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大袖一挥,“磨墨!”
旋即挥毫泼墨,将这一幅《石灰吟》飞龙走凤泼洒于宣纸之上,拿起私章往上一戳,对狗儿道:“拿去装裱好,送至黄府,让黄昏悬挂于书房!”
这是你黄昏写的。
那就悬挂在面前,砥砺你自己。
想了想,朱棣觉得这事还可以继续操作一下,搞一个形式主义,但自己写又太累,于是对狗儿道:“先别急着装裱,拿去翰林院那边,找几个侍读临慕个几百张,然后发放朝堂所有臣子,并让各公事衙门大厅悬挂。”
狗儿嘿的一声,“装裱?”
朱棣理所当然,“除了黄昏那一份,其他的各人自己掏腰包装裱,这点小钱,还要朕给他们出么,不羞臊吗。”
狗儿暗暗好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好像就是郑大监下西洋、解缙编书之后,陛下在用钱方面,变得精打细算了,能不花钱的绝对不会浪费。
……
……
星隐居,尚有六人。
袁珙父子。
两位御医。
徐膺绪和黄昏。
诗会突然就散了,袁忠彻有些尴尬,觉得自己没尽好地主之谊,袁珙这个岁数早看开了,对此无所谓,依然端坐喝茶。
两位御医认识黄昏,其中一位御医,就是当初徐妙锦生产时在黄府,拿过大红包的。
对黄昏感官极好。
况且这两位御医从始至终都没觉得黄昏没学问,是以《石灰吟》一出,也不觉得打脸,有美酒有好肉,干嘛要走那么早。
但吃但喝但聊天便是。
既然来了,总得看看那传名百年的《清明上河图》。
徐膺绪情绪高涨。
妹夫才惊四座,自己这个当舅哥与有荣焉。
喝酒喝酒!
如那李太白,人生得意须尽欢,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岂不快哉。
作为让一场本该持续在宵禁之前的诗会提早散伙的罪魁祸首,黄昏毫无觉悟,反而觉得当下境况最适合自己开展工作,端着酒杯来到两位御医面前,对其中一位笑着行礼,道:“先前拙荆产子,多劳先生杏林圣手,在此敬先生一杯。”
说完一饮而尽。
那位名叫刘旭忠的御医笑了笑,浅酌一口,笑说职责之内的事情,黄指挥客气了。
确实职责之内。
在徐皇后去顺天之前,就徐妙锦生产一事叮嘱过太医院。
黄昏重新斟满酒,看着旁边那位三十来岁面色红润却已有霜白鬓发的御医,笑着问刘旭忠,“这位是?”
刘旭忠还没说话,一旁的袁珙笑道:“黄指挥可知吕复?”
吕复当然知道。
如果仅是从历史知识的角度,黄昏真不知道吕复,但来到大明永乐年间,很难不知道吕复,这是一位名医,也可以说是元末明初最厉害的医生。
吕复幼年家贫,先从师学习《周易》等,后因母病而改习医,拜名医郑礼之为师,尽得其传,秘方、色脉、药论,尽皆传授,每日且记以病案。其《群经古方论》,对历代医书均有评论,又作《论诸医》文,评述历代名医颇中肯。另著《内经或问》、《灵枢经脉笺》、《切脉枢要》、《难经附说》、《长沙伤寒十释》、《运气常变释》、《松峰斋杂著》、《五色诊奇眩》、《运气图说》、《养生杂言》等,惜均未见行世。
从这一排著作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位何等才华横溢的名医。
当然,这些著作黄昏不知道。
吕复在大明出名,一者是因为医术精湛,二者博学多才,于经史、诸子、天文地理、刑律历算、经济军事、卜筮佛老均有钻研。
作词雄奇苍古,多乐府韵味。
有地方官吏倾慕其才华,荐任仙居教谕及临海、明州教授,吕复皆辞不受,孤傲清高,于是这样的人想不出名都难。
就如高贤宁,骂了一通朱棣,一下子就名声遍天下。
吕复也是如此。
有大才,医术精湛,品行孤高,这样的人在封建时代,就是万众偶像,所以京畿之中的权贵,其实大多听闻过吕复的大名。
黄昏闻言颇为讶然,元末的人,这吕复应该是耄耋之年了,怎的像个三十来岁的人。
果然是杏林圣手。
这养生功夫硬是要得。
那人却笑着起身,以读书人的礼节行礼,“家父吕复,不才吕芗(xiang)。”
黄昏恍然,原来是名门之后。
心中一动。
吕复作为大明杏林界的泰山北斗,如果有他相助,自己聚拢大明诸多名医在一起,有没有可能研究出抗生素来?
再差也得把感冒颗粒和退烧药给弄出来。
顿时来了精神。
立即还礼,然后伸出手请吕芗落座,笑道:“久闻令尊大名,仰慕甚之,今日得见先生,也是人生幸事,闲暇时刻,我也曾研磨一些杏林相关事宜,比如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从古至今,幼儿早夭率如此之大,深思多年,大概有这么几个原因。”
“一者,分娩过程中,存在着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带来的后果是母子都存在殒命的风险,所以有必要将分娩过程专业化、流程化。”
吕芗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大工程。”
刘旭忠也是一脸振奋,作为医生,他虽然不负责分娩方面,但接触的多,知道的多,就他自己这一生行医,哪怕是在皇宫之中,因为分娩而母子丧命的案例,都数不胜数。
黄昏笑了,“这个只要有杏林界德高望重的人出来带头引领,然后有人出钱,给天下产婆进行系统培训,还是有可能解决的。”
确实大工程,确实需要很多钱。
但大明帝国需要人口暴增,所以这个钱该花,必须花!
吕芗笑了。
他明白了黄昏的意思。
他和刘旭忠乃至于目前的太医院院使和院判,都没有这个声望能带动天下产婆来重新学习分娩技术,可以带头,但还差点德高望重。
需要一个人,乃至于几个人。
比如洪武年间的萧九闲,又比如比陛下征至郑大监麾下去下西洋的匡愚。
还有一个人。
父亲吕复。
如果有这三人牵头,那么杏林方面的事情,没有什么是带动不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