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那唐三藏既然是来灵山求取佛法,停下歇息的时候总会翻看经书吧?只要他一看便能知晓,我等在这灵山上等着便是!”有人宽慰道,诸佛菩萨皆以为然,然后派人前去查看,自己则在灵山之上安心等候。
然而沈隆早就知道取回来的是无字真经,故而也懒得翻,赶了一天的路之后就直接躺下休息了,第一天如此,第二天如此,第三天还是这样!这时候灵山上的诸位终于忍不住了,赶紧派人前来说明真相。
“呵呵,贫僧辛辛苦苦历经十四载岁月,走过了十万八千里路,结果到了这灵山之上,竟然因为没钱给人事,二位尊者就拿些无字经书来糊弄我!这是什么道理?既如此,这经书不取也罢!悟空,咱们回去!”沈隆听完冷笑不已。
“玄奘法师,法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说他们忒卖贱了,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你如今空手来取,是以传了白本,白本者,乃无字真经,倒也是好的,因你那东土众生,愚迷不悟,只可以此传之耳。”来者劝道。
“呵呵,我东土百姓愚迷不悟?我这一路走来,倒是觉得我东土的百姓善良坚韧、聪慧诚恳,却是比这西天的百姓强多了!既然你说这无字真经也是好的,那我带回去便是!”老子最烦你们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肿么听起来和公知一个味呢?老觉得老百姓是傻子,就你们最牛逼,听了就烦。
说罢沈隆带着孙悟空他们又要前行,这下前来的使者就更着急了,这要是真带一堆无字经书回去,我佛东传的计划可如何是好?之前诸般筹划岂不是白费了?于是再次挽留,“玄奘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如此辛辛苦苦西来,却只取回去一些少有人能看懂的无字真经,岂不是枉费了这么多辛苦?”
“呵呵,你也知道我等西行辛苦?这一路上风餐露宿且不去说,你们这帮人还动辄放自己的童子、坐骑下来祸害百姓,作弄与我,这些我都忍了!可如今既然已经到了灵山,你等却不肯将真经给我,此时我方才醒悟,尔等怕是本就不想传真经吧,既如此,我又何必强求呢!”沈隆索性撕破脸了,“再者说了,我出长安之时,便同陛下说了,此次西行绝不回头,既然我已经出了灵山,就不会再回去!”
“玄奘,当初你和那唐皇有约,非要取了真经才回去,如今未曾取到真经,恐怕也不好和唐皇交代吧?”使者只能拿出李世民来说话了。
“这有何难,回去之后如实说便是,想必吾皇自有决断。”沈隆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那李世民听闻西域天竺诸国的情况后,恐怕对佛家也没啥好感了,再说了,这一路走来我也不是啥也没干,起码把五指山到天竺的地图都画出来了,对李世民来说,这东西绝对比佛经更有吸引力,有了清晰的西域路线图和各国形势解说,他那还会关心佛经啊。
使者无奈而去,回到灵山后汇报一番,诸佛菩萨没想到沈隆这般头铁,竟然说不回来了就不回来了,他们也不好去责怪阿难迦叶,毕竟收取人事这也是灵山的潜规则,他们也会从中得到好处,这下就有些尴尬了。
“不若再派人把经文给他们送过去?”可眼下向大唐传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既然沈隆头铁不肯认怂,那么就只能是他们自己认怂了。
于是使者再次出发,带上经书赶上了沈隆他们,要和沈隆更换经文,沈隆依旧不肯答应,“尔先前不是说了,这无字经书更胜有字经书,我前来灵山不易,既然要取,自然是好的,没道理放着更好的经书不用,反倒去换更次的。”
“玄奘此言差矣,佛经并无高下,这有字经书和无字经书其实都是一般的。”使者也只能把自己刚说出来的话吞回去。
“既然是一样的,那又何须更换?”沈隆直接把他的话又堵了回去。
使者无奈之下只能直接问了,“玄奘,要如何你才肯更换真经?”
“呵呵,当初阿难迦叶问我索取人事,我没有,他们便给了我无字真经,若是想让我带有字真经回去倒也容易,让那阿难迦叶亲自送过来,再给我送上一份人事便可!”沈隆直接开出了自己的条件,索贿索到我的头上了,你不知道我当初还负责过反贪么?
使者好悬一口老血喷出来,向来只有灵山问别人要人事的,这回竟然有人要人事要到灵山头上了,今天可算是开了眼了。
沈隆却是面色淡定,你一家正处于开拓期的公司,遇到这样新市场区域的大渠道商,那还不得好生捧着?没道理我来你们公司办点事儿,还要遇到你们的刁难吧?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下次若不是阿难迦叶带着人事过来,你们也不比烦我了!悟空,我们走!”沈隆说罢一甩手继续向东行去,直乐得孙悟空抓耳挠腮,龇牙咧嘴吓唬了使者一番方才蹦蹦跳跳跟着沈隆离开了。
使者把这番话传回灵山之后,诸佛菩萨尽皆大怒,尤其以阿难迦叶为甚,向来只有他们拿钱的,何时还曾给过别人钱?要是都有样学样,这灵山日后还开张不了?
“不若再等下一位取经人来吧!”有人甚至想放弃唐三藏了,可凡人那能西行十万八千里抵达灵山?再者说了,传法之事宜早不宜迟,他们那能再等几十年啊。
“师傅,这般不会惹了那如来佛祖吧?”猪八戒还有点担心,沈隆却不在乎,他又不是唐僧,还非得取真经回去,而且就算如来生气也不怕,他在狮驼岭的时候也不是没生气,结果还不是好好的?
正说话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呼唤,回头一看正是阿难迦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