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苏诚静静地听着我的这一番懦弱的发言。
我自己也觉得我的这一番发言相当地懦弱。
因为害怕再次被别人嘲笑,所以不愿再去多做尝试。
不去多做尝试,只会让我的口音得不到进步。
口音得不到进步,就会遭到更多人的嘲笑。
尽管我知道这是一个死循环,但我就是没有那个勇气去打破这个死循环。
在说完这番懦弱发言后,我便乖乖地等待着苏诚的数落。
但并没有等来苏诚的数落。
反而等来了苏诚的一声无奈的轻笑声。
“凯洛尔呀……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你的布列颠尼雅语哪里会让听的人感觉很难受。”
“如果你的布列颠尼雅语难听到不堪入耳的话……那我问你——我们之前是怎么一起聊天,聊了几个钟的?”
“我也是个正常人哦,正常人类该有的情绪我一个不少。”
“如果我的聊天对象是一个连话都讲不好的人,我可没有那个耐心去和他悠闲地聊上数个小时。”
“凯洛尔你的口音才没有难听到不堪入耳的地步。”苏诚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
听着苏诚的这一番话,我默默地把头埋下。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啦……”
但我就是感到害怕……
我在心中默默补了这一句。
……
……
“……即使是拥有着难听的口音,也不必感到羞耻。”
在我的话音刚刚落下,苏诚的声音便在我的头顶响起。
我缓缓实在抬起头,对上苏诚那正直视着我的目光。
“我希望你能靠自己的努力去克服每一个困难。”
“如果实在感到害怕的话,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有我陪着你,应该多多少少也能多些安全感了吧?”
“……感觉有些信不过你呀。”
我没好气地说道。
“你刚刚才把我耍了一通。”
“在我努力跟商贩交涉的时候,你偷偷溜走,留我一人——感觉你很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我刚刚才被苏诚给捉弄了一顿,这让我已经有些阴影了。
“我才不会做这么恶劣的事情……”
在轻叹了口气后苏诚接着说道:
“你如果害怕我会趁你不被偷偷溜走的话……那就这么做吧。”
苏诚的话音刚落,我便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什么温暖的东西给包裹住。
我微微惊叫一声,虽然低头往自己的右手看去——
苏诚的左手正紧紧地抓住我的右手。
“只要我们连在一起,你应该就不会害怕我会趁你不备的时候偷偷溜走了吧?”
“啊,等等……”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苏诚便拉着我的手朝商业区快步走去。
……
……
一路上,许多人侧目或回头看着苏诚以及正与苏诚牵着手的我。
这是我第一次跟除了爸爸之外的异性牵手。
本来,我的脸就已经很红了。
现在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让我的脸烫了。
“那个……诚……”我扭捏着朝苏诚轻声道,“好多人正看着我们呢……”
“嗯,是呀。”
苏诚用若无其事的态度点了点头。
“我已经感觉到很多男性朝我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了。”
“我们两个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个样子,感觉有些……”
听到我的这句话,苏诚沉吟了一会。
“说的也是呢。”
苏诚用郑重的语气说道。
“让陌生人们看着我们两个牵着手,这的确是不太好呢。”
我以为苏诚要松开我的手了。
不知为何,这个想法刚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时,我竟有些……失落。
然而——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又出乎了我的意料。
苏诚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些,然后把我的手连同着他自己的手塞入他的裤兜内。
“这样一来,别人就看不见我们在握手了。”
因为手被塞入苏诚裤兜的缘故,我不得不靠得苏诚更近了些。
“等一下!”
我强撑着红得发烫的脸颊。
“这样不是更显眼了吗?”
苏诚偏转过头。
朝我展露出耐人寻味的浅笑。
“所以——为了尽快摆脱这种惹人注目的境地,我们快点结束今天的练习,然后回家吧。”
……
……
苏诚用他的行动和态度,表明了他不会轻易放开我的手的决心。
算了……不放手就不放手吧……
我抱着这种放弃挣扎的心态,任由苏诚把我的手塞入他的裤兜中并紧握着我的手。
糟了……被苏诚握着手、手还被塞入裤兜之中,感觉手汗正不断冒出来……
因为已经放弃挣扎,所以各种各样的奇怪想法开始冒出来。
“诚……”我用小心翼翼的口吻朝苏诚问道,“我的手汗会不会有点多呀……?”
“嗯……还好吧,除了手现在感觉很滑之外,也并没有什么不适。”
“那不就代表着我的手汗很多吗?!”
“你想哪去了?”
苏诚朝我投来奇怪的目光,仿佛在用目光询问我——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我之所以会感觉手很滑,是因为你的皮肤很好,所以握起来滑滑的,关你的手汗什么事?而且——你哪来的什么手汗。”
“可是我明明感觉我的手现在很多水……”
“那是我的手汗啦。不是你的手汗。”
……
……
不知为何,突然和苏诚聊了起来。
聊得投入了起来,差点都忘了今日的正事。
直到在商业区内逛了好几圈后,苏诚才后知后觉地没好气说道:
“我们到底在干什么呀?我们今天来这里,是来帮助你纠正口音的,怎么现在都变成普通的闲逛了……”
苏诚顿下脚步,朝我问道:
“如何?有遇到什么感兴趣的店吗?”
“……”我回忆了会后,说道,“我刚刚见到了一间帽子店,我对里面的帽子挺感兴趣的……”
“好!那我们就去那家店吧!”
……
……
苏诚领着我进到这间帽子店内。
刚踏过店铺的大门,一名大概是这间店铺的主人的中年男性便挂着满面的笑意迎了上来。
“两位客人,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店主的布列颠尼雅语,标准得让我差点发出惊呼。
苏诚偏转过头,朝我投来鼓励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