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一男一女,被正道修士围攻……”
白若溪美目流转之间,细细咀嚼这一句,却已是思忖出了许多信息。
这些正道修士虽然可恶,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倒还不至于做出见色起意之事。
定是那蜂后泄露了妖气,才招致这些正道弟子的围攻!
毕竟,这里与五城不同,这是人族的世界,蜂后乃是妖族出身,但因常年在五城生活,平日里并不用隐藏自己的气息。
但在人族的社会当中,有一句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尤其是这些自诩正派的正道弟子,感受到蜂后的妖气,这些修士自会群起而攻之!
想到这里,白若溪已确定了目标,知道了这小混混口中,几日前大闹酒肆,与正道弟子交手的一男一女,正是她所要寻找的吴敌与蜂后!
“他们人呢?”
白若溪目光冷艳,看了几人一眼,几人当即觉得膝盖软了,忙回答道:“好,好像离开了小岸镇,具体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白若溪,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龙蟒,她美目流转之间,已在迅速的思考。
只见她沉默片刻,徐徐问道:“这镇子之外,是什么地方?”
那几个混混听到这个问题,也颇有几分诧异,只因世人都知晓,小岸镇之外,便是人迹罕至的化外大漠。小岸镇是所有旅人在踏入化外之前,最后的一个补给站与人族的聚集地。
但眼前的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却连这一点也不知道,这怎能不让人意外?
不过话虽如此,几人却一点也不敢怠慢,连忙回答:“回女侠,镇子外边就是化外的荒漠了,万里无人烟,十分的凶险。”
白若溪微微颔首,不过这并非是她想要得到的信息,于是她又问道:
“这化外之地,是否有一些古怪的地方?”
她之所以有这么一问,乃是因为吴敌的气息,在小岸镇之后,竟然断了!
她本是想要等自己的伤全部养好之后,再找吴敌报仇,但不曾想,短短几天的时间过去,她所抓住的一缕吴敌的气息,竟已无法追踪到他的所在!
白若溪当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吴敌,因此她也顾不上自己还未痊愈的伤势,立刻动身,沿着之前吴敌所留下的气息,来到了小岸镇。
如今得知吴敌与蜂后的确曾出现在这里,这也是吴敌气息最后留下来的地方,白若溪自是不敢轻慢。
几个混混闻言,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眼里颇有几分疑惑与不解。
这也不奇怪,化
外四绝地的凶名,威震四海,简直可止小孩夜啼!
但这女子竟是一窍不通,难道她以前都是在深山老林隐居,不与外界联系,从没有听说过化外四绝地的事情?
想归想,但没有人敢不回答白若溪的问题:“回女侠,化外大漠之地,有四处绝地,分别是暴风谷、地火原、万毒林和飞绝峰。”
“这四处绝地……”
这几个混混乃是土生土长的小岸镇人,又怎会对这四绝地陌生?
几人很快就将四绝地的凶险、奇伟、诡异之处,一一说明。
白若溪这才明白:定是这四绝地切断了吴敌的气息,看样子,这家伙一定踏入了其中,但他来到这种绝地是为了什么?
白若溪冷笑一句,难道是害怕被本姑娘追杀?
若是换做一般人,白若溪倒是信了,但对手是吴敌,她却不会轻易相信。
只因她早已见识过吴敌的狡猾与智慧,更明白,以这家伙的行事作风,断不会因为自己的追杀报复,而踏入更加凶险的地方。
所以,白若溪心中有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吴敌千辛万苦的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
白若溪问道:“这四绝地之中,莫非还有其他玄奇?”
几个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混混头子沉吟片刻,却也不敢不答,只得硬着头皮,揣摩了一下白若溪的话,回答道:
“其余三个绝地,诸如暴风谷、万毒林和地火原,倒是没有其他的玄器,唯独那飞绝峰……”
龙蟒可是个暴脾气,紧着问道:“飞绝峰怎么样?”
“飞……飞绝峰,虽为绝地,但在飞绝峰之巅,却是有人迹存在的。”
“哦?”
“飞绝峰之顶,有一个锻家,乃是铸兵之行家宗师,传承何止千年,据说从这锻家流传出的法器,都是一等一的极品!”
“飞绝峰,锻家!”
听到这里,白若溪立刻明白了,吴敌为什么要涉险踏入化外四绝地。
哼,原来是想请飞绝峰锻家修复你的飞剑,你倒是对那飞剑情深义重!
白若溪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吃味儿,旋即法力在手中一转,洒向众人,不多时,众人被打碎的骨头,立刻就被接合痊愈。
众人自是感恩戴德,涕泗横流,不过白若溪却没有就此放过,她往前走了两步,一只手拎起那混混头领。
“要渡过四绝地,有何诀窍?”
那混混头领被她如拎小鸡一般的拎起,吓得一哆嗦,脸色
比纸还白。
他不敢轻慢,一股脑的把知道的全说了:“有……有一些,一些方法,是万年来,小岸镇的旅人、先祖们,用生命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和诀窍。”
“要渡过暴风谷,只能等暴风谷的暴风停息,然后迅速步行通过,不能施展法力,否则立刻就会引来罡风极瀑,碎尸万段!利用定风珠,可以在短时间内抵御一些罡风,但不能持久。”
“地火原凶险,不下暴风谷,需要辟火蓑衣,迅速掠过宽越百里的燎原,只有十息的时间,否则地火入侵,生不如死。”
“万毒林毒瘴凶猛,沾之即死,所以需要在身上洒下驱毒药粉,可以在短时间内避开这些毒瘴。不过万毒林之中堪比迷宫,踏入其中,就很难走出来了。”
“至于飞绝峰……”
……
化外,地火原,地下百丈之处。
吴敌的元神,遁入此处,若非知道自己是元神出窍,不会出汗,吴敌几乎都要感受到自己要大汗淋漓了。
此地已是深入地火原的核心,无数的岩浆充斥四周,若无神火令的庇护,只怕吴敌的元神,早就被这些凶猛的火焰给烧成了灰!
“以我的法力,在这样的环境下,催动神火令,顶多只能支持半个小时。这还没算找到地煞阴毒火后,需要催动神火令将其降服,所消耗的法力愈大!”
吴敌心中暗忖,他眼观六路,却是在寻找异火的下落。
“所以,我必须速战速决,时间拖得越长,对我越不利!”
吴敌深吸一口,劈开身前的熔岩,继续寻找地煞阴毒火。
“糟了!”
而地面之上,明月江秋却忽的脸色一变,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蜂后见状,不由惊奇,忙问道:“江秋,你怎么了?”
她虽与明月江秋认识的时间不长,却也知道,这女人的行事作风,断不会如此一惊一乍。
从之前她被吴敌扣住命门,却毫不慌张的态度和神色,便知此女远非看上去这般的单纯。
只是此时明月江秋的脸色,却已是苍白了几分,眼中满是追悔与担忧,这让蜂后怎能不惊奇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