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你不会以后一直跟着我吧?”
颜煌回过神,也想换个情绪。看着林璇询问。
林璇摇头:“不会,但没个结果你让我怎么回去交代?”
颜煌开口:“这种事还能这么硬来吗?我即便现在破罐子破摔但也不用走极端吧?”
林璇示意:“你总得给我个说法。”
颜煌瞪眼:“我给你说法?!”
林璇开口:“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颜煌恩了一声:“我明白。”
看着林璇:“不是都说好了吗?你回去谈不会追究……”
林璇看着他没说话。
颜煌愣住,随即反应过来,深呼吸片刻,开口道:“好,我答应,我不抗拒。但需要找机会。”
林璇开口:“这样就好了。至于不结婚没关系,没孩子也没关系。我今年24岁。女人尤其现在科技医学发达,40岁之前都可以怀孕。或者保守点30岁之前都可以。只要你不抗拒,没谁说一次就能有。我爷爷知道我们有接触也就不会催促,久而久之如果风头过去,甚至不会逼迫太紧,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
颜煌轻笑:“也就是说我白白又得到一个白富美,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损失?”
林璇脸颊红润,看他一眼没说话。
颜煌询问:“你说我到底是人生顺利还是不顺?到底是收获多还是失去多?”
林璇开口:“看你个人吧。如果你不那么较真,当然是一帆风顺而且收获多。但是如果带入到你对你姐的情感,也许你得到了一切却都不是你想要的,只失去一个却失去了所有。”
颜煌恩了一声没说话,出神看着窗外。
许久之后看着林璇,扯起嘴角:“聊天吧。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怕孤独了,以前反而喜欢独处,甚至习惯。”
林璇目光闪过难过甚至是莫名其妙的心疼。
说莫名其妙是因为两人就一面之缘,算上韩国第二次。可是却也不是没有根据,那天晚上的经历历历在目,她名誉受损,可实质上她带入颜煌那晚的遭遇都觉得难过。
谁说扛得住不怕疼,就真的没有痛感了?
其实都是一样的,也许越不怕疼越扛得住,承受得越多。
“说说你吧。”
颜煌开口:“你没事业吗?你是做什么的?”
林璇开口:“生物科技在读硕士研究生。”
颜煌惊讶:“你之前说过好像不是这个。”
林璇摇头:“我不记得我和你说过。”
颜煌点头:“就这?”
林璇开口:“明年毕业考取博士学位,然后可以开公司具体做项目研究和产品开发然后投放市场。”
颜煌茫然:“生物科技,主要是……”
林璇摇头:“很广泛。不过我的研究方向是从生物中提取物质元素制造成药物。”
颜煌点头:“了然。”
林璇笑:“和你也有关。就是给你诊断的张医生,其实也是和我一个领域和职业。你吃的药就是他们研究出来的衍生品。所以才不稳定,以至于你如此。我会致力于,把你治好……”
颜煌摇头:“张医生说没希望了。”
林璇开口:“他说的对。但你误解一点就是,目前的医疗水平以及他那个衍生品的特殊性,相对来说没希望。可是这一行你不懂,容易产生未知,未知就代表打破既定事实。”
颜煌敷衍:“我期待着。”
林璇平静询问:“如果我能治好你,希望你不要因为已经被治好就反悔。”
颜煌失笑:“好。你能治好我,我不会和你结婚,我肯定给你个孩子怎么样?”
说完自己忍不住笑:“难怪我嚣张,不自大一点都对不起你们。”
林璇看着他:“你也不用太得意,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让你惹上这么多事,也没人会非你不可。当然你也不会生病。”
停顿一下,林璇开口:“不过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眼高于顶也没看上过谁,唯独和你那晚的经历,至少我听得进去。”
颜煌皱眉:“就这?听得进去就给人生孩子?这么随便呢?”
摆手开口:“我声明啊。非处不要。”
林璇茫然:“什么不要?”
颜煌点点头:“慢慢理解。”
林璇想了半天,瞪着颜煌:“无耻。下流!”
颜煌冷笑:“我下流?吃药都不碰你宁可自己憋出病,我下流?”
林璇语气一滞,看着颜煌:“至少很无耻。”
颜煌点头:“随便你怎么说吧。我现在也都无所谓了。”
林璇看着颜煌,询问开口:“是不是除了你姐,其实你不在乎任何人,也不在乎她们有什么魅力?”
颜煌开口:“什么世道?我坚持一夫一妻制,然后坚持只爱一个人,周围总是或人或事逼我做不到这一点。包括你还什么除了我姐不在乎其他人或者什么魅力?!”
看着林璇:“我本来有我姐了就不该在乎任何女人和魅力。这不叫对伴侣的忠诚吗?!”
好奇询问:“女人不喜欢对她专一的男人吗?”
林璇点头:“喜欢。但是你又不对我专一,我只能让你不专一。不然我哪有机会。”
颜煌瞪眼:“那谁让你凑过来的?有你什么事呢?!”
林璇难得笑:“好,别发脾气。这不是又说回来了吗?已然如此了对吧?”
颜煌叹息摆手;“随便随便。”
林璇询问:“具体什么时候。”
颜煌面无表情:“我说现在,下飞机就开房,你身心接受得了吗?”
林璇点头:“感谢你还给我们培养默契和感情的机会。”
颜煌不解:“我就一个普通人。你也说了你看不上我的正常来讲,现在我身边这个情况,我自己身体也这个状况。你还这么主动白富美来找我一个吊丝这么牺牲自己,值得吗?”
林璇摇头:“我说过。这些都是转圈话,之前我们谈过了。”
“好吧好吧。”
颜煌不耐烦摆手,林璇也没再多说。只是看着他:“你还想了解点什么吗?”
颜煌看着她:“非处不要。我有精神洁癖,虽然失去我姐我放纵自己,但也有底线。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人和物都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