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易天的神魔一体功法修炼多年只是从魔界脱出后便没有机会再使用了,毕竟如果是变成魔修的样子在灵界或是妖界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必定会被人盯上的。
好在现如今灵界之中时逢魔族入侵这般功法又有了用武之地,变身成为焰狱魔族的修士易天顶着个后勤补给官的身份直接上了运输船。
一路上朝着灵界腹地飞去,易天不敢将神念放出去探查前方主力战舰上的情形。只是旁敲侧击之下获悉这次带队突袭的是独眼魔族散修,协同出击的还有个魔族散修合体期修士,修为在初期的样子。
一对二之下易天知道不动则已一动必定要先声夺人制住那个合体初期魔修才是。
以现在自己表现出来的修为连接近他们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易天还是在悄悄等待,想必到了奎煞窟后应该会有机会动手。
果不其然待到了奎煞窟附近百里开外的上空,易天只觉得运输船在缓缓落下。‘腾’的一声响声过后整艘船猛地震动了下,接着只见大队整装待发的魔修士卒迅速走出舱门至甲板上列队。很快大队人马走下运输船后便开始以运输船为原点方圆三里内开始布置起阵法结界来。
易天跟着一起下了船后将身影悄然隐没在虚空之中,抬头看看只有两艘运输船落了下来在此处开始施工作业起来。而那艘主力战船似乎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朝着奎煞窟的上空飞去。
片刻后才见到战船徐徐落下直至奎煞窟旁三里开外,突然从船舱内飞出数十人依次在空中分列开来。正中的是那个独眼魔族合体期修士,相隔百里易天的感官还是可以保持异常敏锐,第一时间便将其认了出来。
听四周的魔族提及这个独眼魔族原本就是为数不多的独眼魔后裔,号绯瞳魔。至于那个协助的合体初期魔族散修是个坠落魔道的灵修,叫杜力。
至于在空中的诸多分神期修士则是从魔界七大种族内抽调过来的精英。易天没有用伸出神念探查,但远远地望去却是见到有焰狱魔族的修士在场。
想当年自己在魔族时与焰狱魔族牵连过深,如果这次遇上几个熟悉的人那可就有点尴尬了。
好比上次在界门附近自己见到大批增援的魔族之中就有自己相熟的天魔族独孤耀湘,当时也是顾念旧情自己出手放他一马,想来对方也不是傻瓜,即便是当时装作不识事后也能从话语之中认出自己来。
很快空中的几人便像是商议妥当,那个绯瞳魔带头落下,散修杜力则是跟在他身后,至于其余的分神期修士则是分成两队。一批分散开了在战船附近开始警戒,其余四人随后都跟着进入奎煞窟内。
见如此易天心中一喜,那下面的情况自己可是清楚得很,进入一层后神念都会被隔绝开来。如今这外界的魔修和下去的绯瞳魔也都无法保持联系了。好在自己也不是嗜杀之人,悄悄放出神念扫了一下后易天便对这外界的魔修没了兴趣。
随后身影一闪直接越过几个魔修的监视,来到了奎煞窟的上空,接着在空倒栽后从另一侧直接落下。
之前来过一次奎煞窟,这里面浓郁的魔煞气让当年的自己疲于应付,一身功法打了个八折。但现在施展了神魔一体后自身可以通过吸收魔煞气来回补自身。
凭着记忆易天选了条直通二层的小道潜了下去,没多久神念之中便发现有个魔族分神期修士站在前方不远处。易天身形一闪直接冲上前去,瞬间见到那个魔族修士后便伸手一搭将其制住,而后直接没入空间裂缝之中。
三息后在易天开辟的咫尺天涯须弥空间内,面前横着个昏迷不醒的魔修。此人正是焰狱魔族修士当年和自己有过交集的炎佟。
易天面色微变没想到自己跟踪那独眼魔来到此处后第一个遇见的竟然是位老熟人。说起来自己当年也和他共事过不少时日,大家彼此之间也算是较为默契。当年他的修为就在分身中期的样子,只是过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丝毫寸进。
离开魔界之后便没有再交集了,今日见到虽然分属两个阵营可自己也不忍出手要了他的性命。
稍后轻轻举手祭出道魔光直接没入炎佟的眉间,十息后只听一声轻叹,炎佟则是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
环顾四周都是漆黑一片,炎佟瞬间面色微变,神念展开后扫视了下四周锁定住面前之人。只见他眉头轻轻一皱问道:“你是易道友么?”
“可不就是我么,”易天却是满脸轻松的回道。
“那这里是何处,我记得之前是同一班道友直接潜入奎煞窟内,”炎佟想了下回道。
“你们跟着绯瞳魔潜入奎煞窟目标应该正是当年魔圣太子裘煜留在此处的魔宠尸身吧,”易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将他们的目的道出了。
“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你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为何我已经看不出你的深浅,”炎佟惊讶的叫道。
“说起来当年我去过魔界深渊在那里倒是有些奇遇和机缘,”易天回道:“至于这奎煞窟内中的秘密也是我从别处打探而来的。只是你们这次贸然下去似乎是有些大意了。”
“此话怎讲?”炎佟不解的道。
“施展借尸还魂必须要有足够的灵力血祭才行,”易天解释说道:“如今在灵界之中哪来的大量魔煞气可以施展秘术将这头魔宠复活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跟下来的几人都是棋子了,”炎佟面色一沉道。
“这是我猜的,不过想想也是下来的几人都应该是修为久困于目前的层面难以进阶的魔族吧,”易天说道:“只有这样的魔修身上所积累的魔煞原力才够充足。”
炎佟没有接口显然他心中已经有了思量,只是嘴里却没有道出。
稍后只见他开口问道:“易道友你的修为想必已经到了合体期吧?恕我直言,在这次的出征名单中并没有你的名字,为何你会在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