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932
知道自己如果不开口的话,对方永远都不会吭一声脑天皇,对方也不可能直接说出自己这次来的最终目的老嬷嬷干然是事实的开口,自是他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知道人在生活的压力之下难免会最终会低下,他曾经傲慢抬起了头啊,那么这一家人老实本分,守了这么多年的规矩,满脸的在现实中也会折腰,也会向向所有的其他人一样会为了一些利益求到自己这里,为了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为了获得更多的物质量而开这个第1次的口,还是相信有了这个第1次之后的他们,这一家人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泯灭于大众,像其他人那样子一样的生活,一样的蝇营狗苟,一样的努力专营在向上爬。
他说不失望是假,但是老妈妈还是比较能够理解,毕竟如果他处于对方的那种情况的话,估计他都坚持不了几年,早早的就想方设法的拉拢一些人脉这给自己找关系,怎么着也得让自己过得更好,而他就是这样一步步来的,就是因为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看到坚持自己的原则,守着自己的本分,根本就不可能向任何人开口求情的这一家人是被他在心目中视作为值得尊敬,或者说是值得永远视为朋友的那种想法,虽然说这个想法现在已经落空了,但是也不妨碍这位老嬷嬷在感慨之余也算是能够理解这一家人的选择,毕竟他曾经就做过无数次的这个选择,甚至与她好像。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也没有像现在眼前这个人如此的不安和局促,反而好像很自然的就为了自己能够获得更多的东西开口折腰低头。
这样一想又觉得眼前的人还是值得自己结交的,毕竟看他现在就是说痛苦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人即使是思想已经有了一定的转变,但是转变的程度绝对是非常的微弱,不过已经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相信以后利益信心。
看着眼前在自己面前出现过无数次,只不过是表情更为忐忑,然后那种内心的不安,更为强烈的眼前人最终做出的这种改变,在他看来这世间的磨难太多,这一家人一直被人压迫着,迟早有一天会迈出这一步,他心里虽然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但到了这一点难免心中会有些落差,但是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这一点,现在他对于这一点改变到是不怎么好奇了,反而非常好奇是什么契机引导的,这一家人出现了这样治的一个电话。
很快老蒙我自己就已经想到了,估计是这家人的儿子当了贾大人的小四之后,见了更多的场面,知道了更多人的嘴脸,这才意识到自己以往一直坚守的那有些原则是多么的不屑一顾,多么的不值得。
还不等对方开口了,盲目的在心里已经转了很多个圈儿,也已经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进一步的扩大,那就是肯定是因为这家的儿子终于出院了,不同的状态不像是他们家其他人一样老实本分的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任人欺负受人凌辱,但仍然是坚持着做自己手头上应该做的事情啊,他们的儿子最终是被贾大人选做了贴身伺候的小四这个位置,可是有不少人眼红,甚至有不少人会反过来讨好这一家人,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契机,让这一家人看到了未来,或者说是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世界。
他相信即使是因为这一家人出了一个在姥爷身边贴身伺候的小四,但是也不可能其他人像在他面前一样要求于他们自己,毕竟这一家人的能量如何现在还未可知,但是没有人会求在他们的面前,但是就不存在这有人用利益引诱或者是拉拢这一家人嘛,这是肯定可以想得到的,即使他并不关注这件事情,但是那么我们凭自己的经验就可以知道啊,这一段日子也估计这一家人接待了前所未有的对他们表示友好的人家。
那么是不是因为事好的人太多了,以至于这夫妻俩人已经开始飘了,以至于他们意识到了人脉的好处,知道了人情,用来往来的,而不是你默默的付出维持的。
心中的这种种猜测不提,老摸摸嘴上却已经非常善解人意的开始了,话题引导我说好妹妹,今天你们来我这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我看你先不自主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儿了,没关系,赶紧说出来,老姐姐,我别的不行能够帮你出点主意。
他这话算是到点到位了,你已经给对方破了台阶,就等着对方直接开口了,再怎么说他能做到也是这么多了,难道还要他这个被人求的人还要低三下四的求着对方说出请求吗?对方可不值得他这样的付出,要说以前这位老嬷嬷对这一家人有着三分的好感,那么现在已经一分不剩了,既然对方已经变得和自己一样是滚在泥潭里,利益为了利益可以充满一切,可以使劲儿的往上爬,为了能够得到物质,可以付出自己的自尊,这些他都做熟了的事情,那么对方也就没有什么值得他特别尊敬,值得他为之想要结交的地方了。
所以他虽然说不至于是反过来反感这一家人,但是最起码的他作为一个被求人那么高高在上的态度,怎么着也得拿出来,不可能像以往那样,他把对方放在平等的地位上啊,现在他已经是处在对方需要求他的那种地位,他自然而然的说话语气也带了出来。
这个母亲别的不说,反正敏感是绝对的,所以当自己的好姐妹在态度上有了一丝一毫的变化,她都能立刻的体会得出来,这一瞬间她觉得整个人都快燃烧起来了,刚才只不过是脸色通红,现在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皮衣服下面的皮肤的话,他们就会发现他从头到尾都已经变成了一个红绳儿,浑身的血液仿佛都逆流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现在的这种难堪的心情,哎呀,他就说嘛,不应该来这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