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陈府立刻往下看,跟着说道:“仇慧二十八岁,根据她自己说,是七年前逃难来的。青岛人,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小饭馆子,没结婚,单身……”
“不是她。”范克勤再次打断,道:“开了个小饭馆,这事一查就能查清楚,不费劲,日谍就算为了掩饰身份,提前开了这个小饭店,也不可能照顾的过来,她不会常去的。毕竟现在查实,金彤确实长期在欢乐门上班,没人会分身术的……那个十九岁的呢?说说情况。”
“是。”陈府再次往下找,然后说道:“于韵,十九岁,据她说,自己平常也不怎么上班。男朋友很忙,隔三差五的才会回来。但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男朋友应该比较富有。住着小洋楼。去他家做调查的兄弟说,人长得不错,估计,是被人包养的。另外她倒也是今天才入住这个小洋楼,主要是她男人刚刚把这个房子倒出来。才让她搬进去的。”
范克勤听罢,看了眼陈府,道:“说的这些事合理,但……她男朋友没在家?”
“是。”陈府回答道:“没在家。”
范克勤道:“这个女人说的话,合理,但不对劲。她住在哪?”
“雅风巷子。”陈府道:“要卑职在调查一下于韵吗?”
“对。”范克勤道:“你和苗队长一起去,再带个欢乐门的员工,过去认认人。小心点,如果真是金彤的话,这个女人能把一个体格不错的男子袭杀,说明身手还是很不错的。你们进去后,整栋房子都看看。”
“明白。”陈府和苗伟挺身说了一声,转身大步的离开了办公室。
庄晓曼在旁边疑道:“处座,这个女人哪不对劲?我感觉,她说的这些没有什么疑点。”
“嗯。”范克勤道:“所以我才说,这种说法是合理的,但依旧有不对劲地方。”
见此,田蓝天在旁说道:“愿闻长官高见。”
“高见不敢当。”范克勤道:“这是一种感觉。当然,是前后对比后,才给我的这种感觉。我曾经说过,感觉,气场什么的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就仿佛有的人看着另一个方向,但是却能够知道身侧有人也在看自己一样。可是我将这种感觉归类为潜意识下的合理推测。这不是完全靠感觉的,而是说,你在当时的那个环境下,做出向右看的动作后,你在心里的潜意识下,不由自主的推测出了,身侧的那个人,这个时候应该是看向你了。所以依旧是一种推测,只是这种推测不是经过你主动思考后得来的,所以一般人把这种情况,归类为直觉,或者是感觉。但其实在我眼里,只不过是被动的,在潜意识中的一种推测罢了。可不是什么纯纯的靠感觉的瞎蒙。”
“对对对。”田蓝天好似想到了什么,赞同道:“长官说的卑职非常赞同,在刚刚参加完烽火班的训练毕业考试时,我负责执行其中一个任务,去和人接头。但是在接头的时候,我感觉不对劲,好像是有人在监视。但是我呢,又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我怎么琢磨都感觉不对劲,于是我放弃了那次接头。但在我走出来后,看见了对面的一扇窗户,它倒印出了侧面一座楼体的上半段,但上面有一个烟囱的位置,是不对劲的。看到这个倒影卑职才明白,其实并不是我的什么直觉。而是在我走过来的时候,进入接头地点前,一定是目光闪过这扇窗户,但是当时的注意力没在那。可是我得潜……潜意识被动的推断出了有问题,所以我才会在接头地点心神不宁,感觉不对。后来卑职也是因为我的放弃,才反而在跟踪与反跟踪这门课程的毕业考中,拿了优秀的成绩。”
“对。”范克勤道:“所以真的没有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只是一般人不明白罢了。就好像是刚才。陈队长说了其他几个人的情况,前面这几个人有的说法复杂,有的说法也简单,要是查证的话更简单。但是这个于韵的说法虽然合理,可是……却不对劲。她是被人包养的,这说出来也不好听,所以才有了平时也不怎么上班,男朋友比较忙,隔三差五来一次的说法。但你们仔细想一想,这些信息,合理,但是却模糊。平常不怎么上班,不代表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完全不干任何事情。男朋友隔三差五回来一趟,虽然好似委婉的说明了自己的情况,但是呢,只要他男朋友和她见了一次面,被别人看见了,一样可以解释成隔三差五的见面。所以这些信息其实是模糊的。真要查起来,无论是什么结果,似乎都能够和她的说法对的上。”
童飞说道:“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女日谍……还真是有两下子,要不是处座洞察力超人一等,恐怕换个人都未必能够看出来。”
“也不能这么说。”范克勤道:“我是觉得这个于韵需要我们的确认才行,至于最后她到底是不是……一半一半吧。”
“我感觉是。”纪纲说道:“时间线索锁定的这么明确。我相信符合条件的女性不会太多的。”
赵德彪应了一声,立刻起身往外就走。范克勤又道:“他们应该先去欢乐门带人了,你应该可以追的上他们。”
“是。”赵德彪顿了一下,答应一声立刻出了办公室。
范克勤道:“刚刚的布置有点大意了,好在老虎应该能够追的上他们。”
田蓝天说道:“您要是不来这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