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乐水宗弟子凌印,拜见守山宗方长老!”
“乐水宗弟子叶玄真,拜见守山宗方长老……”
“乐水宗弟子鹤……嘿嘿,方二公子好久不见了……”
“……”
“……”
很快的,便有四五位乐水宗弟子被唤了过来,站作一排,认真的向着方寸行礼。
一眼看去,便能够感觉到他们气宇轩昂,气机隐浮,分明修为甚是不凡,其中有一位墨袍男子,眼睛黑白分明,炯炯有神,面上有些傲气,一眼看去,便可以感觉到他周身气血凝炼如汞,法力幽沉,看起来已是筑基境巅峰,距离凝光境界也只差临门一脚的那种了。
而夹杂在这些人中间,惟有一个,气机不显,缩头缩脑,正看着方寸讪笑。
不是别个,却正是方寸在柳湖城白厢书院时的同窗鹤真章。
“唔,乐水宗弟子神足意满,气机不俗,果有大家风范……”
方寸坐在了那里,故意看着鹤真章,夸了一句。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反话。
一边的长老听出来了,顿时瞪了鹤真章一眼,吓得他立马缩了缩脖子。
方寸笑了笑,便向身边几位长老们道:“初至贵宗,见了这些小辈,总不能短了礼数!”
说着,便让小青柳拿了几样东西,一一过去分发。
实际上,这时候方寸也并不清楚乐水宗唤这些弟子出来是做什么的,只是,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打算,乐水宗既然这么客气,那自己当然也不能跌了份,长辈的架子还是要有。
“咦?”
几位乐水宗长老顿时有些好奇,微微伸长了脑袋。
小青柳在人前就显得规规矩矩,一一捧着奉上,而那几位乐水宗弟子虽然向方寸行礼时非常规矩,但却也知道方寸的年龄不大,甚至比他们还小些,之所以是“长辈”,也只是因为他在守山宗任长老之职,依着六大宗门之间的规矩,只是自承比他小了一辈罢了。
但一见他要如长辈一般给自己赏赐,心间骄傲的,自然便有些不悦。
尤其是最前首的墨袍男子,本想骄傲的婉拒,却没想到小青柳双手捧了过来的,居然是一方盛在狭长金色盒子里的卷轴,一看那卷轴上面的花印,顿时便惊了一下,瞪大了眼睛。
“那是……”
便是一边饮酒的长老,也不由好奇看了一眼,眼睛微亮。
“朝歌宋先生上个月写的碑贴,才刚刚到了清江!”
方寸笑着解释了一句,周围几位长老,顿时脸色微讶。
这位宋先生,乃是朝歌,或说是大夏第一书法大家,一手碑文冠绝天下,被封书圣。
乐水宗弟子多修符道,自也爱书法,便是他们这几个不以符道为主的弟子也是如此。
而像这位宋老先生的字贴,可是最为紧俏之物,寻常他们能够寻得到的,多是复写了不知多少遍,不余半点神意的书贴,而方寸送出来的,却分明便是最为惹人心动的碑贴。
像这类大家写的墨宝,本就分为几个层次,直接写了出来,装裱起来的,自然最为珍贵,可值万金,仍有价无市,而临贴刻碑,然后染墨拓印出来的碑贴,则为次之,仍然可以从中感受到老先生的书法意境与符印,甚至能够感受到残留于字里行间的些许神意与气魄。
而从这些拓印文再作复刻的,才叫书贴,价值便又更少了几分,多是只能欣赏了。
方寸随手送出的,便是朝歌那边过来的碑贴,自然足够稀罕。
几位乐水宗弟子心里的傲意顿时消失了大半,嘴上还想婉拒,但这该死的手……
“谢方长老……”
接了碑贴,自然要道谢,而道谢时,下意识就矮了一头。
“果然不愧是方二公子啊,出手真是大方……”
鹤真章排在了最后面,也探着脑袋瞧,好不容易轮到了自己,忙满面堆笑的伸出了手,却不料,到了他这里,小青柳却忽然将碑贴放回了布袋里,反而伸手摸索了一阵,找出了一个黑色的坛子,沉甸甸的,一脸坏笑,道:“鹤公子,这是公子专门给你留的好东西……”
“啥?”
鹤真章捧着那黑坛子,表情明显有些懵。
周围人也都好奇了,一个个齐唰唰的转过头来,看向了鹤真章。
都知道这位鹤师弟与方二公子是同窗,据说关系还不错,看起来,真有特殊的照顾?
“好东西啊……”
小青柳凑近了鹤真章的耳朵,低笑道:“这可是妖王的那啥,泡的那啥,专治那啥……”
“唰!”
鹤真章的脸一下子便红了。
而周围那些同门与长老们的眼睛也瞬间瞪圆了。
就连站在了方寸身边的雨青离,都不动声色的捏了捏鼻子,似要将笑意捏回去。
小青柳可不是炼气士,他声音压得再低,也逃不过这些人的耳朵啊!
一时间众人看着鹤真章的眼神又古怪,又忌惮!
“你这……”
鹤真章脸已红的快滴血了,有心想做出嫌弃的模样,但一细想,这可是妖王的那啥……
于是还是小心翼翼收了起来,低眉臊眼的道谢:“谢方公子……”
“不必客气!”
坐在了上首的方寸笑吟吟的向鹤真章点头,笑道:“我那里还有不少,都可以给你!”
鹤真章顿时吸了口气,想说些啥又不敢说。
……
……
“呵呵,唤这些弟子们过来,本是想让他们献一回丑,却没想到先得了方长老的厚赐!”
见得众弟子各自领了赏赐,其中一位乐水宗长老便笑着向方寸道:“方二公子,我乐水宗虽精修符道,但也有自己的宝身,自然也由各位先辈,推衍出了一些术法神通,单凭言语,怕是短时间内,也难说得明白,因此我们才招了这些弟子们过来,一一演示,也请公子指点!”
方寸闻言,便笑着点头,道:“再好不过!”
到了这时,倒有点明白这乐水宗长老们的心思了。
“方长老在上,晚辈献丑了!”
而听得长老吩咐,那几位乐水宗弟子便齐齐后退,中间走出了一位看模样二十岁上下,生得眉眼清秀的弟子,此前已报过姓名,唤作凌印,向方寸行了一礼,然后才道:“晚辈入乐水宗修行四年,得师长指点,修成了一道小火灵术,还请长老赏鉴,不吝指点!”
说罢了,便手捏印法,摧动了法力,周围虚空隐隐变化,犹如波纹,虚空似乎变得微微发暗,而后,他猛然之间,向旁边踏出了一步,同时指诀向前一指,口中厉喝了一声:“去!”
“哗!”
随着这一声喝,在他身边,居然飞出了一道灵光,犹如灵雀一般,直撞在了十丈外的岩石之上,然后就听见嘭的一声,却是这灵雀直接将那坚不可摧的岩石,直接洞穿了,而诡异的则是,被洞穿之处,居然没有分毫的石屑与烟尘,像是在一霎那间,都蒸发干净。
见得这一幕,雨青离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而这位弟子施展了此法之后,便已再揖一礼,退到了一边。
另外一位弟子站了出来,行礼道:“晚辈入乐水宗七年,修得一式引江法!”
说着话时,便走出几步,来到岩前,面对着峰下的交错江流,捏印而舞,脚踏罡步,身形转得几转,猛然之间,向着下方一指,顿可见,起码数百丈远的江中,居然响起了一声霹雳,旋及江水倒翻数丈,犹如猛兽,浩浩荡荡,逆流而上,足行了十几丈,方才消弥了。
见得这一式,就连乐水宗几位长老,都不自禁的捋须微笑。
距离江水如此之远,都可以掀出这等威势,若是在江边施展,威力定然更为可怖。
“晚辈叶玄真,修得是大罗流云袖,斗胆献丑,请方长老指点!”
最后一位走了出来的,乃是那个身穿墨袍的男子,他向着方寸揖了一礼,然后抬起头来时,脸上便已多了几分傲意,微微向后退出了几步,看起来随随便便,身形不动,身后却已骤然飞起了数道符篆,有的腾腾燃起了火焰,有的绽放出了金光,有的倾刻凝起冰霜。
而这叶玄真,则是猛然抬头,看向了那数道符篆,然后两只大袖向外抖了出去,眨眼之间,竟如有了自己生命的灵蛇一般,翻翻滚滚,竟是接连将那三道符篆皆收了起来。
三道符篆,本就力量各不相同,收回了袖子之中,便同时绽放神威。
而叶玄真在这一刻,竟是挥舞大袖,身形飘逸出尘,法力也倾刻生出了诸般变化。
或卷,或扫,或缠,或收,或荡,法力交织,竟繁复精巧至于极点。
哗啦啦……
他大袖舞动之间,身形微收,大袖向前抖出,然后缓缓收回。
地面之上,赫然便已多了三道符篆,或有火烧之痕,或有金光裂隙,或有冰霜残留。
三道符篆的力量,竟是倾刻之间,皆已被他化解。
悄无声息,看起来甚至还有种举重若轻之意!
“不错!”
望着地上的三道符篆,乐水宗五位长老面上,便皆已露出了忍不住的笑意。
看那样子,若非方寸在侧,他们甚至要拍手夸赞了。
而在一边的其他几位守山宗弟子,则纷纷看着那叶还真,脸上露出了艳羡之色。
“微末小技,不足挂齿,还请方长老指教!”
这几位守山宗弟子,各自施展完了术法,便又站到了一起,齐齐向方寸行礼,朗声说道。
礼数很足,话语也很恭敬。
但那股子讨教之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了。
雨青离忽然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眉头微皱,不动声色的看了方寸一眼。
就连鹤真章,也神色略严肃了些,悄然向方寸投去了一个眼神。
……
……
望着那几位乐水宗弟子们皆站成了一排看着自己,而身边的几位乐水宗长老也皆捋须而笑,看起来对这几位弟子的表现十分满意的样子,方寸倒是一下子觉得事情有意思了起来。
原来乐水宗是打的这个主意!
自己如今是来乐水宗求法的,要进他们的藏经殿,因为自己之前赢了那场赌,所以乐水宗没道理不让自己进,也因为之前乐水宗已经听说了自己在暮剑宗的时候做的那些事,便更不会做出这等伤彼此面子的事情来,所以他们不但答应了,而且答应的极为爽快、大方!
非但同意自己入藏经殿,甚至还找来了门中最为出色的筑基境弟子,一一演练。
然而也正因如此,倒是让方寸为难了起来。
这些弟子们既然各自出了手,那你身为长辈,自然要评点几句。
若是指点不了这些弟子,甚至看不出他们的术法精妙,那么便说明自己的修为不过尔尔,又何必非要入藏经殿去呢,直接让我们这些弟子教你几招不就完了,这可不是我们小气,而是因为我们大方,怕你自己进了藏经殿,也看不懂那些术法神通的经义嘛,多体贴……
而到了这时,就算方寸还一定想要进入藏经殿,乐水宗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安排几位宗门弟子陪同,看如今他们将鹤真章都唤了过来就知道了,鹤真章入门不久,与这些杰出的弟子还有不少差距,他过来又展现不得什么,纯粹是准备着让他后面陪在方寸身边的……
话说白了,乐水宗愿赌服输,并不担心方寸学去什么。
他们只是担心方寸入了藏经殿,会囫囵记忆,回头再将乐水宗经义法门整个泄露出去。
所以,他们宁可让自家的弟子教他几招。
这种行径,某种程度上与暮剑宗并无二致,只是乐水宗做的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
方寸笑吟吟的想着:当然是……
……
……
如今图穷匕现,几位长老也轻松了起来,只笑吟吟的看着方寸。
与此同时,几位露了一手绝活的乐水宗弟子,同样也在满面期待的看着方寸,面上多少都有些傲气,对于他们而言,这其实也是一种挑战,通过这种挑战,让方二公子知难而退,方二公子如今名头可不小,这件事若是做成的话,他们也都会显得面上极有光彩。
而在这些或期待或担忧的目光之中,方寸笑着展了展大袖,道:“不错!”
听得方寸之言,几位乐水宗长老顿时满面笑容。
陈长老笑着向了方寸,道:“若是方二公子不嫌弃,那……”
然后便听得方寸笑道:“作为精研符道的宗门弟子,当真算是不错了!”
“额……”
几位乐水宗长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古怪。
作为精研符道的宗门弟子,当真很好,也就是说,放在其他宗门层次来看,也就一般?
下方几位乐水宗弟子,同样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
倒是惟有鹤真章,忽然一怔,觉得这一幕怎么有些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