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遊記
小說推薦南宋遊記
“薛掌柜,你们就别装了,之前咱们的价格战打的区域,可没有涉及到这两种东西对吧!现在你们这样干,其实本爵爷不妨告诉薛掌柜一声,这东西对我们爵爷府伤害不大,我们已经不怎么售卖烟草跟辣椒面了,都是自己人在用,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薛掌柜刚刚说过了,我们可是亲上加亲了,这价格战打不打咱们另说,但是这事我提醒薛掌柜一句,你们真的没有必要,就当我给薛掌柜一个天大的面子了呵呵呵!”
老爹说道:“等等杜爵爷,这事别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们也不可能用辣椒面跟烟草去砸市场不是!而且杜爵爷所言极是,你们都不售卖那两样东西了,我们还这样干的话,那不是傻逼了吗?”
薛成平懵逼的说道:的确,爵爷府上一次为了救杜雨晖,把家里“所谓”的烟草跟辣椒面,反正是可以卖的都卖掉了,然后就不卖了,毕竟前面说过了,都卖掉了,爵爷府继续卖也没有意思了不是吗!并且还是高价卖掉的,大笔的银子都到手里了,就不差那仨瓜俩枣了!“此事?
……薛掌柜真的不知道?”
老爹的演技非常的到位,他盯着薛成平的眼睛看了半天后问道:是的弄的薛成平以为老爹真的怀疑他呢?
“等等等等,杜爵爷,这艘船该不会是杜爵爷弄出来的吧?”
薛成平反过来看着老爹问道:“呵呵呵!哈哈哈!有点意思了,其实薛掌柜啊!如果本爵爷手里还有多余的辣椒面跟烟草的话,你们说咱们之间的价格战都打到这个地步了,难不成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思吗!我们一直没有在这两样东西上做文章,目的是什么,彼此就不用多说了吧!而如果我手里还有这两样东西,那我马上就会售卖,我气死你们你们信不?
反正我开始卖给你们纹银200多两的时候,是你们愿意的,现在本爵爷就是卖100两,你们也要干瞪眼不是吗?”
老爹说道:“这……那艘船如果真不是爵爷府的,那……他也真不是我们的啊!我们真的不知道啊!正如杜爵爷所说,如果我们手里有那么多辣椒面跟烟草,我们也不会傻到50两一斤售卖吧!”
薛成平听了老爹的话也懵逼的说道:的确老爹说的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是他前面黑了爵爷府的话,后面我就贱卖,我气死你你也说不出来什么吗!这就是生意对吧!你高位接盘你愿意啊!我又没有拿刀逼着你这么干不是吗!因为杜雨晖不希望让外人知道,尤其是让陛下知道,到时候爵爷府还要支援陛下银子,但是薛成平千算万算他算不到这一点不是,他永远都不会想到,爵爷府是赵构的大金主啊!他认可老爹的话,双方价格战势同水火了,这手里要是还有多余的烟草,一定会降价售卖出气的!“如果不是薛掌柜的……亦或者说是薛掌柜不知道此事的话!那老爹,这事会不会是王记亦或者是李记他们弄的啊!”
杜雨晖插话进来道:“哦?
小杜大人此话怎讲?”
薛清风在旁边也说道:是的薛成平带着薛府人提前都过来了,他也有他的算计不是吗!跟老爹谈谈价格战是否可以停下了,然后给外人一种我们是强强联合的假象,毕竟爵爷府的店铺还没有开业呢!要十五以后,如果运作得当的话,他们还可以大赚几天不是吗!所以两家人都坐在一起各自聊各自的呢,当然了也都是口是心非那种,薛清风跟着薛成平,杜雨晖跟着老爹,杜雨柱代替老爹招呼其他人呢!但是老爹跟薛成平聊的声音不小,很显然老爹不需要藏着掖着的,而有早就过府的宾客,此时也都在竖着耳朵听两人聊的内容呢!“那件事有点久远了是这样,当年我二哥的妻子李氏,就是李逢春掌柜家的千金,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他的贴身丫鬟小翠,跟外人勾结,把我们家的辣椒还有烟草种子都弄走了!本来老爹想的是他们第二年会种植,结果呢!没有人在临安府乃至健康府绍兴府周边种植,那之后老爹就说过了,这个拿走辣椒跟烟草种子的家伙太黑了,薛清风你不种地你不知道啊!那些东西的亩产高的离谱啊!要不然我们家也不能后期都没有种植,还售卖了那么多出去啊!但是老爹当时就说过了,这要是将来那个得到种子的人在外面找地方种植了……”杜雨晖说了一半道:“杜大人的意思是?
拿走种子的人就是这一次回来售卖的人?”
薛清风懵逼的说道:而此时薛成平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川字了!是的当年那件事,别人不知道他知道啊!问题是王记弄了种子回来分给了他们,他们第二年就在各自的庄子里面种植了,可结果呢!所有的庄子里面连个毛都没有长出来不说,然后他们的智囊还想用这事说是杜雨晖得罪了龙神,结果可好杜雨晖反手一击,把他们的庄子都给弄走了,因为办这事的人是王记的人,后来也没有人能弄出来辣椒面跟烟草,所以到现在大家都认为这事过去了,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别人不知道薛成平能不知道吗!王记以阿胶跟杜记开战,开始他们有优势,因为他们手里有贡品阿胶,结果爵爷府弄出来贡品阿胶的同时,还弄出来几个新品,品质比王记要好很多,所以整体价格上,王记被杜记压制的死死的,他们都在给王记输血呢!如果说王记当年得到了真的辣椒跟烟草种子,而用其他长不出来东西的种子忽悠大家,这事不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大家现在都不好过,前两天王继先还跟他们说继续要银子呢,而他们说让王记等等,然后这满载辣椒面跟烟草的船就到了,巧合吗?
还是王记自己找地方种植了足够的辣椒面跟烟草,然后不敢直接说是他们种植的,就用别人的名义来售卖了,同时也可以缓解自己家目前财政吃紧的问题呢!大家都不傻,薛成平这辈子这样的事情也没少干,所以当杜雨晖把这事拿出来说的时候,薛清风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但是他呢!细思极恐了对吧!“我儿说的有点道理,当年我就纳闷过很长时间,他们弄走了辣椒面跟烟草的种子,怎么一直没有拿出来售卖呢?
但问题也不对啊!现在薛掌柜咱们之间的价格战,不涉及这两样东西吧!”
老爹故意皱眉的问道:“可是老爹啊!那东西亩产大的惊人啊!一亩地几千斤呢!不用多,他们种植两年出来,哪怕就是找一个偏僻点的小村子,一年就种植500亩地,这两年也是上百万斤的产量啊!如果他们还不售卖的话,明年他们还种不?
再说了,那东西也不能放啊!尤其是烟草,要是受潮了怎么办?
几百万斤东西放需要地方不说,还需要人打理,那不都是银子吗!这样的话,如果是我我也会马上就找地方售卖的!而且你看他们卖的这个价格就知道了,明明那玩意能卖上百两银子,他们才卖50两银子,这是为什么?
不就是他们手里存货太大吗!他们需要赶紧出货了,因为到开春就两个月了,然后他们继续种植的话,几个月就可以收割了,到了那个时候,如果他们还不能把仓库给腾出来,那么今年他们是种还是不种啊!不种陈年的烟草还有辣椒面卖不上价格,种……没有地方放怎么办?”
杜雨晖说道:“小杜大人的意思是……那东西的产量那么高吗?”
薛成平一听懵逼的问道:“当然了,当时你们看不到我种植那些东西吧!那是因为我随便找点地方就能种植出来了,我们庄子里面的地不还是以大白菜跟胡萝卜为主吗!我们就在庄子里面找地方就可以了!不过我儿分析的有道理,他们没有种植经验,一定是一口气把偷盗的所有种子都种下去了,结果可好,一下子弄出来那么多烟草跟辣椒面,他们也懵逼不是!但如果是我偷了这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来临安府售卖的!不但临安府,其他大城市都不去!”
老爹说道:“嗯?
所以你预估的他们一年就种植500亩地我认为不现实,并且我还是坚持我原来的看法,就是他们前两年都没有种植,就是在等我们手里的辣椒面跟烟草都没有了,同时他们也在不停的找地方,呵呵呵!你要知道,咱们丢失的那些种子,可以种植几千亩地呢!”
老爹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