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这个好处也太大了些。
此书经我一观,内中字意完全被我领略,失了神采。
如今只能算是一部高深的内家功夫,却再没了让人一步登天的能耐。
琴心啊,琴心,你执意让我接受这门好处,的确是帮我很多,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
段毅右手缓缓摩挲着记载玄功要诀的簿册,心中感慨,眼神波动,怅然低吟道。
经此领悟,他内功,外功,以及心灵修为,都已经达至目下的所能处的巅峰,强大之处,远非半年多前在蓟县时能比,对于百花谷之行,也有了许多把握。
只是对于琴心,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理了,不过,他会将这份情,牢牢记在心底……
临近年关,尽管临安乃是大夏微不足道的一个边远小县,但家家户户也都洋溢着一股欢快,喜庆的气氛,大街小巷也是人潮涌动,各种稀罕玩意层出不穷。
根据丁玲新近传来的消息,庄家与郭家之人,远在南方,还得准备相关事宜,最早也要在四月到百花谷,时间不算紧迫,故而段毅也没有急着赶赴孟州,就停留在临安县城之内静修,同时过新年。
当然,他们是不会如同普通人家那么多姿多彩,采买年货,张贴对联等等事情,都会由下人包办,他们只需要坐着等享受就好了。
清晨,段毅精神从藏武楼当中回转现实,睁开双眼,精神奕奕,毫无疲倦困顿之色。
从床上起身,先是洗漱干净,然后换了一身皂白色的长袖薄衫,来到膳房内准备吃早餐。
在临安县的这段日子,段毅基本上都是这么过来的,已经成了习惯。
膳房离着厨间不远,中间摆着一个大圆桌,上面摆满早餐,四面放着空椅,除了用餐之人,没有下人侍候。
琴心早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他,一身洁白衣裙,犹若天山上的皑皑冰雪,一头青丝,编成一条长长的辫子垂在右肩前面,朴素不失灵动。
见到段毅出现在门口,琴心微微一笑,很是贤惠的帮自己旁边的位子前添了双筷子。
段毅见状,心头也是不禁一热,老婆孩子热炕头,天下男人最朴实的梦想啊,琴心看来有贤妻的样子。
除了琴心,几天不见人影,跟个酒罐子一样,天天泡在九龙玉杯的丁冉竟然也在餐桌边等着,而且看到段毅走进来的时候,面色有异,不知发生了什么。
“段毅,你先不要急着吃饭,等我给你介绍两个人。”
丁冉话刚说完,紧随段毅之后,又有两个人迈入膳房的大门,带进一阵冷风,霜流刺骨。
两个人走进后,也不认生,越过段毅,一左一右的就立在丁冉的身手,跟门神似的,同时四只眼睛看向段毅。
左边之人,身材高大威猛,颔下短须浓密,根根如钢针一般,整个人也散发着一股凶狠残暴的气息,有若山中猛虎,水中蛟龙,看人一眼,杀气四溢。
段毅还注意到,这人的双手格外粗壮有力,根根手指闪烁着有若精钢一般的色泽,显然是精通手上功夫的强者,而且修为高深,恐怕至少也是超一流之境。
丁冉身后右边之人,则是个烟视媚行的女人,大约三十来岁,瓜子脸,桃花眼,下巴尖尖,是老人们常说的狐狸精长相。
她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衣饰,胸前敞开,露出抹胸和两片雪白,在段毅曾经的那个世界,不算什么,但在这个礼教甚严的时代,就显得很是出格了。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方刚,这是韩二娘,都是我丁家的人。
姐姐知道你肯定要到百花谷去,单打独斗,肯定会吃大亏,所以派了这两人来帮你的。”
说起这个,丁冉的表情就很奇怪,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丁玲会这么做。
段毅不清楚这两人是什么身份,做什么的,他还能不清楚吗?
丁家乃是北方魔教的大族,地位等同于南方魔教的庄家,世代相传圆月弯刀以及神刀斩之绝技,更是北方魔教的扛鼎势力,势力雄厚。
家族传承下来,有所谓明与暗两股实力,明者,就是魔教内部都知道的高手,暗者,就是丁家用自家的资源培养出的高手,也是家族内的秘密底牌,不为人所知。
方刚,韩二娘,两个人就是家族培养的强者,是丁家的人,却不是魔教的人。
而且这两人身份还都不简单。
方刚,乃是丁玲从小到大一直隐藏在暗处不为人知的护卫,是由丁玲以及丁冉的父亲指派的,信任无比。
韩二娘,则是丁玲的启蒙武学老师,武功甚至还在方刚之上,而且和丁玲有一段师徒缘分,更不是普通的下属。
可以说,方刚以及韩二娘,就是丁玲最为信任,最为依赖的高手,多年来为其处理幕后不少棘手的事情。
如今竟然被派给段毅当帮手,这不禁让丁冉更确认了心中的猜测,同时,心中也不禁酸溜溜的。
要知道,他可是丁玲的亲弟弟,然而,丁玲也没说要指派这两人供他差遣,现在却送给段毅,甚至会处于危险,这已经足够说明一些东西了。
段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冲着方刚以及韩二娘两个人抱拳行礼,算是打了招呼,而后对丁冉疑惑道,
“这件事是我的私事,不涉及华秀商会。
而且面对的可是南方魔教的庄家以及襄阳大的郭家,你姐姐没必要派出这等高手来帮我吧?她是不是又想从中打什么坏主意?”
他这也是习惯成自然,天上可不会掉馅饼。
丁玲这个女人心思莫测,是段毅真正拿捏不住,甚至有点胆寒的角色。
其余的事情暂不提,当初说是完成承诺,帮他学会断脉剑气,但实际上,还不是为了和绝命搭上关系,以做好提前的谋划和布局?
所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段毅担心丁玲是存了什么利用自己的想法,所以派了这里两个人来帮他。
说是帮,但换一种说辞,也是监视,用来盯着段毅的行踪,行为,以及庄家郭家的反应,最后丁玲可能会借此做一些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