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黑夜降临。
月色涂抹着沉默森林的每一个角落,整个世界都闪烁着黯淡的银色光泽,仿佛朽坏的珍珠。在躁动的魔力与月色洗礼下,这片森林成为布吉岛上最危险的区域。
没有巫师愿意在夜晚出现在沉默森林。
但这并不代表森林里一片死寂。
夏虫在草丛里长鸣,藤蔓在树干间蔓延,还有那些饥肠辘辘的眼神,也在夜色的掩护下穿梭林间,寻找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
比如一群祸斗。
正常情况下,这种神奇的魔法生物都生活在森林尽头的火山口,靠着吞噬火山释放的热量维持生计。很少有祸斗会出现在河畔。潮湿的水汽会让它们陷入困顿与疲乏,就像上了岸的鱼人。倘若在这种状态下遇到敌人,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没有人愿意走在死路上,但很多时候,这条一眼可以望得见尽头的路,是它们唯一能够前行的方向。
巴克忧郁的看着天空那轮银月,嗅着空气中那股潮湿的气息,总是有种忍不住打喷嚏的冲动。但每次那股瘙痒涌上它的鼻尖时,从林子深处传来的危险的感觉,又会让它把喷嚏重新憋回去。
这让它始终眼泪汪汪,视线有些模糊。
巴克是一只公祸斗,出生三年,有一身漂亮的黝黑长毛,以及一条分叉的细长尾巴。在这个不大的祸斗群里,它这个年纪算得上半个战斗力。
所以,族里安排它今晚值夜。
对于族群为什么从舒服的火山口迁走,巴克已经无从得知了。因为带领族群离开火山口的老首领,那头肩高足足有两米、身上长毛都花白的老祸斗,前两天在通过一座丘陵的时候,被睡醒的山丘巨人顺手捉去,裹了一把树枝塞进嘴里。
巴克对老首领最后的印象,是那头山丘巨人嘴边冒出的一溜火光。
首领似乎惨叫了一声,巴克不太确定。因为当时整个族群被那突然发作的山丘巨人吓的四散逃蹿,一路跑丢了好几只小祸斗。
那些小家伙肯定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巴克又看了一眼半空中那轮银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以往在火山口住着的时候,夜色中的月亮是祸斗们最喜欢的景致,躺在暖洋洋的岩浆里,享受月光的抚摸,每一个毛孔都会散发出一种名为‘舒服’的气息。
但是自从离开火山口后,那轮银月就变得冰冷了许多。
每每想到这一点,都令巴克有些困惑。因为在它印象中,族群离开火山口后,一直是追逐着太阳的方向迁徙,却不知道为何天气越来越冷,空气也越来越湿。许多成年祸斗排出的粪便里的火光都黯淡了许多,年轻的,比如巴克,粪火的颜色已经从蓝白色变成了橘黄色。
它很怀疑,在林子里呆的时间再长一点,自己的便便会变成暗红色。那是只有快死的老祸斗才拉出的颜色。
恐怕只有回到火山口,才能让自己便便的颜色恢复正常。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回到火山口,巴克不得而知。它隐约记得老首领说过,火山口深处有一个缝隙,通向某个地方,从来只见岩浆往里流,没见里面出来过东西,岛上那个巫师学校知道这件事,似乎不以为意,平日里也就设置个监控法阵观察。
虽说家里被人安了监控让祸斗们有些不舒服,但有充裕的岩浆、有丰富的食物,再加上学校时不时派巫师给它们做保养,族里便也没了大半阻力。
直到几个月前,黑潮裹挟着祸斗群冲击了贝塔镇。
那真的是个意外。
黑潮在沉默森林里涌动时,很少有魔法族群能够置身事外。
当疲困交加的祸斗们从小镇返回火山口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老窝被学校没收了!一群穿着黑袍的巫师挥舞着法书,驱赶它们离开火山口。
只丢给它们几筐炭火。
“简直欺狗太甚!”
巴克愤愤不平的打了个响鼻,喷出几点暗红色的火星,在潮湿的林子里转瞬即逝。这几个火星的颜色让它的心情重新忧郁起来。
它再次抬起头,看了一眼半空中那轮金黄的月亮,幻想那抹金黄在向下面清冷的世界播撒热烈的种子。
然后它的耳朵动了动。
林子里似乎有一点动静?
巴克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眨了眨眼睛,把一直模糊它视线的那汪滚烫的泪珠重新塞回眼皮底下。
它伏低身子,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呜噜,眼底泛起一层火光。
火光落在不远处一簇灌木丛上。
声音就是从那丛灌木里传出来的。
巴克死死盯着那丛灌木,喉咙里再次呜噜了两声,意思是它已经发现入侵者的存在了,老老实实出来,否则别怪它不客气。
灌木丛沉默了几秒钟。
然后伴随着枝叶的晃荡,一个灰扑扑的身影蹿出灌木丛,出现在巴克面前,冲它兴奋的摇了摇尾巴。那模样,仿佛看见了许久未见的亲人。
年轻的祸斗打了个响鼻,收敛了眼底的火光。
一只狗子?
或者说,一只走丢的祸斗?
它不太确定。因为从外表来看,祸斗与普通家犬模样都差不多,只不过普通狗子吃肉拉屎,而祸斗则是吃炭火拉粪火。灰色皮毛是未成年小祸斗才有的颜色。
至于对方尾巴没有分叉,那就更不是什么大毛病了。祸斗群里,大部分祸斗尾巴都不分叉的。倒是像巴克这样,尾巴尖有分叉的,属于极少数。
这份困惑在下一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对面那只陌生狗子摇着尾巴,冲它轻轻柔柔叫了一嗓子:
“喵~!”
巴克尾巴一抖,屁股后面冒出一簇火星。
没有祸斗会这么叫,真正的狗子也不会这么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