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陆压道人听了姜子牙的话,笑而不语,而姜子牙身后的燃灯道人看到陆压道人前来,眼中的精光一闪,朝陆压作了揖,然后开口道:“道君,我等众人正在讨论那孔宣的原形是何物,我等想了半天,没有半点头绪,道君家学渊源,肯定心中已经有了腹稿,还请道君不吝赐教。”
“燃灯道友客气了,什么赐教不赐教的,贫道也不过受前人荫蔽,所留下的典籍多了些罢了,不过说到这孔宣,贫道确实发现了一些端倪,这孔宣极有可能是上古凤祖之子,天地之间第一支孔雀瞠目细冠红孔雀。”
“嗯?凤族?”
燃灯道人听了陆压道人的话,就是一惊,这凤族可是在弟一量劫的主角,当年的洪荒之中,就以龙凤而族为尊,就是现在风光无两的圣人,当时见到龙凤二族的始祖,都要退避三舍,毕竟那时候,天地之间,也就道祖一人为圣。
不过现在的凤族和龙族基本都已经没落了,嫡系的血脉甚少,基本都是当年的凤祖的旁支血脉,而且现在的凤族的地位已经变的极为低下,已经很多都已经沦为大能的坐骑,还有的一些,则被化为一种极为奢侈的美食,所谓的龙肝凤胆,就是这凤族旁系所出。
任谁也没有想到,凤族居然还有孔宣这么一个大高手,若是凤族以孔宣为核心,重新聚拢起立,或许还能开辟一个不下于四海龙族的势力,可是明显那孔宣志不在此,对凤族的事情基本不闻不问,这也使得众人想用凤族来威胁孔宣心思打消了。
“都说凤族的始祖当年等到先天的五行之气和阴阳二气,我观那孔宣的身后的五色光华应该就是那先天五行之气,可是不知道那阴阳二气到底在没在对方手里,若是在对方手里,那么孔宣就是还有没用出的底牌,要是如此,那孔宣更是难缠了。”
听陆压道人说完,广成子皱着眉头开口了,这段辛密乃是记载在阐教的典籍之中,广成子也是偶尔得知,但是若是先天五行之气就如此强大,那阴阳二气定然也不会差的很多,孔宣要有这两种先天之物,炼化之后,那么对付起来就更加麻烦了。
“众位师兄,玉鼎觉得再次多说也是无益,明日我们就向那孔宣搦战,我等有掌教传下的纵地金光术,应该可以保得性命,我们车轮战之下,不怕他孔宣不漏出底牌,只要知道这孔宣的底细,我们针对其底细,而想应对之策,也比在这空想来的快捷!”
玉鼎真人的话言语之中,多有不满之意,不过众人也因为玉鼎真人的徒弟被孔宣捉去,也不跟玉鼎真人计较这些,不过玉鼎真人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也未免不是一个办法,只见燃灯道人轻咳一声,开口道。
“众位阐教弟子,以及陆压道君,今日能了解这孔宣的跟脚,就已经不错了,明日我们摘去免战牌,与那孔宣好好的斗上一斗,那孔宣有何本领就自然知晓,明日无论任何出战,都是以保命为上,若是见机不妙,尽管率先离去,我燃灯必然不会追究去怯战之罪!”
众人交换一下眼色,都不由的点了点头,虽然阐教金仙一直都是以保命为先,不过之前乃是自作主张,每次逃走,多多少少都有些折损面皮,现在燃灯道人既然把这事情放在明面上说,就为众人放弃最后一丝顾虑,要是事有不协,必然先逃了再说!
陆压见到阐教一众金仙如此,心中微微升起对这些所谓的玄门正宗,大教嫡传产生了些许的不屑,这些金仙看着都是道法高深,不过也都是温室之中的花朵,所依仗的不过是大教的荫蔽罢了,若是排除大教的威慑,这十二金仙只有数人损失名副其实,其余诸人不过凑数罢了。
不过陆压道人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玄门一系风头正盛,就算自己跟脚深厚,但是也不是可以不在乎这大教威严的时候。而此时的姜子牙见众人已经有了计较,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武王姬发开口道:“大王,你可看到了,我等已经有了计较,大军不会再次逗留许久,大王且耐心等待些时日,若是到时我们所有人一筹莫展之时,臣必定会依照大王之建议,撤兵返回西岐城的。”
武王姬发看到这大帐之中,都是阐教精英,而且还有那神秘的陆压道人,心中本也就安定了许多,现今听了姜子牙的话,更是放心,而且他在这阐教之中,也不是没有自己人,那雷震子就是大周在阐教的代表,姬发相信,若是阐教众仙有什么变化,定然瞒不过自己,于是朝姜子牙深施一礼开口道。
“丞相,西岐数百万臣民全系在丞相一身,一切就劳烦丞相了,丞相,这八十万大军,乃是西岐的全部精锐,以及多数青壮,若是这些人有个闪失,我西岐就不复存在了,不过,本王还是毫无保留的相信丞相的,东征之中,丞相尽可做主!”
姬发说出的这话,还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刮目相看,这姬发此时做的还真是有些人皇的样子,而姜子牙听了姬发的话,感激涕零,一撩衣袍,就给姬发跪了下去,语带哽咽的道:“谢大王信任,姜子牙必将尽心竭力,助大王灭商,成就万世不易的霸业!”
一阵君臣寒暄之后,一种阐教的仙人和陆压道人不知道是不愿意打扰这对君臣,还是不耐烦二人的各种客套,都是转身悄悄的离去数刻鈡,只留下君臣二人在大帐之中,而姬发在姜子牙的大帐之中,足足待了数刻钟,这才离去。
而此时的殷商军营之中,一个偏僻的大帐之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杨戬、李靖、金吒、木吒以及哪吒,几人都是昏迷不醒,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靖终于从昏昏沉沉之中情形过来,再睁开眼睛之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的束缚,就那么躺在地上,而身旁的杨戬等人还是在昏迷之中。
李靖皱着眉头四下打量,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李靖的耳朵:“李靖你醒了,我还以为你要再等半个时辰才能转醒,没想到你现在就已经彻底清醒,既然醒了,就出来和我叙叙旧吧!”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真是今日擒下自己的孔宣,李靖苦笑一声,心中却没有半点要逃走的心思,因为李靖知道,即使自己能逃走,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因为自己的三个儿子,自己不可能把他们一起带走,故此李靖也打消了逃走的打算,一掀帐帘,出了大帐。
此时的孔宣正坐在一个木头制作的桌子旁,而那桌子上已经布满几个简单的小菜,和一壶已经在热着的好酒,李靖惊异的看了孔宣一眼,再李靖心中,这些孔宣这种已经接近圣人的大神通者,应该不食人间烟火的,而此时的孔宣真是在人间历练,连这月下对饮的场面都摆出来了。
“怎么了?不适应?还是我孔宣不应该吃你们人间的饭食?我孔宣在人间历练数十载,已经完全融入了人族,就是我军中的将士,都不知道我是他族之人,都以为我是人族的练气之士,这食同源,乃是我入世修行第一门功课,你就不要大惊小怪了!”
李靖苦笑,这孔宣无处不想着修炼,连着吃个人族的饭食,都当做修行的一部分,真是让李靖汗颜,不过既然孔宣有邀请,李靖也不矫情,笑了笑,坐在了孔宣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