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神都西门,姬贼远远的瞧见视线尽头尘土飞扬,回头来,冲着听訞羲和还有共工三人轻笑:“列山回来了。”
听訞表现略微有些激动,羲和则是不冷不热,至于共工,看都没看姬贼一眼。
唰唰脚步声响,听訞迎上去去接自己丈夫回来。
姬贼后面瞧着,小姬焕凑近了姬贼,压低声音道:“爹爹,这个共工看起来有点讨厌了,成天摆着一张脸子也不知道是给谁看呢。”
闻言姬贼一声轻笑:“你管他是给谁看的干嘛,咱把人家二十多万族人吃了,你就不兴人家不高兴啊。”
小姬焕无语,雪旁边吐槽姬贼:“你就是看上人家那二十多万族人了,要是换另外一个情况,就共工这个表现,你不早收拾他了。”
姬贼摸着鼻子尬笑:“还是妹子你最懂我。”
一家人在这说着的功夫,列山拉着听訞来到了姬贼跟前,站在那,也不说话,叩头便拜,口叫大王。
姬贼乐呵呵轻笑,摆手说着无需客气同时,将列山给扶了起来:“黑水郡这次你辛苦了,我也是忙抽不开身,不然,也不用麻烦你来帮我动手了。”
列山憨厚一笑:“大王,您千万别这么说,之前我给您惹这么大祸您没有惩罚我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这点小事,不麻烦大王您费心,我就能解决了。”
列山谦卑的态度,使的刑天共工两人都有些不爽,倒是赤松望舒他们,虽然不爽,但好歹也能忍住,知道列山这会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没有将不满表现在脸上。
跟着姬贼的阿良瞧见了刑天共工的表情,他也是真的刚,走过去,瘦不拉几的他还故意的去撞人高马大的刑天共工,同时压低声音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如果你们打算搞事的话,请,随便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就行了。别说你们两个,就是列山,我有的是办法弄死你们。”
阿良这句话说的刑天共工都怒气止不住,瞪着眼看阿良。
眼瞅着三人要翻脸,姬贼回头喊了一声:“阿良,你干嘛呢,还不快点过来,赶紧的。”
阿良闻声答应,脸上对姬贼是一副嬉皮笑脸点头哈腰的狗腿子模样,转过头来,对刑天共工就是冷若寒霜的威胁。
他是一点都不害怕刑天共工按着他打一顿。
跟着姬贼往漓火山谷里走,到皇宫,这里早有姬贼为列山准备好的庆功接风宴。
对此,列山很是惶恐。
姬贼倒是挺客气的,看这个表现,是一点没拿列山当外人,似乎之前在连峰郡设下天罗地网说要弄死列山的,不是他姬贼了一样。
金銮殿后门位置,黎娅抱着小姬缨看到了这一幕,就好奇的问同行的榛:“榛姐姐,阿贼这是怎么回事,列山之前惹了那么大的祸,阿贼不说惩罚他吧,还跟他这么客气,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榛抿了抿嘴唇:“你还没发现么,经过黑水郡这件事情,勇士是铁了心的让列山当他的打手了,能找到这么一个便宜还卖力的好手,勇士肯定不会轻放过他的。”
黎娅撇撇嘴巴:“我还是觉得列山这人不咋样,还不如阿依呢。”
“他怎么样不用管他,反正啊,对勇士来说,他现在是有用的就行了。”
“嗯,那行吧,诶,对了榛姐姐,我刚才看雪姐姐和姐姐他们带列山妻子走了,去干吗去了?”
“勇士在前面招待列山,列山妻子听訞不也得招待一下么,放心吧,勇士心里比你有数。”
俩人在这说着,瞧了没一会儿便走了。
这边,金銮殿上,姬贼和列山客气了一阵,忽地问列山在黑水郡对付的这个凿牙实力如何。
列山闻言沉吟:“实力的话我说不准,因为我也没有和他交过手,不过,从刑天和他交手的程度来看的话,我觉得,他应该是和刑天阿晃差不多的实力。是个很强的人。”
阿晃无所谓,他不在乎这些虚名。
刑天哼了一声就多少有一些的不爽了,可不爽归不爽,人列山说的全都是实话,自己反驳也没什么用。
就是乌斯玛和易两个人很惊讶:“和阿晃差不多,这人这么厉害的么?”
列山对着二人点了点头,已示尊敬:“嗯,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他和他的族人已经被我杀了,就是跑了大概百十个左右。”
说到这里,列山还冲着姬贼,以及阿石鞠躬做了一个道歉的礼节。
姬贼见状,笑问列山这是干什么。我爱搜读网
列山不好意思:“对不起陛下,阿石大人,虽然我收复了黑水郡,杀了凿牙,可是,那神兽熊猫却给凿牙的人逃跑时带走了。”
姬贼闻言眉头皱起,阿石也慌得啊了一声:“神兽大人!”
列山颇有些惭愧。
姬贼看在眼里,帮着列山说话,倒也是把这件事情给遮掩过去了。
只是姬贼有些好奇,有带走熊猫这个功夫,他们为什么不带走更多的黑水郡族人呢?
毕竟你这边两千多人都给烧死了,难道就不需要一些族人来补充补充么?
除此之外,姬贼还有一些想不通,那就是他们带走熊猫干什么?
他们又不是和自己这样的是个穿越者,对熊猫有着特殊的感情,也不是黑水郡这样,将熊猫认作神兽来崇拜。
带走熊猫这个操作,真是让姬贼想不通。
可眼下想不通也不行,凿牙所部死的死逃的逃,你就是抓回来一个舌头问话的机会都不带有的。
放下无用的想法,姬贼抬起酒杯来邀请列山喝酒。
尽管在连山联盟列山作为一方诸侯,但在姬贼面前,那乖巧的就跟一只猫相似。
姬贼只要举杯,他就站起来恭敬干了。
比及宴席没结束,列山就已经喝醉了。
见状,姬贼挥了挥手,泰和土山站了起来,朝列山走去。
一直防备着姬贼使坏招的刑天共工噌一声起身,瞪眼看着泰和土山,手上更是摆出来了要动手的样子。
刑天共工这一动,阿晃狩阿虎应龙阿正他们五个也都站了起来。
这五个一站起来,那边羲和望舒祝融也跟着站起。
他们站,阿良飞鸟阿巨和带伤的奥加也都起身来。
一时间,双方十数人都起身,瞪着对方,就好像一言不合要动手相似。
赤松额头汗水滚落,连忙跑出来冲姬贼叩拜:“陛下,我,我们犯什么错了请您明说可以么,也,也好让我们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阿良拿手指着赤松他们:“错在哪了?告诉你们,你们错就错在不应该和漓火联邦作对!”
除了兽血雄鹰外的七个大王也都默默的摸向了腰间宝剑,看着姬贼,好等姬贼一个命令,自己就冲上去,剁了列山他们这些人。
眼巴前殿上己方二十人左右,对面也就五个人,真打起来,弄死列山他们就跟玩一样。
所有人都等待着姬贼命令。
就连小姬焕,也抓着酒杯站起身来。
姬贼不为所动,自己继续喝着酒,喝罢搁盏,姬贼猛地抓起来桌上轩辕剑剑柄,噌的一声,将轩辕剑抽出鞘来。
仓朗朗一阵剑做龙吟声响,剑身映照着烛光在大殿之上寒光四射,吓得所有人都噤了声音,瞪着眼瞧姬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