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e5h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妙語著華章-第一五四章 聚會嘉悅玩笑語舒尷尬閲讀-ocm09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国松和语舒走进包间,心雨带着新宝和女儿来了,语舒赶忙抱起她女儿亲了一下,递给她一个红包。思语喊了心雨阿姨,向她拜年,心雨也赶忙抱起他,给他一个红包。他们正在寒暄,子豪和嘉悦、嘉欣和孙琳、青梅和北森带着虎子、北林和关峰都来了。大家互相问了新年好,北森坐了上席中间位置,子豪在左,嘉欣在右,嘉悦坐在子豪下手,孙琳坐了嘉欣下手,青梅挨着孙琳坐了,然后是虎子、北林、关峰、国松和语舒。
语舒笑着说:“今天是国松做东,请各位欢庆新春,耽搁大家时间了,我在这里代表我们全家,向各位拜年!祝各位新年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请大家尽情的喝几杯!”
萝莉遭遇腹黑美男:pk我的恶魔校草 路小筱
大家就笑了,说语舒的祝酒辞太老套,语舒笑着说:“就是取个吉利,其实,就是想大家了,我不知道大家想我没有?”
嘉悦笑着说:“不知道他们想你没有,反正我和子豪天天想你,他想怎样与你见面,我想怎样阻止你们见面!”
老公离婚吧 紫小七
盗墓九重天之死人未眠
语舒笑着说:“别人想不想我,不重要,只要你们两口子想着我最重要!”思语正在嘉悦怀里玩着她的手镯,看着妈妈跟小妈斗嘴,开心的笑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心雨赶忙说:“想你,我们都想你!你是老板怎么会不想你呢?不然谁给我们发工资?”
大家哈哈大笑,国松就请大家喝酒,大家共同喝了四杯,寓意四季发财。然后是国松陪大家共同喝两杯,语舒也起来陪大家喝两杯,语舒就请大家吃菜。
然后北森从语舒开始,每人陪两杯,语舒很惊讶,问他为什么先陪她喝酒,北森笑着说:“你一直关爱我们一家,我代表青梅、北林和虎子,向你表示真诚的感谢。”青梅和北林在边上帮腔,也举起酒杯说一家人一起陪语舒喝两杯,语舒笑着要国松也拿起酒杯,两家互相陪着喝两杯。
他们两家喝过酒,嘉悦请大家吃菜,然后说:“来,我们一家喝两杯。”大家都愣住了,嘉悦说:“你们看思语把我叫小妈,把子豪喊爸爸,我们就亲如一家,所以,我们一家喝两杯,庆祝家庭和睦。”
大家都笑了。
语舒害怕国松多心,就说:“我正要说这个事情,我的儿子把你们喊爸妈,你们的孩子将来是不是也要把国松叫爸爸呀?”
嘉悦说:“我们自然是高兴的,就怕国松看不上我们孩子呢!”
国松赶忙笑着说:“我愿意,我高兴,你们最好生个女儿,这样就儿女双全,还长得漂亮!”
子豪笑着说:“那好,孩子生下来,就叫你爸爸,叫语舒大妈。”他们就这样说定了,喝了四杯酒。
下面大家互相陪着喝酒,酒席场面非常热闹,语舒觉得今天嘉悦说话有些怪怪的,心里就有些不踏实,她拿起酒杯,走到嘉悦跟前,嘉悦赶忙站起来,语舒笑着说:“来,嘉悦,我们喝两杯,给你说个秘密。”
嘉悦笑着说:“不用说了,子豪已经告诉我了,我相信子豪,也相信你。”她们就喝了两杯。
大家正在喝酒,心雨手机响了,她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一接听,原来是张千里,就问他,人在哪里,张千里说他在北京,很想见心雨一面。心雨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个,我要跟新宝商量,或者,我们一起接你吃个饭吧!”
张千里说等心雨的电话,就挂了手机,新宝问心雨是谁的电话,心雨说一会儿给他说。大家尽兴以后,有几个人要去给长辈拜年,所以,说要早点结束,语舒就同意了。
大家朝出走的时候,青梅给语舒使眼色,语舒就把大家送到门口,又转回头来,青梅和北森牵着虎子,北林和关峰站在他们一家后面。
语舒笑着说:“咋啦?两口子又吵嘴了?”
青梅笑着说:“大过年的,你就不能想点好的?我们关系好着呢,关峰说到我们家拜年,我就想请你这个大媒人一起去玩儿,不知道你们两口子有没有空?”
语舒看着国松,国松年轻精力旺盛,正想着去哪里玩会儿呢!当然愿意去,就点头说:“刚好,今天晚上还早呢,一起去玩儿吧!”
網遊之披著狼皮的羊
语舒想反正有国松陪思语玩儿,自己乐得一个清静,就爽快的答应了。他们这里正去新梅园,那边嘉悦同子豪还在冷战。
原本嘉悦不知道子豪和语舒见面的,也是第二天一早,那个叫“会哭的海”跟她加了好友以后,就给她发了四张照片,两张是语舒进出酒店的相片,两张是子豪进出酒店的相片,嘉悦一看就明白了,她当时就很生气,就给子豪打电话,子豪一听嘉悦高八度的声音,他的第一反应是嘉悦知道了他昨晚跟语舒见面的事情。
大道修仙 若封
子豪只好老老实实把他们见面的情景详细的描述了一遍,不敢有半点儿假话,因为,他不知道嘉悦是怎么知道的,如果有人给嘉悦说,不知道是拍照片,还是录视频,所以,他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嘉悦原本很生气,听子豪很坦诚也就觉得可以原谅,但是想到是子豪主动约语舒,心里就很不舒服,因为,以前她一直以为是语舒主动吊着子豪不放,好让子豪帮她做事,这件事发生后,她终于明白了,是子豪放不下语舒。她一方面很生气,另一方面又很担心,因为,像他们目前这样十分危险,说不上来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两个人就跑到一起去了。所以,她心里很郁闷,还没有地方诉说,她也不想见子豪,所以,子豪将她送回父母家,她就让子豪回他们家睡觉,自己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躲在书房里看书。
嘉悦母亲看她很消沉,就知道他们又闹矛盾了,就问她啥原因,嘉悦就将事情的经过跟她妈妈说了一遍。
她妈妈高兴地说:“傻丫头,过去啦!你们的危险期过去啦!子豪终于经受住了考验,语舒提出开房,他坚持住没有同意,就证明子豪很爱你,他坚守住了!你应该表扬他,你应该高兴,他们只是结婚前对双方有一个交代,他们以后会非常注意的。况且这个叫会哭的海,他能给你发照片,必然给语舒丈夫发照片,语舒肯定也受到考验,还有,很可能语舒被人监视了,不然怎么会有照片?语舒以后肯定会格外谨慎的,所以,你们以后就更安全。你可别犯傻,还跟子豪呕气,他肯定觉得很委屈呢,你赶紧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他。”
嘉悦觉得妈妈分析得对,她就开心的给子豪打电话,子豪正在家里哀伤、彷徨和委屈呢,接到嘉悦的电话,他以为嘉悦又会一通吵,谁知嘉悦很热情温柔的说:“亲爱的,一个人在家是不是很孤独寂寞呀?”
子豪以为嘉悦讽刺他,就尴尬的笑着说还好,嘉悦却笑着说:“你想不想跟我出去玩玩儿?”
子豪说:“让你去我父母那里,你也不去,这大晚上的能去哪里玩呀?”
嘉悦说:“咱爸妈那里,明天去,今晚上我给你找个地方,有好吃的,还有酒喝,还挺好玩儿,你把车开过来,当面跟你说。”
子豪挂了电话就去开车,他听嘉悦的口气,好像不再生气了,真是女儿的心,天上的云。
子豪敲门,嘉悦妈妈开门,子豪喊了一声妈,就直奔楼上,嘉悦已经穿戴整齐等着他,嘉悦扑进子豪怀里,子豪拥着她,吻了吻她,嘉悦说:“我们去新梅园,青梅今晚肯定做好吃的款待语舒姐,说不定还有心雨。”
子豪问她:“是吗?你怎么知道的?人家没有邀请我们,我们去了不好吧?”
嘉悦说:“都是朋友,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也带上一点儿礼物。”
子豪觉得挺有趣的,他想看看青梅夫妇有啥样的表情。
他们到了新梅园,直接去摁门铃,国松出来开门,一看是他们,就把他们请进院门,北森,北林、语舒和关峰都出来了,大家都笑了,北森过来拉住子豪的手说:“正要给你打电话,你们主动来了,心雨他们马上就来!”
嘉悦抱起思语,思语喊她小妈妈,嘉悦笑着说:“小妈不喜欢你了,你在这里吃好的,也不知道给小妈打电话。”
思语笑着说:“小妈妈,青梅干妈,做了很多好吃的还没有开始吃,正等你们呢!”
嘉悦就笑了:“你们看我儿子多会说话,正等我呢!你将来肯定也是美女杀手,这张嘴太会说话了。”大家都笑了,语舒赶忙接过思语,怕累着嘉悦,请嘉悦和子豪进屋。
青梅从厨房出来笑着说:“我们原本打算躲着吃点好的,没有想到你们鼻子就闻到香了,自己跑来了!”
末日符紋師
这时嘉悦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心雨的电话,问她想不想去新梅园,青梅在新梅园亲自下厨,请大家过去,嘉悦才知道,北森说的正要给他们打电话是真的。
嘉悦笑着说他们已经在新梅园了,心雨很诧异,问他们咋跑那么快,嘉悦笑着说:“我能掐会算,知道他们要请我们,就主动过来了!”心雨说他们马上到,就挂了电话。
语舒一看嘉悦的精神状态,完全不像先前在一起喝酒的状况,就关心的问她,妊娠反应强烈不强烈,嘉悦笑着说:“我还好,比你那个时候好多了,比孙琳当时情况也好很多。”
她一说孙琳,青梅赶忙说:“北森,赶紧给孙琳打电话,一会儿搞忘了!”
北森赶忙给嘉欣打电话,嘉欣说他正跟朋友一起喝酒,来不了,北森又给孙琳打电话,孙琳答应马上到。
不一会儿,心雨和新宝来了,正在说笑,孙琳也来了。心雨就问青梅:“既然你要接大家来玩,为什么不当面说一下,要一个个打电话?你说了,我当场都过来了。”
青梅笑着说:“不是的,在酒席上,北林说关峰要来给我们家拜年,我当时也弄不清家里有些啥菜,够不够一顿,又不好问北森,只好等回来看了,再请你们。”
心雨笑着说:“这个可以理解,我也不知道家里有些什么菜,回去看了家当,才敢决定明天邀请你们去我们家玩一会儿,我们家就是有些窄了些,没有院子。”
语舒笑着说:“很好,我正愁明天没地方吃饭呢!后天谁请呢?我安排在老后天,因为,老后天我们家的管家保姆们才来上班。”
心雨突然想起来了说:“不对,你等一会儿,国松,去年我们去你家吃饭,好像是正月初二呢!”
国松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对呀!去年不是我跟老师相处,特别时期嘛,我们给他们三倍工资,才把他们留下的,搞得今年老早他们都很紧张,问我母亲,会不会今年还要让他们加班。”
大家都笑了,看来男孩子追一个女孩子,确实不容易,心雨笑着说:“你看看,人家国松多用心!也就奇了怪了,按说你这老阿姨找小鲜肉,应该自己巴心巴肝的才对,为啥搞得人家小鲜肉劳神费力呢?”
陪葬毒妃【完结】
语舒笑着说:“这就是老阿姨的魅力!我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所以,国松就要费些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