戴星城的诸葛信诚等人一样,皆都被限制在各自需要守护的城池之中不能撤离。
哪怕它们有护城大阵,有甲级灵能护阵,不惧其余三大妖族圣地的灭城威胁,但是他们毕竟只有四人,一但出城,必然会面临着三大圣地十数位半皇的围攻灭杀。
除非他们现在愿意暴露人族联邦所有的底牌,彻底地与妖族撕破脸面决一死战,否则,他们就只能像是现在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
“姬思成!莫要妄自非议剑皇大人!”
李妙才沉声警告了姬思成一句:
“剑皇大人的为人如何,你我心中都最为清楚,如果他真有分身留在人境,除非是身陷困境之中不能自拔,否则他绝对不会坐视人族的天骄受此迫害!”
人族三皇之中,就数剑皇大人的性子最为冲动,一言不合就飞剑斩妖,这么多年以来,三皇之中也就数他斩杀掉的妖族半皇数量最多,在人族这些高端武者的心中也是威望最隆。
“我没有要诋毁剑皇大人的意思,剑皇大人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就是再混帐也不可能会对剑皇大人不敬。”
姬思成连忙解释道:“我这不是太过着急,盼着剑皇大人能够及时出现嘛!”
“行了,老夫知道你的意思。”李妙才也没有揪着这点不放,淡声摇头道:“你急,老夫心里更急。不过现在,空间战场已起,说什么都晚了!”
“除非剑皇大人现在就能现身,一剑破开空间壁垒,强行将杨帆救出来,否则咱们也就只能祈祷杨帆吉人天相,还能像是上次一样独自逆转乾坤了。”
姬思成默然,李良才、天蝉子也静声不语。
以剑皇大人的火爆脾气,他既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露面,那就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分身留在外面,或是他的分身此刻也身隐危局,根本就不暇分身。
否则的话,早在白熊妖皇分身现身的时候,剑皇大人的飞剑就该从天而降,一剑削首了,根本就容不得龙蛟、熊韵这些跳梁小丑在人境蹦哒。
所以,他们心里全都很明白。
剑皇大人的分身其实已经指望不上了。
可是,如果仅只是依靠杨帆自己,他真的能够撑得过去吗?
那可是二十二只半皇大妖,为首的更是妖圣岭与黑风谷两大妖族圣的首脑老祖,实力皆都强悍无比,丝毫不比他们几个老家伙逊色。
杨帆真的能行吗?
五日前发生在宣褚镇守府野外的那场精彩绝伦的反杀,还能再次复制上演吗?
“阿弥……那个陀佛!”
“贫僧突然感觉很悲哀很羞愧,咱们有这么多半皇老家伙在侧,最后却只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杨帆居士的翻身自救之上。”
天蝉子突然打了一句佛号,羞愧不已。
杨帆还只是个孩子啊,就算是他得天独厚,得了一些机缘,身上有着一些底牌,可是这次他所面对的毕竟是二十二只半皇大妖的围杀,他真的还有希望能够活着从空间战场之中走出来吗?
老和尚的两句话,使得其余三人也瞬间静默,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说到底,还是他们太过弱小啊!
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三位皇者大人的身上,却不知三位皇者大人也有力尽之时,也会分身乏术。
就像是这一次,灵皇与雷皇同时出动,最终却是仍然改变不了杨帆被拖入空间战场的命运。
事实上,就算是剑皇大人的分身也出现了,难道妖族其余妖皇的分身就会坐视不理了吗?
需知,妖族的妖皇有五只,而人族的皇得却只有三位啊。
实力上的不对等,所造成的结果就是,人族永远都会处在吃亏受欺负的一方。
“我辈当自强!”
“人族终将崛起,吾辈誓不为奴!”
“屠尽妖族千百万,杀出一个朗朗乾坤!”
“这样的口号喊了一辈子,也坚持了一辈子,结果却仍然还是被卡在了半皇这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上,有个鸟用啊!”
“不能成皇,终是蝼蚁,永远也翻不了身,改变不了人族当前的局面啊!”
良久之后,李妙才轻声感叹,直接说出了他们这些半皇武者心中的尴尬与苦闷。
他们不是不知道问题的所在。
可是比知道问题所在更可怕更让人郁闷甚至崩溃的是,就算是他们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他们也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人族需要第四位、第五位甚至于更多位真皇强者的出现,可是他们行吗?
他们连有希望能够成皇的天骄后辈都守护不住,又淡何让人族出现更多的真皇强者?
此时。
半步级别的空间战场之中。
刚刚被牵引进来的龙蛟、熊韵等二十二只半皇大妖全都处在懵逼无状的状态之中。
因为它们在进来之后才发现,它们的此次竭力要击杀的目标人杨帆,竟然不见了!
“咦,杨帆人呢?!”
“刚刚明明看到他被接引进来了,怎么会不见了?”
“特么,该不会是什么移花接木或是金蝉脱壳之类的秘术吧?”
“这么说,咱们全都被杨帆给耍了,咱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打开空间之门,结果他却根本就没有被接引进来?”
“……”
一时间,空间战场之中的二十余只半皇大妖全都不淡定了,懵逼茫然不已。
就连龙蛟与熊韵也出现了短暂的意外与失神。
这片空间战场因为是携它们二十二只半皇大妖之力同时开启,空间范围极为广袤,纵横约有数万公里之遥。
可是即便是如此,这里面的一切也休想瞒得过它们这些半皇神念的感知。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杨帆那丫真的不见了!
不止是杨帆,他身边跟着的那四只半皇宠兽也全都消失了个无声无息。
这让它们不得不开始怀疑,它们是不是又上了杨帆的当,被杨帆用什么古怪的手段给耍了。
“不不不!不可能!”
“杨帆极颤隐匿之道,上次他就是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瞒过了我黑白熊一族祖地内的半皇守卫,窃走了我祖地内的资源宝库!”
这时,熊韵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突然高声向四周的同伴警告道:
“大家小心了,杨帆极有可能就隐藏在咱们的身边,没准现在已经冲着某一位长老挥起了屠刀……”
噗!
熊韵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距离它不远处的一只黑白熊半皇就突然颈首分离,一颗硕大的熊头圆张着双眼,扑通一声滚落在地。
胸腔内的鲜血顺着脖颈处的动脉切口,噗的一下就开始向上喷薄而出。
一时间,妖血漫天,巨大的血腥气将在场所有的半皇大妖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卧槽!”
“什么鬼?!怎么会一点儿声息也没有?!”
剩余的二十一只半皇大妖,包括刚刚出言提醒的熊韵老祖,全都被吓得一个激灵,身上的毛发不自觉地都竖立了起来。
杨帆的隐身术竟然恐怖如斯!
特么都混进它们身边,甚至都已经提刀砍了一只半皇同伴的脑袋了,它们竟然也都没有察觉到半点关于杨帆的气息波动!
太特么吓妖了!
这才是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觉。
战斗都还没有开始呢,它们就已经率先折损了一只半皇同伴。
更关键的是,直到现在它们也都没有发现杨帆的真身到底藏在了何处,这特么还怎么打?
杨帆本身的修为虽然才只有巅峰帝尊境界,可是架不住人家手段多,而且手里面还有一柄杀半皇如切菜的顶级神皇啊!
“神念探查无用!”
“所有妖全都释放妖力威压,在自己周身形成一片无差别攻击的妖力场域,足以让任何隐身都无所遁形了!”
熊韵还算是比较有经验,仅是一瞬间就想到了对付这种隐身能力的办法。
只要不让杨帆近身,饶是杨帆手中有无上神兵,也休想再像方才那样肆意逞凶了。
说到底,杨帆的真实修为不过就是帝级巅峰而已,只要能够破了他的隐身术,只凭这么点儿修为实力,它们这些半皇大妖又有何惧?
它们真正应该担心的一直都应该是杨帆身边的那四只半皇宠兽而已。
很快,受到熊韵的提醒记性,剩下的二十一只半皇大妖全都在瞬间释放妖力威压,自己的方圆百米之内构建出了一片攻击性十足的妖力领域。
非但如此,龙蛟与熊韵二妖更是妖力纵横,不断地将自身的妖力领域范围扩展蔓延,很快就将方圆百里之内的地域全都纳入到了它们的领域范围之内,企图以这种方法来逼迫杨帆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