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没说的,这里绝对有问题,至少与两个红衣番僧勾搭的道人,肯定是邪道妖人,而毕真真二女可是从来都是嫉恶如仇的人物,当然不能放任邪门妖人自流,尤其是还是与域外番僧勾结的妖人。
于是三女稍稍商量了一下,就成品字形围住了小山头,而出手的当然是毕真真和花奇,至于绿华,则是被毕真真二女安排在了最后,打个接应或者瞅准时间偷袭庙里的妖人。只见五彩奇光与淡紫光芒齐射,当先撞上了刚刚消失的道观所在,随着霹雳一声响,那座三进的道观重见天日,甚至就连并不高大的重檐青瓦的观门都坍塌了一半,自然而然地,两个番僧就和三个道人出现在了道观的院内。
没等观内的道人喝骂,五彩奇光就已经出现在五人的头顶,随着一声更加震耳的霹雳声,也传来了毕真真的娇喝:“五雷方天堑。爆!”
其实五雷方天堑这类法宝,无论是正邪两道还是佛门魔门都有炼制之法,只不过不同的是各种炼制秘法,尤其是选择哪五雷才是最大的讲究。一般来说,只要是道门弟子,不管是正道还是旁门,选择最多的还是金木水火土五行雷法,而邪门魔道更多的选择什么黄泉魔焰、地火毒焰之类各种阴毒的东西炼制的阴雷,所以别看五雷方天堑的炼法流传甚广,可是威力却有天壤之别。
而毕真真二女手里的五雷方天堑虽然是出自岳雯之手,但却是用的当年林晓传授炼器之法时留下的所谓先天五行神雷凝聚的雷珠,所以尽管岳雯手法境界不足,炼制出来的也是一次性法宝,可是其威力却足以与此界最顶尖的雷法、雷珠相提并论,甚至因为是一次性法宝,其威力甚至还要大上一分!
至于道观中的五人,面对漫天五彩奇光,以及紧随而来的娇喝,反应确实不一样的,只有两个番僧和三个道人中最显年轻的一个,几乎是见到五彩奇光的同时就升起了一层护体神光,只是两个番僧升起的是一层血色光焰,而那名道人升起的是一层惨白色的宝光。至于剩下两个年纪略大的道人只是动作慢了一步,但就是这一步,就是不同的结果。
两个番僧和那名最显年轻的道人升起的护身宝光也好,护体罡气也好,还是护身佛光也罢,都在毕真真一声“爆”字之下,被爆裂的雷光炸得粉碎,几乎是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至于剩下的两个道人,却是在漫天的雷光中,被炸得连一点血肉碎末都不见了,唯一留在地面上的,就只有五色奇光冲击之下的一个足足五丈方圆,深有近丈的一个大坑——原本就已经坍塌了一半的观门和剩余的围墙、房舍,此时都已经变成了断壁残垣,只有一丝丝残余的电光,还在断壁残垣之间噼啪作响。
两个番僧和仅余的一个道人哪里甘心这么被人偷袭,都暴怒者将自己得意的法术和法宝施展了出来。其中两个番僧头顶出现了六个金盔金甲身材高大的武将,各个手持兵器,或锤或杵或金瓜,还有钵盂、幡幢和铃铛;而灰袍道人则是在头顶现出了一个斗大的铜鼓,鼓面上浮雕着雷神、雷兽、雷鸟、雷龙,鼓身上则满是雷纹和云纹,即使没有人伸手敲打,也能听到低沉的震人心魄的鼓声。
“哈,有相神魔和苗疆雷鼓,怪不得五雷方天堑奈何不得。”随着声音,到来的还有两道青虹。而两个番僧和灰袍道人这才看清楚是什么人偷袭的自己,不过,这三人也没有时间考虑别的了,还是要先应付眼前的剑光才是。
两个番僧身前出现了两道弯月似的血焰神光,而灰袍道人则探手取出了一柄灰蒙蒙、白惨惨的骨剑,手一挥,就是一道惨白的剑光飞射,打在面前矫若游龙的青光剑气上,就是一阵颤动。灰袍道人依旧不曾罢休,除了手中骨剑发出一道道惨白剑光之外,还不时从另一只手中发出一枚枚白骨小箭,逼得毕真真二女不得不左躲右闪。
而两个番僧也不简单,除了手中飞出的弯月似的血焰神光之外,头顶上屹立的六尊金甲神将也不曾闲着,一样在用手中的兵器想二女打来,而且因为六尊金甲神将手持的兵器不同,也有各自不同的妙用。那使兵器的,一出手就是一道道激光,更带有无穷大力,只要撞上二女的剑光,就是“砰”然大震,往往会脱离原来的飞行轨迹;使用钵盂的,不仅具有很强大的吸力,还能间或吸收一点血焰神光,汇集之后,聚拢成团,在化作血焰神雷再行打将出来,威力可比单纯的血焰要大了很多;使幡幢的,更是在两个番僧护身的血焰之外,再度形成了一幢三丈多高的血色罡罩,即使两女的剑光偶有漏网,撞到罡罩上,也不过就是晃动一下,奈何不了什么,而最后神将手里的铃铛,才是最要命的一个,那铃铛不时发出阵阵刺耳的叮当声,搅得二女头脑一阵阵发昏。
说起来,两个番僧与灰袍道人相比,还是番僧更胜一筹,尤其是六尊金甲神将,就更是如此。不过一时半刻,毕真真二女就落入了下风。只是因为二女早有吩咐,绿华也知道二女身上的宝物众多,才忍住了身形,没有参与进去斗法。
毕真真二女当然不应当表现的如此狼狈,且不说攻势,就是二女身上藏着的如意水烟罗,就足以正面挡住白骨小箭的攻击,而另外的防护心神的法宝,也不至于让一个荡魂铃搅得动作迟缓,所以这一切都是两女布下的假象罢了。
当然这是绿华眼里的毕真真和花奇,实际上,二女也是没有想到藏在道观里的妖人实力如此之强,也是有些托大了,总是觉得偷袭暗算之下,那枚五雷方天堑足以令道观中的妖人重伤甚至全灭,所以人家一反应过来之后,如同暴雨一般的反击,的确是令二女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就像绿华认为的那样,二女也不过就是一时失措,很快就放出了护身法宝:毕真真是轻烟罩体,而花奇则是金光华然。
灰袍妖人射出的白骨小箭,遇到毕真真身上的轻烟,则是晃动几下,就一寸寸一分分化为粉末,而遇到花奇身上的金光,则是冒起一股青烟,被立刻焚烧一空,至于两个番僧发出的血色神光或者头顶金甲神将射出的道道光芒,也是同样被化为无形。
既然挡住了妖人们的攻势,下一步就是毕真真二女反击的时候到了。
当先从毕真真手里飞起的一个圆镜一样的法宝,也没有直接攻击三妖人,而是升到了斗场的上空,放出了一圈清辉,将偌大的小山全都笼罩了进去,清辉所到之处,隐约能看到一圈圈的细小涟漪,而所有飞溅的血焰和青光都在飞到涟漪的位置后,陡然消失不见——这是毕真真为了不放走三个妖人,特地放出了法宝定光镜,这件是当年林晓亲手炼制的法宝,专门用来封锁空间之用。
蜀山世界中各种逃脱法门众多,尤其是邪门魔道,更是如此,等闲的就有化血分身之术,燃血血遁之术,三尸元神之法,都是能够做到一不留神之下,就能逃出生天的,然后再过个几十数百年,仍然能恢复如初,再度回来报复,甚至即使报复不了本人,也会报复弟子门人,甚至还有留在俗世的家族后人,十分的可恶,所以林晓就琢磨出了这种专门锁定封印小范围空间的法宝,非得到宝主本人的收取法决,任落在其中的修者道行高超,也休想打破光罩——除非能修炼到飞升灵空仙界,才能脱离。
至于要是靠外力打破光罩,说不得就会将光罩内部的空间涟漪化作一道道空间碎片的利刃,到时候能否躲过,就看被困在小空间中人的气运了。当然,这也不是绝对,要是能寻得使用定光镜的人的同门,也是可以将此宝收走的,只是这一类法宝,在林晓门下不是得意弟子也是不传的。
毕真真两女手里的这一枚定光镜,原本是岳雯手里的那枚。岳雯作为三代弟子中的男弟子首徒,论年龄其实并不比毕真真二女更大,结果遇到了毕真真和花奇这两个臭不要脸的、能在小师叔面前撒娇的女孩儿面前,岳雯也乖乖败下阵来,这枚定光镜就是被毕真真假借试验的名义借走了——借师叔的东西嘛,基本上就是有借无还的了。
两个番僧和灰袍妖人一看定光镜升起,一开始也并不是直接攻击三人的,也就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随后二女也是立定脚跟开始反击,倒也使得三人心里有些发慌了,而到了灰袍道人偶然间发现自己射出的一枚白骨小箭被剑光崩向了定光镜所化清辉,然后涟漪一动,自己就失去了与小箭的心神联系,这才发觉不对。
所说灰袍妖人与两个番僧一同应敌,但也有不少的私心,至少攻打毕真真二女的时候,并没有出过死力,可是这时可不同了,白骨小箭的消失告诉灰袍道人这里的麻烦可是大了,要是不能尽快告诉两个番僧,大家一起发力,说不定今天就会栽到两个小丫头手里。
只是就算三人一起发力,将大半的攻击力道都转向了定光镜所发的清辉,也没有起到多少效果,清辉依旧稳稳地笼罩着整座小山头,三人不由得慌了,就连两个番僧头顶上的六尊金甲神将的动作都停滞了一瞬间。
可就是这一瞬间就够了,异变突起!
与此同时,从花奇手中也飞出数十枚黑漆漆的雷珠,在灰袍道人身周轰隆一声炸响,暗沉沉、黑漆漆的癸水劈头盖脸的砸在了灰袍道人的护体宝光上,随即生出了一丝丝、一缕缕的莹白冰屑,并且飞速蔓延开来,晃眼间就在灰袍道人身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冰壳,让那道人的动作变缓了七成,身体还不停的打着哆嗦。
事发突然,灰袍道人也只能看着两个番僧身化血光逃走,而自己被癸水神雷的寒冰之气冻住——这不是一般的癸水神雷,道人出身白骨神君门下,也见识过道门正宗的癸水神雷的威能,可是这种寒意却是以前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措不及防之下,就连白骨神君一门同样阴毒的白骨神光都挡不住那股寒意的渗透。
其实这些癸水神雷就是按照道门正宗的炼制之法炼制的,只是炼制的材料有所不同。一般来说癸水神雷都是从无边无沿的江河湖海的水中,凝聚水之精英,再提炼出癸水,最后才能通过精炼癸水,压缩、转化,成就神雷,所以只消一颗癸水神雷,往往就几乎等于一座万顷湖泊的水量,其重无比,但毕真真二女所在的白犀潭,不仅是汉时地仙六浮上人的旧居,同样也因为地势的缘故,其中还有一条地底阴脉,所以本身白犀潭的潭水天生就含有海量的阴寒之气,用其炼制癸水神雷,正好突出了癸水神雷的冰寒属性。
也就是毕真真二女道行法力不够,要不然换了太湖东洞庭山的英姆,可是很容易将癸水神雷爆裂开来的无量癸水精气,转化为万丈玄冰的,灰袍道人要是遇到英姆操控,估计此时已经被玄冰冻碎成为齑粉了,更不要说还能否逃出元婴或者残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