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拿出来挺他弟弟了,一切的一切…….”
房间内安静了几秒钟,老哈蒙跳过这个话题。
“我的儿子我从小看大的,虽说现在看来可能是因为变化太大,我没有看透吧,但是再我的理解认知当中,后面的斩杀关悦,可能是他很早之前就和王赢透漏过,想要王赢帮忙的,但是之前他的死挺王赢,就是他骨子里面的东西,他是真的很看重与王赢的这层关系,也是有些鲁莽的,把所有堵住都压在王赢的身上。”
“但是现在如果说,这一次真的能把黄陈涛他们做掉的话,那哈洛伦这一次的赌注,可还是真的赌对了,干掉黄陈涛之后,整个中南半岛,再无任何势力,可以与我们抗衡,我们可就是真正的老大了。而且,我们国内没有受到过任何战争影响。二次发展的速度,也是一定会超过所有人的。狼巢都快打没了,巴蛇也是损失惨重啊。”
“所以说啊,看起来小王子虎虎虎的,其实他一点都不虎,至于想打这场战争的人,除了赛亚松,剩下的所有人都想打,因为打完之后,对于他们来说,都有绝对的好处可拿,唯一一个倒霉蛋儿,就是赛亚松,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清楚,真正动起手来,他这里就是第一战场,没得跑。”
老阁主从边上笑呵呵的开口“接下来的事情可就有意思了,我很好奇,想看看小王赢接下来怎么办,毕竟不能给黄陈涛太多时间啊,他们上百万预备役士兵,随时都可以顶上来,就算是战斗力不足,那这气势上也足够了吧。”
“现在最最麻烦的对手,是张钰伟,这个人能力绝不在普缇之下,纵观整个战场,若非是这个人的话,黄陈涛他们的情况,肯定要比现在要困难的多多多,最最难对付的兵团,就是阮文腾兵团。”老哈蒙指了指桌子中间一个区域。
“从越国边境到达万向城的这一片区域,几乎都是宽敞辽阔的平原地带,这一片区域非常适合阮文腾的机械化兵团作战,同样的,整个越国最先进的防空武器,再阮文腾的兵团也有部署,我们若是贸然动用空中力量的话,也一定会受到不小的损伤,现在摆在王赢面前的,就是阮文腾兵团这一颗大钉子了。”
“壁虎的九婴带着整个壁虎,也在阮文腾的身边,但是现在具体藏在哪儿了,我不清楚。”老阁主这一说,哈蒙突然之间抬头,与老阁主两个人的对视,眼神复杂许多…
联盟军总指挥部,王赢一行人依旧聚集在这里,现在大家整体上都比较兴奋了,只有王赢,依旧是平淡如水,并且还在不停的提醒大家,要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战争还未结束,再又经过一系列的部署安排之后,王赢从边上轻轻的拍了拍桌子“不要给黄陈涛任何喘息的机会,等着我们的空军休整完毕,立刻配合普缇拉善兵团,继续强攻,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打破他们的防御体系,把越国军队,赶出老过!……”
王赢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王赢又做了一些详细的叮嘱,已经部署安排之后,感觉有些疲惫了,他把总指挥部暂时交给了巴蛇,自己转身就到了房间,他冲了一个澡,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尽管满脸的疲惫,却没有休息。
几分钟以后,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赛亚松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坐在王赢的边上,上下打量着王赢,他点着一支烟,吞云吐雾之中,一脸的忧愁。王赢赶忙起身,冲着赛亚松笑了起来“老哥,放心吧,我们会想办法尽快解决战斗的,而且,之前你也听到的,所有人都已经达成了一致,战争结束之后,大家会先一起努力帮你和你的国家进行战后重建,帮你重新恢复你的部队编制。”
“现在合达的御林军,和维奈同的边防军也都保留着军建核心,相信不用多久,这两支队伍又可以虎虎生威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所有人都会给与你支持与帮助的。”王赢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手上还有一个龙银财团,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提供资金支持”
王赢还想在说话的时候,赛亚松从边上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他拍了拍王赢的肩膀“再多的支持,重建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我这一次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和你随便聊聊。”赛亚松叼着烟,吞云吐雾之中,缓缓开口“若是当初我最后时刻没有翻脸,依旧和黄陈涛稳稳的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面的话,你如何摧毁我的三个集团军?”
王赢一听这个,皱起来了眉头,几次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看着赛亚松的眼神,他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双方沉默了片刻之后,赛亚松笑了起来“这一场战争,从头到脚,看起来只有我一个人不想打啊,包括黄陈涛在内,你们都是想要打这场战争的,还好,我最后还是秉承了自己的良心,做出来了我之前认为极其错误的选择。这救了我。”
“王赢,你就这么恨黄陈涛吗?”赛亚松突然之间话锋一转,死死的盯住了王赢。
王赢没有任何的思索,稳稳的点了点头“我恨黄陈涛,我也恨越七虎,不仅仅是因为阮林峰,王念,巴莎的事情,更主要的,是小铁牛,这是我心中永远过不去的那道坎,哥,相信我,不管前方道路多么的艰难险阻,我们最后一定会取得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我们会打到河城,推翻黄陈涛,我要让他名誉扫地,永远的被钉在耻辱柱上。”
赛亚松明显的压力陡增,他低着头,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之间说了一句恨不符合场景,也让王赢觉得十分莫名其妙的话“真心希望我的推断不要有任何的失误,否则的话,我也真的算是自作自受了,呵呵,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一切皆是命。”赛亚松这番话说完,整个人起身缓缓离开,背影显得相当的孤寂落寞,没有丝毫开心的样子,王赢仔细品味着赛亚松最后那番话,想着赛亚松这一次过来的意义,慢慢的,王赢整个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赛亚松,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要说什么呢……”
当天深夜,普缇兵团与巴蛇联军再王赢的要求之下,对于正前方的张钰伟,任超凡兵团直接展开了猛烈进攻,现在普缇不能退,张钰伟没得退,双方一个猛攻,一个死守。在一顿震耳欲聋的火炮声中,双方的士兵展开了第一次的激烈碰撞。
枪炮齐鸣,子弹横飞,双方士兵在呐喊声中,疯狂搏命,勇猛无畏,此时此刻,人名犹如草芥一般,眼瞅着一批一批的士兵倒下,身后一批一批的士兵又迎上来,更有无数士兵再炮火之中,彻底的灰飞烟灭。双方都已杀红了眼,越打越激烈,从当天晚上,打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在整个战场中央留下了数以万计的尸体之后,分别撤退。
夜幕缓缓降临,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充斥着死亡的味道。几只秃鹫落在战场中央,大口大口啃食着地上的尸体,还时不时的振臂嚎叫“刮~刮~”的刺耳声音传出,显得兴奋异常,更像是再呼唤同伴一般。
不一会儿的功夫,又是好几只秃鹫飞至,它们津津有味的撕咬着尸体,几分钟以后,所有的秃鹫在同一时间全部停止了进食,它们凝望着远方的区域,冷漠至极的眼神,充满警戒,突然之间,所有秃鹫全部展翅高飞,亡命般仓皇逃离!
再战场的另外一侧,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坦克装甲车,接憧而至,他们形成了一条整齐的进攻线,毫不留情的碾压着地上的尸体。周边嗡隆隆嗡隆隆的声音犹如闷雷,再经过了这一片区域之后,突然之间提速,直冲普缇兵团的防御掩体,再后方,是大批大批的张钰伟兵团的士兵,乘坐在战车之中,防空部队也在队伍当中。最后是阮文腾的炮团,此时此刻已经停下,架设大炮,校准角度。
漆黑的夜色,再张钰伟一声令下,炮火连天,整个战场瞬间犹如白昼,整个张钰伟,任超凡兵团,再张钰伟的指挥之下,兵分五路,狂攻围剿普缇兵团的前沿防御阵地。尽管普缇兵团的士兵已经拼尽全力的防御,但是奈何阮文腾兵团战斗力太强悍,再两边防御阵地还未被突破的情况下,他的机械化部队蛮横不讲道理的暴力碾压式冲锋,连战连捷,先后冲破了敌方三道防御阵地,并且及时兵分两路,后路包抄,协助任超凡兵团和张钰伟兵团再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围剿了整个普缇兵团前沿阵地的守军。
之后再阮文腾兵团的冲锋之下,剩下的两个兵团再打辅助支援,一路直奔万向城,普缇连夜组织了多场经典的反冲锋,确实是给张钰伟和任超凡兵团带来了不少损伤,但是再面对阮文腾如此大规模数量的坦克装甲车,确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双方从深夜打到了天亮,从天亮再次又拼杀到了深夜。
到了后期,近乎到了每一米都要去争夺的关键点上,这会儿双方的士兵拼杀差距已经不是很大了,最大的关键点,就在阮文腾的机械化部队上,几百辆坦克装甲车开路,中间还夹杂着防空部队,无懈可击的同时,更是无坚不摧!这个战场,无论是从武器装备上,还是实际战斗力上,阮文腾兵团明显的都要高出一个档次,毕竟这一片区域太适合阮文腾兵团作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