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75章万妖炼海图
听到身侧有声音,神族老族长蓦然一窒,脸上顿时毫无血色,动作僵硬的转身,向陆寒藏身所在看去。
那里的虚空,有冰面破裂声响起,无形中出现许多裂缝,一个身影正立在那,向他挤出些许残笑。
“难道真是我神族的气数?是我夜拓的陨落之日?”
无比绝望的失神嘶吼一句,作为大族的主宰者,夜拓满渗透出悲怆气息,腹部有真元开始涌动,无比恐怖的威压,转眼达到顶点。
“不然呢?把东西都拿出来,陆某可以考虑然你飞升,保你一族继续存在,留的老命在,才有看见更多的宝贝。”
“闭嘴!人族狡诈,口是心非,言而无信,没有信仰,说话如同放屁,决不可信!”
‘……?’
陆寒被指着,一句句实话射过来,犹如重炮轰击般,咣当咣当炸开在耳畔,怒骂十分刺耳。
“你还有选择余地吗?人族肉身羸弱,也没有先天传承,更无血脉觉醒,用三寸之躯和尔等的愚蠢,和你们妖族厮混,恐怕早就灭绝亿万年。”
“你——!”
一口气从陆寒口中吹出,数百里内冰寒顿时消散,空间恢复如初,只有海面冰封依旧,他和夜拓老妖之间,几乎在咫尺之间。
不用看,也知道这为神族之主,真的陷入煎熬和犹豫中,任谁临近飞升,未见天罚降临,却看到族群灭亡。
他仰头叹息,手中宝珠内,癸水之精占据大半,如粘稠的露华轻轻摆动,仅仅看一眼,就感觉掉进茫茫深海。
另一侧白光艳艳,最纯粹的玉髓凝住成团,连目光都能被封住,其冷意虽不在虚空中,却能将垂涎之人,诡异的冻彻筋骨,甚至化为冰雕。
中间处,有一根仅有两寸长,筷子粗细且金光闪耀的东西,应该就是龙皇甲丝了。
“罢了!本主也学一次人族,那句话好像叫‘大丈夫能屈能伸’,还有什么‘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夜拓老妖几乎抓狂这挤出这句话,将定海玄珠狠狠向陆寒抛去,呲牙咧嘴欲要吐血般,颇为不甘和无奈。
陆寒立即双手划动,在前方凝出一副玄阴法印,当宝珠接触后,立即将其团团裹住,内部自称一个空间,形同自己的法则领域,断绝任何外在联系。
他岂能少了防备,诈降的手段,人族已经用烂了,现在想发难,任何秘术都无法侵入宝珠。
“还有些材料,我要借来一用!”
“人类,那上千同族,已经被你尽数屠戮,这笔仇堪比天海,别太卑鄙透顶!若你敢食言,可记得妖族虽然灵智欠缺,血咒和誓言最为灵验,我以一族做代价下咒,道祖以下皆难逃脱。”
“你那一族,就当是已经参与过界面残运大劫,换个地方藏身即可,只要韬光养晦,他日仍能崛起。
废话少说,我还需要几种材料,分别为癸精贝母、海灵竹、昂月妙雾和裂贝虫的主筋。”
或许一路碾压过来,灭杀的生灵太多了,这次莫名冒出一丝怜悯,没有对神族直接狠下辣手。
前世记忆恢复十之八九,但前世从未如此血腥过,只靠天赋和努力,一味苦修才达到的高度,过程慢而孤苦。
今生,他要用别人做垫脚石,迅速爬升中,沾满血水和仇怨,除却如愿以偿的那一刻,有过满足的笑容,基本未曾真正开心过。
大道阴阳对立,有因有果,正负衔接,凡是不可太过,即便重临昔日巅峰,他仍旧不是最强。
夜拓老妖如被抽血般,低头接连怒哼半晌,从未受此屈辱,双眼充血浑身发颤,但最终还是屈服了,一直达到陆寒满意的数量,才送走了这位瘟神。
‘咔嚓——!’
天空阴云密布,大雨滂沱,冰封消失后,天水共一色。
“嘿嘿!今朝被踩在脚下,证明我神族还是不够强,这人类说的没错,有命在,能得到定海玄珠类的至宝。想必七大妖王,也要很快步我后尘了,此人绝非区区堕仙那么简单,终有一日,我会从妖界杀往仙土,和你竭力一战!”
离开二百万里外,陆寒才停下遁光,他距离海王岛,七大妖王的老巢越来越近,奇怪的是,这段路程上,禁制和陷阱反而较少。
‘反常必出妖孽,堪比半个地仙的老家伙们,岂能让我如此轻易靠近,不知又在筹谋何等恐怖杀局。’
嗡!
脑海里,一束光突然出现,神魂顿时波动,好久未露面的仙镜,又不着痕迹的跑了出来,让他倍感讶然。
此宝的形状,和以前大为不同,而且看着有点吓人,但逼格也高出不少。
只有一圈金灿灿边缘,宽幅仅有三寸,内外皆有镶边,外侧是高贵的鎏金色,刻画着一个个神纹,占据指肚大小的宽度。
内边和外侧宽度近似,但颜色稍浅,看着却更加华贵,无数仙灵文彼此衔接,让人看了产生伸手触摸的冲动。
镜面……没了!
空空如也,只有最深邃诡异的黑洞般,里面似乎藏着所有未知,瞅一眼就绘转身逃离,生怕遭到吞噬。
此宝超脱法则,更不受陆寒制约,变个花样没啥稀奇,但镜灵越发孤傲的态度,让他逐渐不爽,当即假意没看见,根本不想理会。
然而瞬间,一股不妙的感觉倏然冒出,陆寒闪电般的伸手,就想从那件须弥樽里,将某物拿在手里。
果然,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差点跳起来,只见仙镜闪了闪,才得到的那枚定海玄珠,还未被仔细欣赏过,便神奇的消失了。
“我不活了,自爆!”
陆寒大怒,一股满含衰亡、寂灭和饬殇的异样气息,从里向外开始狂泻,但数千里元气被他招来,灵婴面露决绝,一副要燃烧本元,大有同归于尽的态度。
‘定海玄珠里,三十万年的癸水之精,以及二十万年积蓄的‘玉阴決力’,若被彻底炼化掉,玄阴仙决第二重,极有可能提前圆满,无须进入仙界,就可能突破到更逆天的第三重。’
他岂能不气,况且里面的那块一小块龙皇甲丝,可以打造成极品护甲,在仙界也没有多少强者可破。
“咯咯咯……别急眼嘛,要知道玄阴仙决除了苦修外,本灵还可以辅助灌体,让些许差距提前完成,毕竟此仙法的本源,就是我!”
‘……?!’
他听到的身影,如娇俏少女般,本该好听悦耳,却有点头皮发麻,没人知道镜灵到底有多少种变化,不受法则约束的东西,真是可以随意放浪形骸啊。
当初在玄天仙墓的此宝,本就是一件论道长生的工具,只是修士利用的物品,即便成灵,还是一件高级物品。
可惜被人暗算围攻,导致今世的局面有些反转,让区区仙宝占据部分主动,成为互相利用的局面,然而这样的被动,不会再持续很久。
共计一百步,陆寒已经走出八九十,即将冲到终点,却忽然跳出个大汉,将你直接拎了过去,但却把最贵重之物取走了。
我特么的……!
‘嗡!嗡嗡——!’
天地之间,莫名多出一道撑天撼地的气息,其中充满无上玄机,连元气都被点燃,呼啦啦向四外席卷,照耀碧空瀚海。
似乎有来自太古的力量,之前藏匿在某处,现在要从陆寒体内觉醒,无比恐怖和狂沛。
灵婴体表真的燃烧起来,无形透明的阴火,偶尔滋滋啦啦,好像烧到了什么,散发出些许香气。
一个十丈方圆的宝轮,继而无形中冒出,围绕身躯如风车般转动,感觉已经旋转了千万载,因为上面不是冒出颇为沧桑不朽的气息。
黑发横飘,仙衣鼓荡,脚下广寒阙再现,让陆寒惊讶的是,此刻已经膨胀到十里,并且和实物再无区别。
他忍不住伸手摸去,一砖一瓦皆带凉意,形同暑热时的冰糕,沁人心脾舒朗痛快,桂树同时点头,星光一起眨眼。
头顶蓦的一亮,皎洁皓月再现,月相竟然又饱满一层,从峨眉弯月衍化成弦月,半轮的光辉泼洒下来,将附近打造成一片仙海。
几道雷光在远方闪过虚空,把这里渲染的更加神秘诡谲,海面光滑如镜,亿万颗粒从中徐徐升起,将陆寒裹在里面,形同透明的蚕茧。
他发现,神念能窥探到的范围内,一切阴属性都被吸来,炼化成万千晶光,无视法体而入,直接贴在灵婴肌肤上。
一时间,修为暴涨,豪气猛生,脑后凝现发现,竟然就是他自己,形如掌控大道的月神般。
也在此刻,外海第一核心的海王岛,向北两万里处的一个千丈高小岛上,苍穹中接连劈下无数雷霆,妖绿色雷光最为诡异,其他色泽则为漆黑和赤黄。
几乎半个天宇都被遮蔽,天罚气息无穷无尽,对立的苍穹旋涡里,还有无数条雷蟒,或者时隐时现,忽而拉伸收缩,每一条都附带不同颜色。
“万圣王那厮,不知飞升的成率几何?”
即便相距两万里,在主岛之巅,六个老妖仍旧可以清晰察觉异象,但他们各个神色都有些忧郁,似乎并不看好。
“他一直吹嘘自己,铁嘴铮铮大言不惭,死死咬住七成把握,若依照那套理论,本王可达九成,哼!”
蜃蛇王扭动老妖,回应紫星王的怀疑后,浑身妖光灼灼,一呼一吸吞吐瀑布,神情有些得意。
“当初,这家伙将天劫硬生生推迟几百年,非要一览界面残运,饱尝人族贡品,现在莫名的突然渡劫,这其中夹着好多事情啊。”
不远处,宝虾王用身躯砸向水面,造成巨浪奔涌,似乎正好描述自己的心情。
“还有啥,他不看好这次大事,或者知道了什么,甚至忌惮那个杀来的人族,总之再不飞升,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将尾部黑色弯钩上下摩擦着的白鲸王,态度有些气愤,他岂会不知这些老滑头都懂,只是各个憋在心里,不挑开的话,每个人的小心思会越来越重,对巨石更加不利。
“事情有好有坏,这老家伙成功了,等同向妖界送达了最快的信息,我等就能更快得到强大支援,那名叫陆寒的人,已经确定不是此界之辈,现在任何外力都可干涉这场劫数。”
正在低头思考的神蜥王,此刻吐出一口浊气,他从未出现当前这样的状态,总有种深深有种无力感围绕自己。
“我们布下的陷阱禁制,纵然未能对那个人族早造成伤害,仍旧不断消耗其法力,让他陷入死循环。但蛇龙族还是没了,神族也遭到重创,老族长符宝而逃,代价仍然沉重。
海族诸部都在前线进攻,不可因为一个小虫分心,该我们动用本族力量,彻底稳固后方的时候了。”
半晌后,金鲤王遥遥升高,语气无比凝重,一缕光华射在他身上,不知从何而来,恐怖气息越来越强大,直到苍穹扭曲,迅速出现万亩劫云,强大气势才徐徐收起。
“我等,同意!”
其他四个妖王,感觉到那份深不可测,内心暗暗忌惮,顿时明白这位更厉害,已经达到挥手欺天的地步。
…………
这些妖王还不知道,神族一脉得以存活的原因,老族长夜拓并未返回,并从此神秘消失了。
陆寒身前,多出一层翠绿色屏障,由无数根条织成,皆都来自神树,表面光芒琉璃。
他正在抵御狂射的黑针,里面都含有凝练的重水,洞穿力极其惊人,若不率先发现,并施加强大防护,法体早已成为刺猬一般。
每根黑针细小如发,无声无息极难察觉,当心神出现危机警兆,迅速动用灵目后,让他郁闷的一幕再次出现。
前方毫无任何波动,实则已经杀机滚滚,黑针突起发难无果,就冒出一声声妖吼,接连烈如奔雷,全向这里冲击而来。
‘嗷——!’
‘啊嗯——!’
‘呜吘——!’
一声声狂叫充塞耳膜,海水闻之翻腾,虚空上下颤动,仿佛万妖杀到,苍穹迅速积累起黑云,天地黯淡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