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猎门总魁首林朔,之前有六年的山村教师经历,口才是相当不错的。
但凡是斗嘴,他谁都不怕。
只是今晚,此时此地,月亮照着树洞,也照着树洞外面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林朔是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偷窥被人发现,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它就是理亏。
而且自己身后还贴着一个大姨子呢,孤男寡女钻在树洞里,这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那啥也是那啥。
林朔不知道说什么,眼前这个女人于是就继续往下说:
“你们隐蔽的手段确实很高明,我刚才其实没察觉到你们的存在。
只不过这个树洞,我在黄昏的时候就留意到了,原本就想着今晚把唐灵玉安排到这里来。
结果刚才一看,树洞被人占了。”
林朔摸了摸脸,心想年年打雁今年却被雁啄了眼,今晚这个跟头栽大了。
也幸亏是自己有云家传承傍身,否则就刚才这女人神魂攻击这一下,自己和苏冬冬这就要步唐灵玉的后尘。
这会儿唐灵玉就躺在二十米开外,小伙儿显然失去了意识,身上就剩下一条裤衩。
不过到这会儿,其实说别的也没什么用。
这女人敢来用念力攻击自己,然后又揭开了树皮,双方已经算是图穷匕现。
既然图穷匕现,那就跟谁理亏没关系,而是看谁的拳头更大。
林朔没吭声,挥了挥手示意树洞前的这个女人退开去几步,好让自己跟苏冬冬两人出来。
“凯瑟琳”倒是配合,人让到一边,好整以暇地等对面两人出来。
两人这一出来,林朔没什么动作,苏冬冬却出手了。
这女子身上天蚕衣的机括激发,十方罗刹瞬间形成了百米范围的诛杀领域。
上百条肉眼不可见的致命丝线,密密麻麻地分布在三人的周围。
苏冬冬说道:“你不是凯瑟琳,先别动弹了,把话说明白。”
苏冬冬这一手不是无谓之举,这就相当于把人定住了。
于是不用苏冬冬和林朔接下来做什么,光是四百米外魏行山手里的那杆枪,就相当于顶在这个女人的脑门上了。
“凯瑟琳”神色如常,淡淡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就没必要再隐瞒了。”
一边说着,这女人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抹,摘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月光下,一张绝世容颜出现在林朔眼前。
“海伦。”苏冬冬说道,“果然是你。”
“罗兰。”天正圣女叫了一声苏冬冬这位东主前圣女的名字,说道,“刚才要不是猎门总魁首用神念屏障护着你,你现在可没机会站在我面前抖这个威风。”
苏冬冬冷冷说道:“你要是不跟你妹妹互换身份混进队伍,而是直接出现在我面前,你根本没机会施展你那些伎俩。那个白银骑士,就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才被你杀了灭口吧?”
“我堂堂一个天正圣女,怎么会做那种肮脏的事情。”海伦说道,“那是一起意外。”
“你还要抵赖?”苏冬冬说道。
“反正你没有证据。”海伦淡淡说道。
林朔听到这儿,终于开口了:“你叫海伦是吧?”
海伦看了林朔一眼:“不错。”
“天正圣女?”林朔又问道。
“嗯。”
“那行。”林朔直截了当地说道,“你为什么要隐藏身份进入狩猎队,原因我差不多知道了。
就是一招暗棋,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给狩猎队致命一击。
你现在会把自己身份抖出来,应该也知道我知道这个情况了,对不对?”
海伦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现在事情就很简单。”林朔说道,“你现在我面前,是死是活就取决我的一个念头。
所以你现在必须要说服我,为什么要留着你。
而你事先准备好的理由,我先替你说了,无非是你这个修为还不错的光明牧师,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意义重大。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这点对狩猎队的增益,我并不是很稀罕。
光明牧师参战,那是你们欧洲教廷习惯的路数,我们猎门不需要。
这不是我必须留下你的理由,你要想出来一个更好的。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海伦眼中闪过一丝错愕,然后很快陷入了思考。
场面上一时就安静下来了。
林朔点起一支香烟来,稳了稳心神。
他这会儿,其实心里也是一阵后怕。
得亏是苏冬冬提醒了自己,否则这个“凯瑟琳”的事情,还真会被自己忽略。
现在真相抖出来了,这个女人居然是海伦。
这朵南欧的圣女睡莲,论杀力是不如自己大姨子强,可她是欧洲年轻一代最强的炼神修行者。
根据猎门掌握的情报,这位年轻的光明牧师,远强于她妹妹凯瑟琳,拥有相当于猎门炼神九寸八境的实力。
而炼神,正是目前这支狩猎队最薄弱的环节。
唐灵玉不过九寸五,林朔自己才九寸二。
虽然林朔的这个九寸二不同寻常,是云家传承,实战可以视作强九境。
不过,刚才那一下神魂撞击已经说明,在没有追爷稳固心神的情况下,仅以林朔自己目前的炼神修为,面对海伦是明显处于下风的,也就勉强自保。
带着这么一个姑奶奶到了地底,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哪怕一行人最后能解决西王母的事情,也肯定躲不过教廷的算计。
吐出一口香烟,林朔看着眼前的这个欧洲美女,心里的杀机越来越浓重。
林家人杀猛兽异种从来不会犹豫,可要对人动手,一向是留有余地的。
刚才给这个女人五分钟的时间说服自己,这是林朔的话术,他其实是在给自己留出思考的时间。
信息来的太快,他要稍微斟酌一下。
取一条人命,无论这个人是谁,这种决定对林朔而言都是比较艰难的。
不过两分钟过去,一根香烟抽完了,林朔也想明白了。
这女人不能留,否则自己就是对整个狩猎队其他几条人命不负责。
林朔这边刚下了决心,面前的海伦开口了:
“我可以给林总魁首一个把柄。”
“什么意思?”不等林朔说话,苏冬冬抢先问道。
海伦说道:“刚才我跟林总魁首进行了一次神魂较量,总魁首精神修为深厚,我奈何不了他。所以此行除了我之外的八人,只有总魁首我是无法在精神上施加影响的,这条是明确的,对吗?”
“嗯。”林朔点了点头。
“所以我如果告诉林总魁首我自己的把柄,林总魁首就会对我形成威慑,确保我在狩猎队完成任务之后,无法加害狩猎队。既然我无法加害狩猎队,那么我狩猎队就只有益处没有坏处了,对吗?”
“你这是诡辩。”苏冬冬说道,“你们教廷只要在事后针对林朔,让他无法活着出去,那么他就算有你的什么把柄,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至少可以确保在林总魁首死亡之前,我是无害的。”海伦说道,“这样就足够了。”
“嗯,是这个道理。”林朔点了点头,“不过也得看是什么把柄,要是鸡毛蒜皮的事儿,好像没什么用。”
“很大的一个把柄。”海伦叹了口气,然后对林朔说道,“大到我只敢跟你一个人说,你让其他人离开。”
林朔看了看苏冬冬,打了眼色。
“你真想留她?”苏冬冬秀美一蹙,脸上有些不满。
“听个八卦又不亏。”林朔说道。
“哼。”苏冬冬冷哼一声,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苏冬冬人走了,十方罗刹自然也就撤了,林朔看着海伦:“说吧。”
海伦摇了摇头:“我知道罗兰的能力,她听得到,我需要施展一个手段,给我一些时间。”
一边说着,海伦闭上那双碧蓝色的眼睛,轻声默念了一阵咒语。
随后林朔就觉得,周边一下子万籁俱寂。
这是树林,晚上各种虫子叫唤,其实是很热闹的。
结果海伦施咒之后,其他声音全没了,似是周围的空气丧失了传播声音的功能。
林朔到这会儿,其实还是憋着要杀人的。
让海伦以为自己要听她说什么,降低一下她的警觉,然后一下子得手就完事儿了。
出手要快,这样她也没什么痛苦。
不过一旦察觉到周围的情况变成这样,他好奇心就起来了。
这个海伦,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
这似乎是一个很大的八卦,听完再动手也不迟。
这个念头一起来,海伦的声音就在仿佛贴着林朔的耳朵响起:
“我和妹妹凯瑟琳相比,我修行天赋比她高,但是她比我聪明,处理教廷事物比我厉害得多。
所以在教廷里的那个圣女,就是凯瑟琳。
而在外面风流快活的凯瑟琳,其实是我。
我们两人之间取长补短,所有的好名声,都集中在了海伦身上,而所有的坏名声,全给了凯瑟琳。
于是,凯瑟琳是朵风评不佳的交际花,而我则是能力出众、圣洁无瑕,即将成为教廷历史上第一位女教皇的圣女。
事实上,我海伦这辈子睡过的男人,没有一千个也有好几百个了,人尽可夫。
这个消息你要是散播出去,我就没办法在欧洲教廷继续待着了,说不定就得跟罗兰一样,去刺客信条混日子。”
林朔听到这儿就不乐意了:“你给我好好说话,我大姨子不是你这么回事儿。”
“还替她说话呢?她现在又听不到。”海伦媚声说道,“林总魁首,其实之前我选择唐灵玉,是为了给自己的身份做掩护。他确实还不错,不过跟林总魁首相比可差远了……”
“打住。”林朔冷冷说道,“别急着找死。”
“好,我不说了。”海伦说道,“总之从现在开始,我任凭林总魁首差遣。”
林朔摇了摇头:“海伦,你倒是够豁得出去的,这种瞎话也敢编。你说得的这个所谓的把柄,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知道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
“因为你真要是那副做派,刚才唐灵玉也不至于抱着一颗老树使劲儿了。
人家小伙儿长得又不差,这送上门的肥肉,你凭什么不自己上?
在已经察觉到我在附近,你需要用念力跟我殊死一搏的情况下,你还耗费念力去给唐灵玉圣母恩赐,你这是多想不开?
行了,不浪费时间了,送你上路吧。”
“你不能杀我!”海伦终于花容失色,高声喊道。
“为什么?”林朔淡淡问道。
“因为我知道入口在哪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