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天外邪魔在哪里”
四位宗主立刻问道。
他们知道,元辰之主实力最强,原始神灵,也是他负责和天地意志进行最深层次的沟通。
“他的速度很快,天地意志在锁定他的位置,他在朝着魔谷移动。”
魔谷正是太古时期和天外邪魔交战之地。
“魔谷?他去魔谷要做什么?”
“不能让他去魔谷,那尊天外邪魔,我们虽然付出了无比惨烈的代价,但仍然没有斩杀掉他,只是将他镇压在魔谷之内,一旦让他破封而出,那就是大难到来!”
“很有可能,这突然闯入的天外邪魔,得到了召唤,要去魔谷打开封印!”
四位宗主脸色大变。
太古时的天外邪魔太厉害难缠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杀死他,只能镇压。
元辰之主神色凝重。
其实他并不是元辰宗的第一位宗主,早在他之前,开宗老祖原始神灵为了镇压天外邪魔,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魔谷之地恐有大变,你我五大宗主要镇压住天外邪魔,不能让他们内外勾连,而我五宗所有天道神必须出动,围剿他!”
元辰之主说话时,脸色猛地一变。
轰隆!整个元辰天突然发生了惊天震动。
“是那天外邪魔在破封,他一定知道了,又有天外邪魔到来,于是想要里应外合,该死,实在该死!”
“一定不能让他们成功!”
“我们五宗联合,一定可以渡过这次大难!”
五宗强者立刻制定策略。
由元辰天内五大最强者镇压住魔谷异变,然后其他天道神出击,围剿斩杀另一尊天外邪魔。
五宗强者非常团结,由元辰之主统一指挥。
一个庞大世界内,分属五大宗门,内部没有什么争斗,是极为罕见的。
当然,这根本的原因他们有最大的威胁没有灭除。
一时间,所有天道神出动。
“我正在朝着他的位置赶去,他的速度很快,我追不上他!”
“不要急,我们人数占优,已经有其他人从其他位置过去,天地本源你们最大的加持!”
“不好,我遭遇到了,啊!”

整个元辰天内都乱了。
“很难对付,天道一二境单独遇到他,就是个死,若不是有天地本源进行压制,我们就会有天道神陨落了。”
五位宗主以五个方位端坐,五道光束冲天而起,联手施加出神力。
“那就让更多人一起行动,对付他!”
玄光宗主道。
“我们虽能锁定他的位置,但他时空之道很强,天地意志都难以压制他的感知,大量强者联合,他就会换一个位置,而单独的小队,很难对付他。”
元辰之主缓缓道:“改变策略,由天道第四境领队,弱小的天道神在外围进行缓缓压制他,他的目的地必然会是魔谷!”
“只能这么办了!”
他们都点头。
“诸位这是大难,必须同心协力,才能度过!”
元辰宗主看着四位宗主。
“我们明白!”
四位宗主道。
而此时此刻。
楚元出现在了苍茫大地上,他的时空力量渗透到了无垠疆域内,捕捉查探到种种不寻常的波动。
其实,天地意志也想压制他的感知。
可惜。
楚元,以时空两道门户催动,只要有一点不寻常,他就能知道。
“没想到,朕有一天会成为了天外邪魔,遭遇到众多强者的追杀,有趣,实在是很有趣。”
楚元面对众多强者的追杀,丝毫不恼怒,反而脸上有笑容浮现。
他当然明白,是神是魔根本不是看你的功法,自己的出现,让元辰天感受到了威胁,那你就是天外邪魔。
神魔只在一念之间。
修炼魔功不一定就是残忍的,而修炼神道的也不一定就是光明的。
“天地意志在报点啊,让朕无所遁形。”
楚元可以感受到这些,缓缓道:“魔谷?镇压天外邪魔之地,而且那尊邪魔还没有陨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邪魔,让朕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的确在朝着魔谷进发。
而他对那尊邪魔也很感兴趣,想要知道他是个什么来历。
而在元辰天,他也感受到了斩杀天道神的困难,哪怕是一尊天道第一境,他能随手击败,可想斩杀,天地意志就会疯狂的阻止。
他对抗的不仅仅是五宗强者,更是天地意志。
而他有大吞噬术,吞噬转化一切压制的力量,倒是不怕它。
不过楚元也并没有想象到,斩天外邪魔,他到元辰天内,更像是在探险游玩的。
“嗯?改变策略了吗?层层拉网,层层收缩,由强者在内线压缩。”
楚元感应到一股股强大波动,不由得笑了。
“天外邪魔,给我死来!”
突然天空裂开,撕裂的光芒席卷而来,只见一个男子,手上带着钢铁爪子一般的神器,对着楚元狠狠厮杀。
此人是天道第四境真我境!
他的攻击极为凌厉霸道。
“来自于五宗中的裂神天宗,此人应该就是裂空之主,仅次于那尊裂神之主。”
楚元看到裂空之主对他斩杀,脸色毫无变化,他张手一抬,切割之手爆发神芒,两人交手爆发无比猛烈的波动。
“天外邪魔,倒是厉害!”
裂空之主警惕的盯着楚元。
太古时期的大战他还没有出生,没有经历过,但却知道那一战的惨烈,虽然眼前这尊不是太古那尊,可仍然不敢小觑。
刚才的交手,就推测出此人不光神通玄妙,蛮力也很强。
他也很疑惑。
这天外邪魔怎么来一人就这般厉害。
“我裂空,已经和天外邪魔交手,我会尽力拦住他,你们速速赶来,不能让他接近魔谷,而我也不知道能够拦住他多久。”
裂空之主天道传音,在天地意志的帮助下整天传递。
他只知道楚元是天道神,但根本就猜不出来,楚元究竟是天道哪一境,此人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他没有办法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