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虽然有强大的战甲随身保护,可是对于雅布来说无论是那七心之念的情绪感染,还是那紫色少女的腐蚀紫气,亦或是强大力量的一丁点震荡爆发,这些都是沾上一点就能要他命的东西。因此即使是强如RT8这样的战甲也做不到面面俱到不露一丝破绽,所以有时候有的破绽它就要自己去填。
本来正面交锋根本没可能碰到它的攻击却都落在了它身上,而且它还必须完全承受下来,因为哪怕溢出一丝一毫的气息都能带走它要护卫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最终雅布做出了一个决定,这是个赌命的决定,他选择把自己手里的控制器给了出来。
他将控制器与自身分离,并且交给了RT8自己,这样一来它便不用处处掣肘,而自己也就失去了意义。这是一波赌命的操作,控制器一旦给出,能够肯定的是战甲绝不会再对他有半点“怜悯”,因为它是机器,是战斗机器。虽然说控制器不在手里自己就失去了战略意义,但是那紫色少女是选择抹杀自己还是置之不理他也完全不敢肯定,因为这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不过显然他赌对了,RT8拿到了自己的核心控制器,同时那里面还有天空中悬浮的那些能量装置的控制权。所有的核心编码在第一时间就同步完成,它将那控制器直接捏碎,身上流动的力量也从绿色变成了猩红色。它抬手之间那所有的光柱便一齐响应,一条条能量光绳直接将那半空中的紫色身影给控制住,随后它再一次出击。
双手之中的镰刃结合在一起,身体在天空中划出无数Z字形,转瞬之间来回十次,空间之中处处残影。每一道影子都穿过那紫色的少女身躯,同时在她的头顶就会留下Z字形的印记,这个印记在它第二次穿行的时候被触发而爆炸,爆发出的力量全不灌入其身躯之中,只有一阵阵爆裂声裹挟着力量的波动在空中一圈圈扩张,即使这已经只是一点波动,依旧是将地面的地势一变再变。
但是那紫色少女本属源兽,其体魄之强横超出了预估,如这般强横霸道的力量在身体里爆发她的身躯也依旧相安无事。只不过RT8的目的并不在此,随着一次次印记的触发炸裂,一次次力量的冲击,原本是面无表情低垂着头的紫色少女神色逐渐变化,她的脸色开始挣扎,精致的脸上有痛苦之色浮出,一直紧闭的双眼也有即将睁开的迹象。
这一次次的印记爆发和力量冲击,使得附在她的意识逐渐有了感觉,正逐步从七心之念的控制之下挣脱。作为十一晶主宰级别的源兽,其意识之强是毋庸置疑的,参考冰魂圣龙就知道。虽然不知道之前她是如何被七心之念所控制,可一旦她的意识苏醒,那么那七心之念也无法与之抗衡。
RT8很清楚知道如果他要强行杀掉一只主宰级别的源兽要付出多少代价,这样做最终的结果只会是杀了源兽却让那七心之念再一次逃脱。所以它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把二者分离开来,如此一来那团心念就再也没有媒介来使用念气之力,而情绪感染又对自己无效,想带走它不费吹灰之力。
一切都在顺利进行,每一个印记爆炸就伴随着有一部分七彩气息被紫色的少女驱除离体,作为一副机械战甲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超越很多智慧生命了,可惜的是对于既定事实算无遗策的机械也算不到偶然发生,它算不到还有人在暗处蛰伏。在那打开的蚌壳上方已经是有一团七彩凝云存在,那少女的眼眸随时可能会睁开,意识已经是极力排斥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七心之念已经是没有任何机会再夺回身体控制权了。
这是后RT8便买了个破绽,它从眼睛中发出两道光束,将天空中的防护罩融去一块,这是在卖破绽。之所以那七心之念一直死缠着不肯离开,就是因为离开了这具身体它也走不出这防护罩,所以它给了一个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很明显是陷阱,这也是一个带着机会的陷阱。
七心之念当然知道这是陷阱,然而它已经别无选择,即使对方不给这个机会,最多再过半分钟它的控制也会被挣脱,到那时也一样没有机会出去,所以在那两个扣子开启的瞬间它便准备要放手一搏。而RT8强大的核心早已经洞悉一切,它就在等,等到这七彩气息完全脱离的一刹那它便出手将它控制,然后直接从那两个孔离开防护罩。因为它也非常清楚一旦源兽的意识苏醒,那肯定会爆发一顿怒火,它的目的是这七心之念,而不是与源兽一较高下。
这时候的秦宇还是无动于衷,他没有释放什么灵纹和力量,只不过是打开灵意改造装置,将存放的七心海螺给取了出来。众人不解其意,不知道这时候拿出海螺要做什么。就在那七心之念决定放手一搏的时候,第二种选择出现了,它感觉到了自己本体的气息,感觉到了七心海螺的气息,同时也感觉到了其它心念的气息。
比起向上一搏要面对冰冷的战甲,被捕捉率近乎百分之百,回到七心海螺现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虽然说它心心念念就是想要摆脱海螺的束缚,可是现在持有那海螺的是几个心念体,如今的它已经不是刚刚诞生心念的那时候了,比起面对这战甲,它更有信心能对付那几个心念。
两害相较取其轻,无论是人也好,意念也罢,凡是有智慧的东西都会做出的选择。RT8望眼欲穿,在核心里早就备好了一套力量准备带着七心之念跑路。然而就在它觉得马上要成功的时候,那团基本剥离的七彩云团不是向天空而逃,反而反向再一次进入凤羽蚌的体内。
这样的操作让雅布他们都惊愕不已,可是更惊愕的还在后面,它这反向一扑不是想用尽全力与凤羽蚌的意识再争高低,而是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往地面飞掠,这反向逃跑难道它以为这个防护罩只在地面上是个半圆,地下是没有防护的不成。
这一刻谁都是这样想的,直到他们的目光顺着那七心之念飞掠的方向看去,在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点,仔细看去是一个独立在半空中的柱子,再仔细一看,在那上面站着几个人,为首的男子手握这七心海螺,带着一脸令人愤怒非常欠揍的笑容,这团七心之念直接就回到了七心海螺,而且非常安静地待在海螺里,就像回家一样一点兴风作浪的意思都没有。
大家觉得不可思议,同时又有些惊喜,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大型捡漏现场。雅布的脸色别提有多阴沉,哪怕他们已经是谨小慎微处处都防着秦宇了,结果还是被这个人钻了空子。而那RT8好一番计算最后也为他人做了嫁衣,虽然它不知道愤怒是什么东西,不过它的目标自然也就从凤羽蚌转到了秦宇身上。
但是后者可不管那战甲是不是盯上了他,收走了七心之念以后秦宇等人头也不回直接开溜,之前无比坚固的防护罩在他们面前脆如玻璃,被亚灵娜和雷莉姿一矛一戟直接挑破。而那RT8也准备要追击几人,可惜的是它里凤羽蚌太近了,拿回了身体控制权的凤羽蚌终于睁开了眼。
秦宇他们现在不知道跑出了多远,总之一路直飞连头也没回,直到身后的力量席卷,一片森林消失,哪怕他们是最先开溜的,最后还是被这股力量掀起。这力量所释放出来的紫色液体把眼睛所能看到的天空都覆盖了个严严实实,天上直接下起了紫雨,所有的植物瞬间枯萎衰败,高山被淋矮了,大地被淋秃了,一切生灵也被淋没有了。
“好恐怖,这怕是比当初那凯撒的影子还要强一些。”秦宇暗暗心惊,所谓天地变色怕也不过如此。现在大加都是躲在鹿铃的钟下面,那口钟直接无视这紫雨,护着众人离开。东西现在是拿到了,不过问题还没有解决,一旦那七心之念感觉到自己安全了,它便会再一次开始兴风作浪。
也就在众人离开紫雨范围的时候它就准备先拿秦宇开刀,只可惜它又一次失算了,因为它突然间发现在秦宇的手中,七心海螺就像是重重监牢一样把它给完全锁住了。它所携带的七心魔海里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情绪感染之气全部都被隔离了起来,单独关押在了海螺里无形的单元格里,它根本就没法调动。
这当然是秦宇的单元控制之法,那些贪嗔痴恨爱恶欲,喜怒忧思悲恐惊,所有一切的情绪心念全部被一一隔离管控起来,连它自己都按照这些心绪被分成了几分,又哪里还能调动什么情绪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