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既然是正式签署协议,在田小胖家里就显得有点不合适了。于是,一起去了村委会,包村长等村干部和黑瞎子合作社的几位代表,也一同出席。
双方坐在村委会会议室的圆桌上,终于有了点谈判的架势。老汤跟何教授,也作为见证者。另外,合同是中英文对照,还得老汤帮着把把关呢。
约翰森先是把草拟的合同宣读一遍,核心意思就是,黑瞎子屯方面负责提供原料,也就是蕴含着熊能量的晶粒鬼伞,然后,由他所在的制药公司进行加工提炼销售等一切环节,然后,双方各自获得利润的百分之五十。
这个对黑瞎子合作社来说,已经是分优惠,不操心不费力的,坐等拿钱。所以,包村长和包大明白以及合作社的代表包二爷等人,都有点等不及了,抄起桌上的签字笔,就准备直接签约。
只有田小胖靠在椅子上,俩眼微闭,脑袋还往前一点一点的,估计马上就要睡着了。
咳!身边的包大明白轻咳一声,小胖子稍稍激灵一下,然后瞥了大明白一眼:“明白叔,你感冒了吧?你说都这么大岁数了,晚上就好好盖被睡觉,瞎折腾啥呀?”
你个臭小子,都学会编排俺了咋滴?当着外人面儿,包大明白也不好发作,只是抬抬手里的笔,示意小胖子,该签字啦。
制药公司派来的签约团队,心里好生不满。他们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呢,就刚才喝了两口水,还一股药味儿,更感觉肚子里空落落的。反观对方,谈判都能睡着,这是什么态度嘛——
还是约翰森知道田小胖的毛病,这肯定是对合约中的条款不大满意呗。于是朝着小胖子点点头:“亲爱的小胖,如果没有异议,我们就签约吧?”
“签约啊——”田小胖手里转着签字笔,几根手指无比灵活,都转出花来了,“像这种不平等的条约,俺们是肯定不会签滴。”
不平等,哪块不平等?包大明白又戴上老花镜,仔细瞧瞧,也没找着。不过呢,小胖既然这么说了,当然不能拆台。
于是又咳嗽一声,表示有话说:“想当年涅,外国列强可是逼着俺们签了不老少不平等条约滴,比如说,有——”
还真别说,包大明白最近跟着杨老爷子混,学了不少历史掌故,说起来如数家珍,把那些老外都听得一愣一愣:哇,想当年,我爷爷的爷爷,原来这么厉害!
大多数国家,信奉的都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天经地义,欺负你就对了,谁叫你弱了呢?
所以,这些人才不会觉得这些是侵略者的耻辱,反倒是无比的向往和崇拜。
包大明白虽然听不懂这些老外都说的是啥,不过察言观色,也瞧出来不大对劲。猛然间,他使劲一拍桌子,发出啪的一声巨响,把那些老外都吓得一哆嗦。
“大明白,你这咋还玩上敲山震虎了呢。”包村长没留神,也被吓了一跳,嘴里忍不住埋怨。
“哼,俺这是拍桌子吓唬耗子涅,他们不是老虎,而是属耗子滴。”大明白跟包村长嘟囔一番,这才大声对着那些老外说道:“现在涅,可不像原来那时候了,拿着洋枪,顶着俺们脑袋,就签条约,又是割地又是赔款滴,如今,俺们的腰杆已经硬实涅,你们那一套,是根本不好使滴,还想叫俺们签不平等条约,做梦涅吧——小胖啊,还是你说吧,这到底哪块不平等涅?”
开始说的挺硬气,很是鼓舞士气,萨日根等人都攥起拳头,恨不得捶对方一通,替老祖宗报仇雪耻,结果说到最后,一下子就泄气了。
“大明白,你净扯这些没用的。”包二爷也很是不满地瞪了包大明白一眼。
关键时刻,还得看田小胖,他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按照俺们黑瞎子屯的规矩,利润最多只分出去百分之十,现在,你们要占百分之五十,所以俺才说,这是非常不公平滴!”
百分之十,你怎么不去抢!制药公司的谈判代表哗然:合着我们加工生产销售一条龙,人力物力全是我们出,最后,利润的大头儿叫你就这么轻飘飘地拿走了。强盗,简直就是强盗行径,比我爷爷的爷爷,还要强盗!
约翰森也有点撑不住劲:“亲爱的小胖,你这样做,好像我们才是不公平的一方吧?”
呵呵,谈判桌上,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公平——田小胖心里鄙视了一下对方,他现在也终于体验了一把强权的感觉,嗯,感觉很不错,好像都有点上瘾了。
哇啦哇啦的,制药公司一方的代表,一个个都义愤填膺,争先恐后指责起来,连旁边的老汤和何教授,俩人帮着翻译,都有点忙不过来了。
“小胖啊,咱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包村长用胳膊肘悄悄捅捅田小胖。
过分嘛,一点也不过分啊,跟咱们的朋友梁耀国和林先生,都是按照这个标准来签订协议的,更不要说这些老外了。
田小胖老神在在地往椅子背上一靠,反正现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着急的应该是对方。大不了,俺找国内的制药企业来合作,你们连百分之十都别想赚。
要不是考虑到这种狗尿苔素研制出来之后,主要是在欧美市场销售,田小胖才懒得搭理这些老外呢。
倒是包二爷力挺田小胖,老爷子朝小胖子竖竖大拇指:“硬气,咱们爷们,现在就得这么硬气。这种原料,就咱们黑瞎子屯这独一份。要是他们不想合作,早就拍屁股走人了,何必在这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的。”
老爷子算是看到关键问题了,萨日根和包村长他们也都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于是也都不着急了,慢悠悠地喝着药茶,看着对手表演。
几位代表说的口干舌燥,又端起药茶咕嘟嘟灌了几口,然后,肚子里就咕噜咕噜直叫。包大明白心里好笑:这药茶是饭后喝着消化食儿滴,你们空肚子喝,那不是越喝越空才怪涅?
“我们公司再让出来百分之五,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代表团的主要负责人,终于做出了让步。受制于人,不得不低头啊。
这个口子一开,自然是一让再让,到了最后,干脆就是一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地往下磨。要知道,因为涉及到的资金基数比较大,一个百分点,在以后或许就代表着几亿甚至几十亿的利润空间。
不管对方磨破嘴皮子,我自岿然不动,田小胖就稳稳当当坐在那,微笑着瞧着对方表演。
整个谈判,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对方代表最后都差点饿晕了。于是提出来:明天继续。
田小胖却晃晃脑袋:“明天啊,明天俺还约了别人呢。现在,俺们黑瞎子屯的东西都是抢手货,你们不要,有都是人要呢。”
那几位代表本来都站起来了,一听这话,又都坐下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个该死的小胖子,算是掐住了他们的命脉。
包大明白这时候也来劲了,他也感觉挺爽滴,还跟小胖儿握握手:“咱们爷俩都是老中医,干别滴或许不行,但是掐你脉门,那是一掐一个准儿滴——”
刚才谁着急签字的?田小胖撇撇嘴,然后掏出来手机瞧瞧时间:“快到点了,俺家娃子还等俺吃饭呢。”
这是下最后通牒了吗?对方代表将脑袋扎成一堆,又研究一阵,这才说道:“黑熊合作社百分之八十,我们百分之二十,真的不能再低了啊——”
真把这些老外给憋坏了,一个个愁眉苦脸,可怜兮兮,看那样子,就差作揖磕头了,那叫一个惨啊。
包大明白却嘿嘿直乐:“在谈判桌上卖惨涅,是一点都不好使滴,俺们坚决不——”
没等他说完呢,田小胖站起来:“好,成交!”
哎呦,差点没把包大明白的舌头给闪了:“小胖啊,这个谈判涅,就得逮住蛤蟆攥出尿,咋能轻易吐口涅!”
对方代表一听田小胖总算是同意了,立刻如释重负,这一下午的谈判,真是身心俱疲。好在,这种折磨,总算是结束了,剩下的,就是举行一个酒会,大吃大喝一场。
约翰森也长出一口气:他获得的提成,是制药公司利润的百分之一左右,当然是公司这边所占的份额越大,他的收益也就越大。
乐乐呵呵地伸出手,准备和田小胖握手,然后修订一下合约,就可以签字了。
可是,田小胖却伸出手摆了摆:“还没完事呢,俺这呢,还有一个附加条款——”
田小胖走到老汤跟何教授身边:“俺们一起办了个黑瞎子奖,每年评选一次,主要是奖励在熊能量的应用方面,取得突出成绩的人士。不过呢,奖金还没有着落。像这种有益于人类的奖项,贵公司作为一个老牌儿的制药公司,想必也会大力支持。所以,俺的建议是,从你方的利益之中,拿出来百分之十,作为黑瞎子奖的奖金积累,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拿出来百分之十?你那个不是黑熊奖,是金熊奖啊!
再说了,要拿也轮不到我们这边拿啊,你们黑瞎子合作社,独享百分之八十的利润,你们才最应该掏钱啊!
而黑瞎子屯的老几位,则对小胖子彻底服了:这哪是狮子大张口啊,这是黑瞎子大张口!包大明白俩小眼睛都笑成两条缝了,悄悄跟包二爷嘀咕:“二哥,这种欺负人的感觉涅,还是蛮爽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