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龍佳婿
小說推薦乘龍佳婿
“姐姐,姐姐,等等我,等等我和二弟!”
“不等,你们两个跟屁虫,干嘛我走到哪你们就要跟到哪!我是去女学,听到没有,那是女学,里头没有男孩子的!”
“可我和二弟也可以扮成女孩子啊!”
气势汹汹走在前头的女孩子倏然转身,恰是眉眼如画,但此时却横眉怒目。而他身后两个粉妆玉琢的小童一看到她这冷脸,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赫然是泫然欲涕的表情。面对这般情景,她登时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得不在心里念了好几遍爹娘一再教导她的那四个字。
长姊如母,不能生气,不能生气……都是因为娘从前在娘家的时候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于是先生下她这个女儿之后,那是恨不得让全天下知道她是长姊,于是等到小她四岁的这对双胞胎弟弟张洵和张泽出生之后,人竟然就把两个弟弟甩给她带!
还号称是让她这个姐姐早点体会做母亲的感觉,于是,她得管着他们不乱跑,得管着他们读书识字,还得负责打骂教训,反正她这个长姊就是半个娘!天知道她早就想甩掉这两个跟屁虫了,总算现在到了年纪可以去女学,名正言顺!
而且,就连管着上下仆从下人的事情她也可以甩掉了!都是娘看她能写会算,这个懒人竟然连管家的事情都让她学起来,哪怕爹说这是压榨儿童,娘也依旧不管不顾。
于是,挎着一个书包的张洛只能叉腰训道:“我已经说过了,我这是去女学念书!你们两个日后要去的是爹的公学,男扮女装的傻话再也别提了,这可不是小时候,娘一时兴起打扮你们,于是家里自己人笑一会儿的事了,这要在京城传开,你们日后就别想娶媳妇了!”
见面前两张脸异常懵懂,明显有听没有懂,估计连媳妇两个字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张洛只能板着脸训斥道:“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有气概,别哭哭啼啼的,现在给我老实滚回花园里去找阿六叔叔练武!”
一听到练武,一模一样的兄弟俩登时更加苦了个脸。就和他们的爹那点只能勉强自保的武艺一样,他们兄弟俩也一样,每逢练武就叫苦连天,而一旦偷懒,不是被那位阿六叔叔狠狠教训,就是被天分卓绝的长姊狠狠责备,一来二去简直有了心理阴影。
所以,兄弟俩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姐姐扬长而去。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做哥哥的张洵终于开口说道:“姐姐一个人上学去了,爹和娘都去当他们的老师,我们俩却被留下看家,这太不公平了!”
见弟弟张泽没吭声,张洵就看了看四周,随即就把人揽过来,低声说道:“阿六叔叔这个老师太严苛了,不如我们离家出走?”
张泽登时眼睛瞪得老大,第一反应就是反对,可他眼珠子骨碌一转,却生出了一个更好的主意。于是,小家伙搂着自家兄长的肩头,小声叨咕了几句,当他说完之后,见张洵喜形于色地连声叫好主意,他这才腼腆地笑了笑。
从小到大,他都是那个负责给哥哥那些不成功坏主意拾遗补缺的人……当然,最后挨打最厉害的,总归是首先提议的哥哥,至于他,哭着认错之后,娘总会网开一面,虽说很快就会被父亲拆穿,然后和哥哥一块挨罚,但好歹能少挨点。
今天也是,要是按照哥哥的话真的离家出走,且别说是不是会遇到拍花党什么的,就是平平安安什么事也没出,回头被爹娘抓回来,也铁定逃不过一顿痛打!可要是按照他的主意,顶了天也就是虚惊一场,出不了大事,挨打总能少点……他真是聪明!
于是,当练武场中一板一眼操练完一群小家伙——哪怕这些人如今都已经成婚,但在阿六眼中,他们仍然是青涩的小家伙——阿六发现张洵和张泽兄弟迟迟不至,他就知道,这一对惫懒的兄弟俩又躲走了。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再习惯不过的日常,所以见前来禀报的杨好那满脸苦色,他就毫不在意地说:“我去找找,你们继续。”
见阿六说完这话就走,练武场上满头大汗的年轻人们长长舒了一口气后,就不由得三三两两议论起两位小少爷这次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和武艺天分完美继承自母亲的大小姐张洛不同,被众人盼望许久方才降生的这对双胞胎小少爷,除了容貌确实糅合了父母的优点,其他那是真不咋的。练武叫累,算数常错,读书认字磕磕绊绊,但偷懒耍滑却是第一流的。
明明母亲是武学天才,父亲是算学天才,这一对双胞胎可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总不能日后这张园由大小姐招赘来继承吧?
阿六却没有在意其他人怎么想,他如履平地走在墙头,目光如同鹰隼一般落在各处死角,而他这种居高临下的巡视在张园由来已久,因此也没有人敢于躲在犄角旮旯里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每个抬头看见他的人,全都在心里为两位小少爷捏了一把汗。
当消息传到吴氏耳中时,她在屋子里团团转了一会儿,随即就忍不住骂了两句:“这两个调皮捣蛋的小东西,怎么就不能像他们的姐姐那样省心懂事呢?千呼万唤始出来,想当初他们落地的时候,赵国太夫人亲自瞧过之后这才含笑去了,幸好没看到他们这没用样子!”
骂归骂,但吴氏还是对金妈妈吩咐道:“赶紧去公学给阿寿送个信,就说小洵和小泽又不见了,阿六这会儿正四下里找他们。他别一门心思教学生,自己的两个儿子就扔一边去了!”
金妈妈顿时忍俊不禁,口中连声答应,心里却想,这两兄弟也就是在张寿那儿能找到一点安全感,至于朱莹和张洛母女……那真是镇压起他们时毫不手软。孩子两三岁的时候,朱莹倒是常把人打扮成女孩子玩,可大了却就嫌弃了,张洛更是常常凶巴巴训人。
当然这家里教训兄弟俩最不留情的,那就是阿六了。人得到张寿和朱莹夫妻俩的特许,从小就对两个小少爷直呼其名,该打就打,仿佛压根不在意他们是张园的未来主人。
今天张洵和张洛兄弟俩突然不见,回头被阿六抓出来铁定是一顿好打,吴氏这个当祖母的也没法拦阻,可人到底心疼孙子!
然而,金妈妈的信固然是送出去了,但往日能够很快拎出两人的阿六,今天却是在整个家里都巡视了一圈之后,依旧没发现兄弟俩的踪影。鉴于家里屋子多,他寻思了一下,又抽冷子去各间屋子里找了一回,最终却毫无线索。
直到最后,少年沿着各处围墙巡视了一圈,这才在围墙的某个角落找到了端端正正用树枝划出来的几个字:“别找我们。”
抬头看了一眼那高高的内院围墙,阿六轻轻松松跃上了最高处,仔仔细细查看了各种痕迹之后,他的嘴边就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两个小家伙竟然学会疑兵之计了,只不过,想要做出翻过这堵墙溜到外头去的假象,不是在这儿爬墙,然后到墙头趴一会就够了的。
这两个偷懒的小家伙,甚至连跳下地做个溜走的样子也不愿意,而是辛辛苦苦爬上墙头后就这么原路返回……这是觉得翻过墙下地,再爬回来,实在是太麻烦了吗?说起来,就这一点来说,和少爷真的是太像了,一样懒,他该说不愧是少爷的儿子吗?
哪怕张寿年纪渐长,又是成婚有儿女的人了,即便再不愿意,在这家里也不再被人称之为少爷,也就是阿六依旧没改旧称呼,而家里这两个被称之为小少爷的兄弟俩,在他这儿却和其他小家伙没太多不同,以至于张寿强力坚持把他摁在家里管带孩子,他也最终无奈从了。
“呵,和我捉迷藏吗……”
于是,张园上下的仆人们,很快就遭遇了一场狂风暴雨一般的洗礼。平日私藏的酒、骰子乃至于各种富有情趣的小玩意儿,全都在阿六单枪匹马的大搜捡中现了形,以至于不少人在捶胸顿足的同时,却也立刻摩拳擦掌地加入了帮忙的行列,打算把兄弟俩揪出来。
不让人在阿六手中挨一顿好打,对得起他们这无妄之灾吗?
然而,张园到底太大,而相对于这面积,用的仆从却到底要比同规格的宅邸要少得多,而张洵张泽兄弟俩别的本事没有,从小就在这偌大的家里乱窜,再加上就那么一丁点大,躲人视线本来就有天生的优势。
所以,一大群人组合在一块,好一阵子才梳理清楚了目击轨迹。而阿六随手在地上勾出了地图之后,他的脸立刻就黑了。而不仅仅是他,其他围过来凑热闹的人,却也是如鸟兽散。很简单,他们很确信,接下来只要两位小少爷被逮住,那绝对是一顿狠狠的竹笋烤肉!
当阿六来到某处看似不太起眼的院子,随即启动暗门,看到那清清楚楚的台阶时,他就知道,那两个小家伙确实是到这儿来了。
毕竟,这又不是天工坊的正门,而是一处紧急用的逃生通道,在家里固然不是特别大的秘密——因为前几年实验某些东西,隔三差五地下的天工坊就要紧急疏散一回,于是根本就保密不了。所以,这里不是为了防止外敌的,纯粹是留个逃生门……
至于天工坊那条从前通向府外,在皇帝那儿也有备案过,后来还被人从府外入侵过的暗门,早就再次完全封堵上了。为了不再出现从前那样的事,张寿连土法水泥都用上了。
所以,因为需要特定的钥匙才能启动暗门机关,平时不会有人从这走,于是台阶不可避免地会有灰尘。可眼下,那连续不断的小脚印简直是明明白白告诉他,那兄弟俩到这来了!
而这道暗门是后来设的,开启机关的石质钥匙,他自己和朱莹张寿各一块,备用的那一块则是被吴氏锁在箱子里。他很难想像兄弟俩能从朱莹和张寿那里弄到钥匙,而吴氏向来宠溺他们,说不定是被他们从箱底把这钥匙翻了出来,至于这里有暗门……
说不定也是家里有谁嘴碎!而兄弟俩又乐于这里摸摸,那里敲敲,所以才被他们发现了端倪。只不过,这处暗门可不是溜进去就完了!
想到这里,阿六却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直接默默在外头关闭了暗门,然后又落下了另一处机关闭锁。这一处暗门虽说不是秘密,但通往天工坊的那条路却漆黑一片岔路重重犹如迷宫——当然,不会有任何危险,全都是平地,反而从里头逃生出来,启动机关后就一条路。
正好让这一对胆大包天的兄弟俩吃个教训!
虽说收到了吴氏让人紧急送来的口信,但张寿还是气定神闲地一直到上完课,这才比平时稍微提早了一点回家。自己的两个儿子自己知道,他实在是不觉得人能够在阿六眼皮子底下折腾出什么大不了的名堂来。
至于说离家出走……内院围墙好过,外院围墙难过,真当花七布置的外院围墙上各处警铃机关是唬人用的吗?
而藏在什么车马行李当中往外溜,那就更加不可能了,车马厩这种地方,这一对一模一样的兄弟,根本就混不进去!
于是,优哉游哉到家的他,就只见阿六黑着脸迎上前来,直截了当地说道:“张洵和张洛悄悄跑去天工坊了!”
这是一个有点出乎张寿意料的答案,尤其是得知人从逃生暗门进去。可是,当他笑问两人是否有在那漆黑的迷宫中迷路时,阿六却压根不回答,还是一旁的杨好小心翼翼地说:“他们准备充分,竟然还带了一盏明瓦灯,然后还不知道从哪找了十几个线团带着。”
“两位小少爷说,带灯是因为听您说过,如果一旦灯火渐小甚至灭了,就说明可供呼吸的阳气不足,那么应该立刻原路返回,而线团是用来标识路途的。”
虽说杨好把氧气说成了阳气,但张寿还是大略明白了,阿六此时这黑着脸到底是为了什么——敢情人本来打算给两兄弟一个教训,没想到人真的摸到天工坊那正地方去了!
越想越有趣的他顿时笑开了,对杨好点了点头后,他就对阿六勾了勾手示意人跟上。等进了大门后,问清楚兄弟俩这会儿还赖在天工坊里,他就直接找了过去。
当从天工坊那同样是通往地下的正门入内,才下了几级台阶,张寿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吴哥哥,这蒸汽机好厉害,用它来拉车,真的比马车还能装吗?”
“铁轨是什么东西?你刚刚说要用铁轨铺路,中间还要再铺上像枕头一样的木头,那得多少钱?”
“关叔叔,这真的是钢铁做的船?为什么不会沉在水里?”
听着这一声吴哥哥,关叔叔,张寿忍不住轻轻摩挲着下巴,心想自己这两个儿子别的不行,但这十万个为什么的本事却倒是还不弱。只可惜数理文字天赋全都废柴了一点,他们的姐姐这个年纪心算能力已经非常强大,可轮到他们却是磕磕绊绊。
反正就和练武一样,两人瞧不出什么天赋。
因此,他直到悄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时,这才冷不丁揪住了其中一个的领子。而那小子慌慌张张叫了两声六叔饶我之后,瞥见是他,那张脸顿时变得极其老实憨厚,他就知道,这是从娘胎里晚出来一点点的张泽。
就是那个什么事都把兄长拱在前头的弟弟。
而一看到父亲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张泽就知道事情不好,等张寿一松手,他赶紧跪下直接抱住了老爹的大腿:“爹,您好久都没带我和哥哥来过天工坊了,我们就想来看看!”
绝对不是因为怕练武而逃课!
这后半截张泽没有说出来的话,张洵却是直接一嗓子嚷嚷了出来,结果,张寿没回答,阿六就把大的那个拎到一边竹笋烤肉了。而张泽同样也没能逃过一劫,等到哭爹喊娘的兄长被揍完丢回来,他也被阿六给拎了起来,尊臀上挨了不多不少十巴掌。
而等他揉着屁股可怜巴巴回来之后,却只见张寿正在和刚刚他刚刚攀谈过的两个人说话。作为张园未来的主人,天工坊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好奇却几乎进不来的地方,所以,无论和自己一样黑发黑眼的关秋,还是长相奇特的吴大维,他们这次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从前也就是远远看到过,哪怕跟着父母来参观的寥寥两三回,也轮不到他们开口说话。
所以,既然已经挨了打,张泽少不得小声扯动哥哥的衣角,让这个不会说话的兄长少说话,然后竖起耳朵在旁边倾听。当听到张寿询问进度,而后说了一堆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话之后,他就瞅了个空子开口叫道:“爹,我想跟着关叔叔和吴哥哥学东西!”
什么铁轨,什么蒸汽机,还有改建高炉炼钢……这可比练武和算学有趣多了!
张洵瞪大了眼睛,但出于凡事和弟弟一致的心思,他也赶紧鹦鹉学舌了一遍。然而,随之而来的并不是父亲的反对又或者讥笑,也不是单纯的赞成和支持。
“学东西?你们是觉得这天工坊里的东西有趣,这才想要学的吧?可你们知不知道,要做出某些东西,需要学你们最讨厌的算学?更要学比算学更艰深的物理?”
“知道灯灭了就是没有氧气,人无法生存,知道拿着线团一路放线,这至少能在迷宫中寻找出路,但这都只是小聪明。而小聪明和大智慧不一样,大智慧不但是先天的天赋,也是后天的学习。就连是我,其实也不过是只学了一点皮毛中的皮毛,”
张泽一张嘴顿时张得老大,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些看上去如此有趣的东西,居然也仍然要学习!他瞥了一眼旁边同样满脸发懵的哥哥,却是小声嘟囔道:“爹你可别哄我们……”
张寿没有直接训斥,而是招招手示意如今已经从金发少年蜕变成金发青年的吴大维过来,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来,你这个吴哥哥对你两个小师弟说一说,都学了什么?”
如果是在佛罗伦萨,吴大维确信现在的自己一定会是各种舞会和聚会上最闪亮的那颗晨星。因为良好的饮食,良好的教育,以及被逼进行的各种武术训练,个头极高的他现在举手投足之间,既有骑士的干练,也有知性的优雅。
然而此时他最高兴的,却还是张寿说,这一对双胞胎亲生儿子是他的小师弟,也就是说,很晚才入门正式追随张寿学算学的他,确确实实被对方当成是嫡传弟子。
因此,面对这两个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他时,看到他那和明人截然不同的容貌,就没露出过半点惧怕和敬畏的小家伙,他的嘴角渐渐上浮,露出了一个非常温和的笑容,这才语重心长地说:“两位小师弟,要制造你们刚刚看到的这些东西,确实需要学习很多。”
“除了刚刚老师说的算学和物理,还有气动力学、流体力学、材料学、冶金学……”
忽悠功夫同样完美师承了张寿的吴大维一张嘴就是一大串让人眼花缭乱的名字,结果成功地让这一对一模一样的兄弟俩满眼都是小星星。当最终这种报菜名似的报学科告一段落之后,他就和蔼可亲地说:“两位小师弟确定,真的想学吗?”
“不想!”
“想!”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别说吴大维,就连张寿也不禁愣了一愣。结果,他就只见两个儿子竟然也在倏忽间瞪着彼此,足足好一会儿,他就发现小的那个气急败坏地叫道:“哥,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太累了,我才不要学这么多东西!”张洵理直气壮地反驳了一句,见弟弟用一种大人一般痛心疾首的目光看着自己,他顿时又有些心虚,但犹豫再三,还是挺直胸膛说,“爹曾经说过,这世上,有些人就是学霸,有些人就是学渣,再努力也没用的!”
“而我就是学渣!”
此时此刻,想到自己确实在朱莹面前用这样的话安慰过恨铁不成钢的妻子,张寿忍不住想捂脸。他还真的第一次见到如此理直气壮的学渣……偏偏这学渣还是他的儿子!真是造孽啊,他这一世拯救了很多学渣,现在看来,很可能还要拯救自己的儿子!
因此,他盯着张洵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把小家伙看得心虚低头,他这才无奈地说:“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能知道自己是学渣,总比以为自己天赋无敌来得好。条条大道通京城,这天下也有很多别的选择,就算你打算坐着躺着厮混一辈子……”
“真的可以吗?”张洵一下子喜出望外,甚至忘乎所以地打断了张寿的话。可当听到背后传来了响亮的一声咳嗽,意识到是孪生弟弟在提醒自己,他微微一怔,脸色就渐渐白了。
他居然对老爹透露了自己打算好逸恶劳一辈子!
张洵下意识地一个转身撒腿就跑,结果他忘记自己刚刚被狠狠揍过一顿屁股,这才没跑出去两步就直接一脑袋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抬起头发觉那是阿六,他立刻就如同一颗蔫了的白菜,直接抱头往地下一蹲,连声叫道:“我错了!爹,阿六叔叔,我错了!”
阿六直接把小家伙拎了起来,但随之就觉得有人抱住了自己的大腿,低头一看是满脸恳求的张泽,他微微一愣之后,却没理会,抬起头看向了张寿,眼神一如既往地认真。
张寿相信,只要自己稍微有点表示,阿六就能把双胞胎中那个当哥哥的再次狠狠揍一顿。于是,他明白无误地摇了摇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小泽愿意去学这些,那吴大维,你来带一带你小师弟,看看他到底有哪方面的天赋,没天赋的话,就只能靠努力。”
“至于小洵,混吃等死一辈子是可以,但是,我当初和你娘定下了这家里的规矩。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情,分多大的家产。要是阿泽将来有能耐和他姐姐一块继承天工坊,你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那这一样就没你的份。”
“而你不读书,不做官,京城这大宅院给你也守不住,那就只能把你娘的庄子分给你一个,你去乡下老老实实当个小地主,好好领着佃户种地……”
外头刚刚回来的朱莹拉着女儿张洛,起初眉头大皱的她,此时此刻已经是笑得花枝乱颤,却还强忍着没出声。至于她背后的张洛,那则是捂住了眼睛,仿佛觉得弟弟被父亲这么教导的一幕简直惨不忍睹。
果然,听到日后要离开京城,要老老实实窝在家里,以免被人挑刺,连累姐姐和弟弟,听到日后要好的朋友——其实也就是自己的表兄弟表姐妹之类,顶了天加上陆师兄家里两个他可以称之为侄儿的小家伙——也会渐渐疏远,只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张洵那张脸终于变了。
张洛还忍不住在那嘀咕自家爹爹竟然这样忽悠人,可一扭头,她就发现,刚刚还笑得几乎快要忍不住的娘,此时却渐渐怔忡了起来。她微微愣了一愣,随即就难以置信地小声问道:“娘,难道爹不是在哄骗小洵,他是说真的?”
刚刚已经把眼泪都笑出来的朱莹轻轻擦了擦眼睛,随即却没有回答张洛的话,而是现身往前走去,当张洵终于发现她的到来时,她就只见这个双胞胎中的哥哥哭丧着一张脸,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仿佛祈求她能够推翻张寿之前那些话。
一贯对两个儿子都相当简单粗暴,可这一次朱莹却轻轻摩挲了一下小家伙的头,随即才微微笑道:“我其实还有叔叔伯伯,你们外祖父其实也还有两个舅舅,但如今,他们都不在京城,而是在很远的地方当着无足轻重的小官。”
“就算是这样的小官,也有人时刻监察他们是否犯错,是否贪赃,因为背负外戚的身份,却没有多少才能,那么,为了避免人生出不切实际的野心,就只能如此。祖母临终前告诉我,他们恨她,恨太后,其实大概也恨父亲和我以及所有在京城享受荣华富贵的人。”
“阿洵,如果你没有才能,也不愿意努力,那么今后,你也只能和那些你也许永远都不会见到的长辈一样。”
尽管年纪幼小的张洵根本听不懂朱莹的这些话,但是,母亲确认了父亲刚刚那番话不是吓唬,这一点他却还是听得懂的!于是,当哥哥的终于被那一股绝大的求生欲刺激得一骨碌爬了起来,忙不迭地叫道:“二弟学什么我就学什么,我之前就是偷懒不用功而已!”
“我不过是想着,要是我什么都学不会,爹娘和姐姐就不会逼我这么紧了!”
“哥哥你这个大笨蛋!”
虽说作为当爹的,这会儿他应该劝解两句,可是,眼见朱莹二话不说一手一个把人拎走,他看了一眼呆愣在原地的长女,这才闲闲地补充了一句:“洛洛,你这两个弟弟是属猴子的,日后你可千万多长一个心眼,别被他们骗了。”
“我实在是没想到,我和你娘生出来的这么一对活宝,竟然会为了偷懒而装傻!”
吴大维已经笑得蹲在那儿捶地,而较为厚道的关秋,此时也背转身去掩藏脸上那笑意。而阿六那张原本就死板的脸,此时却显得更加黑了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犹如军令状似的,一字一句地说:“没有今后了。”
这简直会引起歧义的五个字,张寿听在耳中,却忍不住为他那两个儿子的将来默哀,同时也舒了一口气。幸好幸好,否则一对学渣儿子这种设定,实在是能让人吐血啊!