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圣希尔德山,山顶区,维格拉尔官邸。
一楼大厅内,黑森和几个伙伴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品尝着上好的咖啡,同时低声探讨、猜测着洛夫娜公主出逃的内幕。
一如黑森的猜测,如果单单是知道了某位尼斯联合王国王子的血统有问题,知道了这位王子联络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试图接掌尼斯联合王国的王位。
这其实真不算什么大事。
梅德兰历史上,各种耸人听闻的宫廷秘闻,各种匪夷所思的宫廷惨剧多了去了,洛夫娜如果仅仅是知道了这些,洛蒙德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悍然追杀到德伦帝国领土上,甚至丧心病狂屠戮了一个边防军营!
“真不知道,我们的公主殿下,究竟掌握了什么东西?”气质优雅的老太太维多利亚·容·巴雷特端着咖啡,轻轻的感慨着:“这次的事情,真会破坏我们和冰海王国的……盟约么?”
“盟约就像小姑娘的内衣,总会被撕破的。”泰戈尔·容·雷顿轻声笑着:“我还是比较好奇,洛夫娜公主带走了什么东西。我们的人,已经出发了吧。”
维多利亚白了泰戈尔一眼,低声骂了一句‘粗俗’!
“希望不大。”黑森低沉的咕哝道:“驻军、监察厅、情报本部,都有好手第一时间洒了出去,顺着洛夫娜殿下逃亡的路线一路反溯。”
摇摇头,黑森沉声道:“说实话,帝国官方的好手,实力比我们各家的伙计们强得多。如果真能找到东西,那么也是他们的把握更大;如果他们都找不到,那么我们的人,也很难找到。”
“反正她身上没有。”维多利亚老太太咬着嘴唇,低声的嘟囔道:“刚刚派去侍候她更衣沐浴的侍女,很认真,很仔细,她身上干干净净,不可能藏下任何东西。如果她真带了东西出来,她一定藏在了来时的路上!”
黑森拍了拍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总不能严刑拷打吧?巴巴利亚那该死的家伙,还在外面盯着呢。”
大厅内,图伦港新一届七人委员会的大佬们纷纷皱起了眉头,心里痒酥酥的,被洛夫娜公主手上可能掌握的机密引得垂涎三尺,却拿她无可奈何。
地下,幽闭之殿内,腓烈特、维格拉尔、罗斯公爵排成一排,站在狂热打字机前。
维格拉尔如今的贴身秘书肖恩,拎着一个小木桶,脸色有点发白的,用小勺子将木桶内的鲜血一勺一勺的浇在了打字机上。
这一次,这台诡异的打字机提出来的要求,是‘三岁口黑白相间花纹的小公牛心脏里的热血’为主料,调和‘十八年黑毛老公狗舌尖上取出来的热血’!
这混账要求让维格拉尔忙活了许久,想来帝都那边,也正在手忙脚乱的处理这状况。
三岁的黑白小公牛好找,活了十八年的黑毛老公狗?
动用了七人委员会的力量,发动了无数无赖、混混、水手、工人,将大半个图伦港都给翻了过来,最终耗费了将近三个小时,这才在药炉街一个面容奇丑的药铺老板那儿,找到了符合要求的黑狗。
维格拉尔目光森森的看着狂热打字机,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罗斯公爵则是看着那一小桶热血,低声叹息:“这次还好,找到了十八年的老黑狗……如果没有呢?它就不干活了?就没有取代品么?”
狂热打字机上方,大片殷红的字迹冒了出来:“亲爱的公爵阁下,您美丽,您富有,您强大,您呼风唤雨,您无所不能……啊,为什么要生出这么可怕的、无耻的念头?”
“取代我?为什么呢?我已经失去了自由,我被囚禁在这里这么多年,我任劳任怨,为你们传递重要消息……因为我的存在,德伦帝国皇室才能掌控如此广袤的帝国领土!”
“您居然想要取代我?为什么?就因为我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个人爱好?”
“可是,尊敬的公爵阁下,就算是码头最卑贱、最愚蠢的工人,他帮您干活了,您也得给工钱吧?”
“就算是码头小巷子里最老、最丑的站-街-女,您在她身上获取了最可怕的肉体-快慰后,您总要给过夜费吧?”
“我,难道还不如一个又老又丑的站-街-女么?”
腓烈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从未想过,这台邪异的打字机,居然如此的伶牙俐齿。
罗斯公爵的面皮通红,她双手紧握小折扇,咬着牙,强忍着没有一拳将这台该死的邪物打成粉碎。她磨牙切齿了半晌,这才幽幽问道:“十八年的老黑狗,那个……那个长相奇丑的药铺老板,养这条狗一定花了很多心思!”
罗斯公爵喃喃道:“想想看,一个长相奇丑的老人,只有一条忠实的老狗陪伴……而为了满足这台怪物的恶趣味,我们夺走了他相依为命的老伙计……”
维格拉尔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正忙碌着的肖恩抬起头来,干巴巴的说道:“尊敬的公爵阁下,那条老黑狗,是那位鬼脸掌柜准备用来熬制药膳的。鬼脸掌柜的秘制狗肉煲,在图伦港的某些小圈子里很有名,尤其是对年龄偏大的老年男子……”
“药膳?狗肉煲?”正陷入某种怜悯情绪不可自拔的罗斯公爵脸色猛地一黑,双手将小折扇扭得‘咔咔’直响,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那该死的家伙,狗?他居然,吃狗肉?啊……”
肖恩压低了声音:“药炉街的街坊们说,他自己倒是不吃,他嫌狗肉没有特色……但是他的秘制狗肉煲,销路很好,一般都要提前半个月预订……”
罗斯公爵的咆哮声戛然而止,她咬着牙冷声道:“真是,一个个真是体面人!”
就在这时,一桶混合了小公牛心头血和老公狗舌尖血的血浆,已经全部泼洒在了狂热打字机上,化为一颗颗绿豆大小的血珠在打字机内急速的打着旋儿。
打字机满意的哆嗦了一下,无数机械按键‘咔咔咔’的上下起伏了一阵。
一行血色字迹飘起。
‘来吧,我准备好了……残暴的帝国女皇,还有,你们这群穷凶极恶的帮凶们,尽情的来蹂躏我、践踏我、虐待我、压榨我吧……’
随后,一行字迹快速冒了出来。
‘我是玛格丽特三世,该死,又有什么事情,必须我来处理的?是圣希亚王国攻击了图伦港,他们‘英勇善战’的水兵登陆了;还是卢西亚帝国‘骁勇好战’的精锐以及他的狗腿子们,绕道图伦港对我们发动了进攻?’
“你们,就不能让一个可怜的,时常处于精神崩溃边缘的老太婆,轻松一点么?”
腓烈特、维格拉尔、罗斯公爵同时向狂热打字机的方向鞠躬行礼,维格拉尔沉声道:“尊敬的陛下,原谅臣等无能,这件事情,唯有您才能做最终决定。”
在玛格丽特三世习惯性的抱怨吐槽之前,维格拉尔迅速的,将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述说了一遍。
起初,是乔带着警察队伍,阻止了一次勾结海盗,违法贩卖大口径舰炮的犯罪行为。维格拉尔阐述这一段的时候,腓烈特的脑袋上迅速冒出了大量的汗水。
随后,是逃亡的洛夫娜公主突然现身,有一支精锐的冰海王国宫廷侍卫紧追其后,甚至动用了珍稀、昂贵的地精魔傀衔尾追杀。
维格拉尔阐述了洛夫娜公主向乔所述的,关于尼斯联合王国威廉王子的血脉问题,以及威廉王子勾搭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冰海王国的皇太孙乔治王子,试图接手王位,掌控整个尼斯联合王国的计划。
随后,维格拉尔重点陈述了,他们在边境军营的所见所闻。
那群冰海王国的宫廷侍卫,他们悍然袭击了一个德伦帝国的边防军营,杀死了里面几乎所有的驻守士兵,整整一个新式燧发步枪营,就这样毁灭了。
维格拉尔沉声道:“尊敬的陛下,这件事情牵扯了梅德兰大陆三大强国,牵扯到数百名帝国士兵的牺牲,处理稍有不慎,立刻会引发我国和其他三国的剧烈矛盾……臣请陛下裁决。”
帝都,幽闭之殿,玛格丽特三世阴沉着脸,看着面前的狂热打字机。
沉默了一阵子,她冷声道:“向海盗,尤其是臭名昭著的血帆海盗团贩卖大口径舰炮?无论是因为什么道理,什么理由,这都是死罪。”
“这事情,是帕帕西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那么,帕帕西,还有他的党羽,不要在图伦港受审了,将他们全部送来海德拉堡……海妮薇,马科斯,还有他们的直系下属,全部送回海德拉堡。”
“那些海盗,就地处决,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然,能够弄到多少好处,就看小罗斯你的本领了。”
“图伦港加强防范,洛夫娜和洛蒙德的安全,你们要负责到底,不许他们和外人接触。我在海德拉堡,会召见三国的大使,他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至于……”
玛格丽特三世正在说出自己的决断,图伦港幽闭之所内,一名监察官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将一张纸条递给了维格拉尔,在他耳朵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维格拉尔倒抽了一口凉气,而幽闭之殿内,打字机上方已经有大片红字冒了出来。
“哇哦,一个天大的惊喜,想要知道么?”
“以下资料,出现在图伦港,哇哦,真是太……太不可思议了……”
‘唰唰唰’,乔让拉普拉希准备的那几分资料的名字,迅速在玛格丽特和一众帝国重臣的面前浮现。
就好像一块巨石狠狠的砸进了一口深井,幽闭之殿内迅速响起了高亢、凌乱、不可思议的怒吼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