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sja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 愛下-第七百七十章 最後的巫師分享-5mdph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属于概率途径的污染,以极高的速度,几乎是瞬间,便消失大半。
随之而来的,是弥漫的、宛如星光一般、隐晦而稀疏的光流,他的身躯,在刹那间被光流卷走,从原地消失不见。
形体狰狞的告死鸟,因为这一状况,在茫然片刻后,又随着那只巨大的告死鸟而向着亚戈原本的身体所划成的怪物扑击而去。
……
亚戈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棄妃惹桃花
星际之永恒传说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蠢蠢凡愚QD
在他的视野之中,遍地…..不,遍处都是满溢的光影。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片静止的“光”。
他的视野中,是一片片朦胧的光影,但是,这些光影,是静止的。
这些朦胧的光影,构成了一片仿佛湖泊般的影像。
但是,还有一点让亚戈异常紧张——
丝线。
密密麻麻的丝线与这些朦胧的、静止的光影交叠。
交错叠合的光影和丝线,虽然有着微妙的差别,但是亚戈没有仔细看的时候,根本没有辨认出来。
承载着他的意识的冥想牌,在从那个城市里脱离,脱离那沉寂之音的压制后,仿佛彻底恢复了活力一般,像是一只飞鸟,又像是一只游鱼,快速地在这片朦胧静滞的光湖,在那一条条交织得仿佛渔网一般的丝线的间隙中快速游掠穿梭,沿着一根丝线急速前行。
很快,随着那股朦胧感再次袭来,他的身影从那片湖泊一般的光影中脱出。
随即,他的视线内,蛛丝般、渔网般的概率之线越来越多。
不过,沿着目标,沿着概率之线,亚戈在冥想牌的驱动下,在即将见底的概率途径“污染”的消耗中,到达了终点——
伴随着一种穿过壁障的感觉,亚戈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小镇之中。
随即,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女人。
“还好,没有把那个大家伙引出来,还是很顺利的。”
伴随着声音,原本背对着他的女人,陡然转过身来:
“…..法斯特对吧?你可以叫我阿蒂莱。”
有着小麦色肌肤,穿着长袍的女人露出了一抹笑容。
还是乌鸦姿态的亚戈,感受着因为使用冥想牌的力量而消耗殆尽的概率途径“污染”,心中戒备对方的同时,不由得疑惑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
她是谁?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很多疑惑,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
“你说,是在那位再度醒来的死神先生能够成功收回他的权柄,还是盗贼继续拿着赃物逃之夭夭?”
有着小麦色肌肤、自称阿蒂莱的女人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再度复苏?权柄?盗贼?”
对方询问看法的话语里透露的信息,亚戈都能够猜到一些。
旧日死神可能没有死他知道。
旧日死神之后,“星辰之蛇”成为新的死神,这一点他也知道。
而星辰之蛇已经陨落。
而她的话…….
是说星辰之蛇没有得到旧日死神的权柄,而是被第三方盗走了。
还是说星辰之蛇就是那个“盗贼”?
魔法雪纷飞之梦飞扬
亚戈的鸦眸,带着疑惑和戒备,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他现在除了死灵途径的力量外,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
而眼前的女人……
从概率之线的角度,他能够看到概率之线的扭曲。
这个女人,序列上至少和自己是同等的。
然而,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女人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突然再次笑了起来,带着让亚戈莫名感到熟悉的笑容中,她说道:
火影之死神降生 2212251
“我?流亡者途径序列5,灾难行者,共存的途径是黄昏途径,序列5的狼王,哦,对了,不要弄错了,是逆序的灰月哦,不是正序的红月。”
女人仿佛毫不在意一般,吐出了让亚戈一时有些愣神的信息。
正逆序的事情对于亚戈来说,是他一直在追索的情报。
但不对他,对于任何非凡者来说,自己的能力情报,都不应该这么简单——
“在怀疑我给出假情报误导你吗?”
“放心,辨认途径虽然对于一般的非凡者来说比较困难,但是在高序列生命面前清晰可见。”
“更何况,连黄昏途径本身就是正序和逆序这件事我都告诉你了,还有什么需要欺骗你的。”
小麦色肌肤的女人说了几句后,饶有兴致地盯着他:
“不过也是,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也是刻骨铭心的教训呢。”
说着,她扭过头:
“无论是那群巫师,还是神职者,又或者我们,都一样。”
她的话里冒出了各种让亚戈不得不注意的信息。
犹豫片刻,亚戈直接问了出来:
“黄昏途径是怎么回事?”
而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说到:
“你应该已经从守秘人之书里看到‘盛宴女皇’的认知碎片了吧?”
“认知碎片?”
“对,认知碎片,盛宴女皇的正序途径被称为‘秘密’途径,其能力的主干就是‘认知’和‘终止’。”
“旧日死神把握着四个权柄。”
“星辰途径、概率途径、死灵途径、秘密途径这四个。”
“对应的、最后的巫师中,‘歌者’、‘戏命师’、‘看门人’、‘守秘人’这四位所留下的镜世界,都由他持有。”
自称阿蒂莱的女人说道:
“秘密途径的核心,也就是‘守秘人’的道路,他的力量的特性,封锁、终止认知。”
她的话语中,冒出了一些让亚戈越发认真的信息。
镜世界?
最后的巫师?
歌者?看门人?戏命师?守秘人?
其中的几个词,亚戈是再熟悉不过了。
“巫师遗留的镜世界?”
亚戈试图追问。
“这个等一下再说,镜世界是巫师的道路,这群以自身意志,以自身力量污染扭曲外部世界,强行同化外部世界并收为己用的自私者,其力量有着强烈的排他性。”
阿蒂莱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镜世界”这个亚戈了解一些的概念开始将起:
“在他们死亡之后,他们遗留的镜世界,还会留存下来,并且,他们的力量,那种被称为‘灵能’的东西,包含着他们强烈的个人意志和倾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