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0z5熱門都市小说 攻心女孩不好惹 愛下-第八十章 你們在幹嘛展示-joena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葛丰厚细细地品尝,筷子轻轻夹动,一进嘴,极小幅度地搅动鱼肉,这味道如此熟悉,继续夹起送进嘴里,眼眶泛光,不禁湿润。
沈雅韵见他缓慢食用,情绪低沉下来,弱弱地问道:“老爷子,不合胃口?”
葛元硕还没吃,却闻到味道如此熟悉,他笃定地说:“可能这道菜让老爷子想起了我妈,这味道跟我妈做的一模一样。”
壹個打工仔的平凡壹生 無情訣
他轻轻夹起吃着,葛丰厚提起筷,继续吃着,一边吃带着哽咽:“好吃,这个味道我吃了40年了。”
沈雅韵嫣然一笑,轻声细语地说道:“我知道了,这鱼我加了金不换去腥,金不换有种独特的芳香,可能葛老太太也是放了它。”
葛元硕点点头,夹起金不换闻着,“是这个味道。”
“老爷子,好吃就多吃点,最多你想吃的时候,我再给你做。”
沈雅韵想着,人生难得一双人白首偕老,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虽然旧人已矣,葛老爷子对葛老太太的爱便化成余生的思念。
骗婚,老公请自重
老爷子慈笑着,所有回忆一涌而来,仿佛老伴还未离去,感觉遇到沈雅韵,也是缘分,更加确定了,儿媳妇非她莫属。
最强作死系统
葛丰厚脑子里想了一系列方案,他抬头看看天,鸟儿成群飞叫,屋内开始闷热,天上乌布点,细雨定绵绵,心生一计。
保洁已经上门将房间各处打扫一通,老爷子趁他们不注意,吩咐道:“待会每个房间打扫完,将房间的窗户都开着,有多大开多大。”
“好的,老先生。”保洁频频点头回应。
夜晚时分,每个人都准备洗洗睡了,屋外泛起倾盆大雨,雷打天边,雨势正猛,暴风雨来了,老爷子的计谋要得逞了。
风力迅猛,朝着正南方吹来,别墅内,每扇窗都没关,强风连带雨倾斜打进屋内,整整五个客房都被打湿。
葛丰厚急冲冲走出来,喊道:“硕子,硕子,我没地方睡了!”
葛元硕和沈雅韵闻声而来,葛元硕披着睡袍胸前半袒露,隐约可见八块腹肌,沈雅韵还未换衣,一身简洁的居家服。
她关怀备至地问:“老爷子,你怎么了?”
“肯定是刚才的那个保洁阿姨没关好窗户,我床上已经打进水来了,没办法休息。”老爷子气得两腮鼓鼓。
葛元硕走进房间一看,老爷子的床湿答答的,便说道:“那换一间房吧,我帮你去看看。”
葛元硕连续走进几个空房,都和老爷子的房如出一撤!
“全部空房都湿了!”葛元硕皱着眉头,十分不爽地说。
解剖室的咀嚼声 不伦不类
葛丰厚着急地说:“那怎么办,硕子我睡你房间吧。”
“你认真的吗?”葛元硕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臭小子,肯定是认真的,但是我才不想跟你睡,你房间让给我,我是你老子。”葛丰厚斩钉截铁,不容他反驳。
沈雅韵投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给他,冲着他得意的笑,似乎告诉他:自求多福吧~
沈雅韵耸耸肩,说道:“那你们好好安排,我先回去休息了哈。”
她感觉到他们之间有阴谋,早点回房间早点安心。
葛元硕对着葛丰厚说道:“爸,你是故意的吧?”
“是的,我是在给你制造机会呢!还有我不习惯和男人一起睡,你自己想办法,去雅韵房间里睡。”葛丰厚冲着他挤眉弄眼,方案都替他安排好了,醒目的话就知道怎么做了。
说完,迈着步子回到葛元硕房间。
嘭…
大门紧闭!
他瞬间无语了,沙发上一床被子也没留,暴风雨中天寒地冻的,他就被遗留在大厅,身上的睡袍裹紧起来。
葛元硕叫不动老爷子,硬着头皮来敲打沈雅韵的房门。
甜婚蜜寵:權少的1號小新娘
叩叩叩~
“雅韵,睡了吗?”
“还没…”
沈雅韵听急促的敲门声,缓缓打开门,小脑袋露出门缝探着,问道:“有事?”
“我没地方睡了,能不能收留我!”葛元硕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沈雅韵狐疑地看着外面,空无一人,“你不是跟老爷子睡?”
“老爷子反锁我在外头了,外面也没被子,我要被冻死了!拜托拜托!”葛元硕双手合十哀求着。
沈雅韵耳根子一软,看他可怜巴巴的,就松手打开门让他进来。
葛元硕一进门,原来沈雅韵的房间十分简单,未加其他修饰,衣柜各种都没使用,梳妆台上也是空荡荡的,唯独书桌上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你这也太素了吧!”葛元硕诧异地说道。
“不会啊,比我以前的房间好太多了~”
沈雅韵看了看四处,“我这里也只有一张被子,没有多余的沙发给你呢。”
帝业缭绕
外头强风刮起,窗户被挂得声声作响,晃得厉害,窗帘也随之掉落。
“看来这里都需要让人重新整顿了,我把窗帘挂上去先。”
人物召喚系統
葛元硕拿起窗帘就爬上床准备挂着,碍于挂钩离窗上太远,身高的优势加床高也无法够得着。
沈雅韵在底下支配着他的方向,“再上一点!”
“左边一点!”
“不对!”
“哎呀!左边过去!”
“差一点了!”
这时,葛丰厚悄悄将耳朵附在门外听着,露出得意的笑容,还不断说着:“哈哈哈,看来孙子梦不远了,感情发展神速。”
葛丰厚高兴到得意忘形,握住门把,突然就打开了,一失重,将门开得宽敞,顿时尴尬地想要退出去,猛地发现,事情不是他想象的样子,他们在挂窗帘!
“你们这是在干嘛!”葛丰厚紧盯着他们。
“风太大了,吹掉了窗帘,我们在挂呢~”沈雅韵好笑地看着葛丰厚的表情,乌云密布,各种情绪都在脸上。
葛元硕却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自己父亲胡乱瑕想,问道:“爸,那你怎么会过来呢?”
“哦,没有,就看看你今晚怎么睡而已,我先回房间了,你们继续!”
葛丰厚说完马上离开,边走边骂着:“臭小子,不会把握机会,就等着打光棍了!”
咔擦…
神魔乱 风晟
“成功挂上去…”
沈雅韵一激动,不小心扯动葛元硕的睡袍,他的睡袍顺带溜肩…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